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科学家张弥曼:科研60年 希望更多拔尖女性出现

女科学家张弥曼:科研60年 希望更多拔尖女性出现

“这对中国的女科研工作者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鼓励。”


据新华社3月23日报道,张弥曼获得了2018年度“世界杰出女科学家奖”,成为中国第五位获此殊荣的女科学家。

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张弥曼坐在北京的办公室中办公,还和往常一样,联合国的殊荣似乎并没有给她的生活带来太多改变,她只是告诉记者,中国女科研人员的比例在持续上升,但她希望拔尖人才还需要更多一些。

谈及荣誉她也极为低调,她对任何记者都会坚持说:“不要为了这些荣誉而写我,我真的没觉得自己做了什么,比我做得好的人有的是。”

女科学家张弥曼:科研60年 希望更多拔尖女性出现

2018年2月27日,张弥曼在北京的办公室接受记者专访。新华社记者屈婷 摄

“世界杰出女科学家奖”,全球每年只有五位


“世界杰出女科学家奖”是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牵头,于1998年成立的奖项。每年会表彰全球五位为科学进步做出卓越贡献的女性。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说,目前世界女性科研人员的比例仅为28%,设立“世界杰出女科学家奖”旨在打破科学领域的性别“玻璃天花板”。

2018年3月22日在巴黎,82岁的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张弥曼,荣获“世界杰出女科学家奖”。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颁奖词中这样评价张弥曼:

“她开创性的工作为水生脊椎动物向陆地的演化提供了化石证据。”

女科学家张弥曼:科研60年 希望更多拔尖女性出现

张弥曼的同事、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所长周忠和说,这是该奖项首次授予古生物学家,这对中国的古生物学发展,甚至对全世界的古生物学领域来说,都有深远意义。

弃医从地,不悔选择

1936年,张弥曼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张宗汉是医学生物学教授,在神经代谢生理领域卓有成就。

小时候,张弥曼常常要穿过解剖室到父亲的办公室去喊他回家吃饭,耳濡目染之下,张弥曼从小就树立了当医生的理想。

她在医学方面也颇有天赋。高中时期上实验课,连解剖很细的小蚯蚓她也没有碰破过血管,这让她树立了报考医学院的信心。

不过,受到国家号召,让张弥曼心有所思。“地质是工业的尖兵,国家要建设首先需要工业,而工业首先需要矿产资源。”听到国家的号召,她积极投身地质这一国内几乎是空白领域的学科,从此踏上了与少女时代的憧憬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

“1955年,我们十几位同学被分到莫斯科大学古生物学专业学习。至于古生物学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们当时却连一点儿概念都没有。”张弥曼回忆。

女科学家张弥曼:科研60年 希望更多拔尖女性出现1960年,张弥曼留学苏联时期的合影


国家研究的空白和年少的懵懂,不仅没有成为她进步的阻碍,反而督促她思考更加终极的问题:“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It explores fundamental questions about who we are and where we came from)”这也是她对自己的研究领域和终生探索的科学问题的解读。

一经选择,便是数十载的坚持。年轻时的张弥曼每年都花几个月的时间在全国各地寻找化石,常常是一个人一根扁担挑着被子、锤子、化石纸、胶水,跋涉在荒山野岭间。那是真正的“苦行僧”式的研究生活。

女科学家张弥曼:科研60年 希望更多拔尖女性出现1968年,张弥曼在缙云附近的磨石山上工作,晚上就睡在祠堂的戏台上


不但找到了油田,还推翻了原有“四脚动物的祖先”认知

40天不洗澡,老鼠从脸上爬,身上长虱子,张弥曼就在这样的艰苦条件下,坚持自己采集化石,自己修理化石,自己给化石拍照,自己研究。

凭借这股子韧劲,在考察过程中,张弥曼还根据化石样本和底层结构新发现,帮助国家找到了油田。

不仅在油田方面做出突破性贡献,张弥曼还解决了生物进化史中的重要课题:四足动物的祖先到底是谁?

女科学家张弥曼:科研60年 希望更多拔尖女性出现

生物进化论认为,陆地上的四足动物是由鱼进化而来的,而且很长一段时间古生物学家普遍认为,总鳍鱼类是陆地四足动物的祖先。张弥曼教授通过对我国云南杨氏鱼研究所取得的成果,否定了扇鳍鱼类有内鼻孔的传统看法,这样就从根本上动摇了总鳍鱼类是四足动物祖先的地位。她的发现让世界古生物界为之震动。

有外国学者戏称她带来的挑战:她带来了“魔鬼般的鱼”。

她的学生、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朱敏说:“越来越多的化石证明,鱼类登陆的关键环节发生在中国云南,而张先生是这一大发现的开拓者。”

2016年,张弥曼获古脊椎动物学会的最高荣誉奖项:罗美尔-辛普森终身成就奖。

她从不越出证据说话

“张先生的为人品德和学术造诣都是我们晚辈学习的楷模。”张弥曼的同事、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所长周忠说。

女科学家张弥曼:科研60年 希望更多拔尖女性出现

张弥曼用连续磨片及蜡制模型的方法制成的杨氏鱼化石等比例放大标本

张弥曼认为,必须根据事实说话。

为了最终证明了自己,并且达到连续磨片法极高的精密度要求,准确观测一块2.8厘米长的杨氏鱼的颅骨化石,张弥曼总共在显微镜下画了540多幅线条图,而一些复杂的图一张就要画十四五个小时。

“有时候,我会一直画到凌晨4点,回去睡一会儿,早上8点又到实验室接着干。”对张弥曼的描画技术和耐心,同事们都敬佩不已。

但是张弥曼总说自己笨,没有办法像别人一样,拿起什么东西看上几眼就可以描述地头头是道,她每一次的描述都要经过很久的严禁观测和整理,她总觉得时间不够用。

在科学家的口中,我们几乎听不到任何煽情的话语。她们不会在荣获奖项的时候欣喜若狂,也不会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叫苦叫累。任何时候,她们都不忘初心,坚持用事实来解释世界,发现世界,改变世界。

她从来不因为自己是女性,就对科研有任何的束缚和顾虑。“我们国家的科学取得今天的成就很不容易,但一定要清醒地认识到:跟世界领先水平还差得远。”让国家的科研事业本身再向前一步,是张弥曼在科研领域考虑的唯一的事情。

张弥曼的存在,也再一次为女性在科研领域打破“天花板”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实事求是,严禁治学,不给自己设限!也希望更多的女性能够如张弥曼,实现自己的价值。

女科学家张弥曼:科研60年 希望更多拔尖女性出现

来源:网易女人

往期精选




感谢您对学联长期以来的支持和关心

长按图片即可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女科学家张弥曼:科研60年 希望更多拔尖女性出现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新加坡中國学者学生聯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