无论穿着军装,还是脱下军装,他们都是我们的超人

无论穿着军装,还是脱下军装,他们都是我们的超人

他们生长着祖国的筋骨,沸腾着人民的血液,用满是老茧的双手、暴晒蜕皮的脊背,把危险和黑暗挡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他们是,中国军人!无论穿着军装,还是脱下军装,他们都是我们的超人。


有一群人

他们的脸上是硝烟留下的灰,是烈日晒后的黑

他们的手救人们于水火之中

他们的背扛起了祖国的和平与安宁

他们是一堵墙,守卫生命


他们是最值得爱的一群人

他们是中国军人!


无论穿着军装,还是脱下军装,他们都是我们的超人


穿上军装

他们是社会的脊梁


当兵的人都知道,喊到你的名字

必须答“到!”

这一声“到”

声音洪亮,干脆利落,气势如虹


无论穿着军装,还是脱下军装,他们都是我们的超人


各种场景,各类兵种,只要一声令下

中国军人一定异口同声:到!


抗洪战士


当洪水肆虐,人民生命财产面临威胁

他们闻令而动,火速开进


无论穿着军装,还是脱下军装,他们都是我们的超人


紧急奔袭,他们投入战斗,扛沙袋,筑堤坝

运物资,救群众,争分夺秒


无论穿着军装,还是脱下军装,他们都是我们的超人


他们与时间赛跑,他们与洪魔抗争

把危险留给自己,把安全带给人民


无论穿着军装,还是脱下军装,他们都是我们的超人


抗震救灾官兵


冲在抗震救灾第一线的,永远是人民子弟兵,余震困不住他们救援的步伐,潜在的危险阻挡不了逆行的身影,只想抓紧时间多营救一名被困的群众。


无论穿着军装,还是脱下军装,他们都是我们的超人


抢运过无数的救灾物资

搬起过重量百倍于他们的钢筋水泥

也托起过数不尽的生命希望


无论穿着军装,还是脱下军装,他们都是我们的超人


山崩地裂时

逆行而上的永远是那抹军绿色


无论穿着军装,还是脱下军装,他们都是我们的超人

九寨沟地震的“逆行者”武警战士 张国全


中国蓝盔


维和、护航、人道主义救援……他们用生命履行使命,为饱受战火蹂躏的维和任务区民众,撑起一片片和平的蓝天,他们是中国蓝盔。


无论穿着军装,还是脱下军装,他们都是我们的超人


千里之外、异国他乡

炮火纷飞的街头

他们毫不犹豫地脱下自己的防弹衣

给需要保护的人穿上

他们专心地警戒着敌人

大喊着要你注意安全


无论穿着军装,还是脱下军装,他们都是我们的超人


他不认识这是谁

但确认过那个充满信任的眼神

他们知道

这是需要保护的人


无论穿着军装,还是脱下军装,他们都是我们的超人


边防哨兵


漫天飞雪中

坚守雪域高原国门边关

他们始终记得

自己站立的地方,是中国!


无论穿着军装,还是脱下军装,他们都是我们的超人


一声令下

他们收拾行囊奔向远方

狂风和沙海从此

成了他一生的朋友


无论穿着军装,还是脱下军装,他们都是我们的超人

克克吐鲁克边防连官兵戍守界碑


他们与寂寞为伍,他们与风雪搏斗

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


无论穿着军装,还是脱下军装,他们都是我们的超人


这群可爱的人们

他们守护着万家灯火,为我们守护和平与安宁

只要有危险的地方

就有中国军人在做你最坚实的后盾

哪怕艰难险阻,哪怕赴汤蹈火,哪怕九死一生…… 

无论穿着军装,还是脱下军装,他们都是我们的超人


脱下军装

他们仍是超人


中国军人

即使脱下军装

也永远脱不去军魂

这些时刻,他们未曾“退役”


无论穿着军装,还是脱下军装,他们都是我们的超人


高空生死时刻:

高速、低温、缺氧情况下

退役军人、机长刘传建

完成史诗级迫降


无论穿着军装,还是脱下军装,他们都是我们的超人


面对熊熊烈火:

突发火情,

曾是武警的外卖小哥陈健

第一时间将火势控制


无论穿着军装,还是脱下军装,他们都是我们的超人


抗洪抢险一线:

“洪峰过境,抢险队还缺人…”

40名退伍老兵收到简讯

从四面八方赶来迎战洪峰


无论穿着军装,还是脱下军装,他们都是我们的超人


面对凶恶的歹徒

他说:“根本没有多想,这种事看见了必须要救”


无论穿着军装,还是脱下军装,他们都是我们的超人


面对生命的脆弱

他放弃比赛立刻施救

他说:“马拉松哪有救人要紧,这是退伍军人该做的。”

无论穿着军装,还是脱下军装,他们都是我们的超人


还有这些时刻

他们都未曾“退役”


无论穿着军装,还是脱下军装,他们都是我们的超人
无论穿着军装,还是脱下军装,他们都是我们的超人


中国军人

有人亲切地称他们为“超人”

其实他们也只是同你我一样

血肉筑就的普通人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

只不过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今天向军人致敬

向崇高致敬!


来源 | 青年报


往期精选

春晖杯|


感谢您对学联长期以来的支持和关心

长按图片即可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无论穿着军装,还是脱下军装,他们都是我们的超人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新加坡中國学者学生聯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