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异乡,我才读懂了这一纸厚重!

身在异乡,我才读懂了这一纸厚重!

身在异乡,我才读懂了这一纸厚重!


咿呀学语,懵懂稚嫩,我们从婴孩长成少年;一路奔跑,一路欢歌,我们送别青春学会独立。还记得儿时的小花园吗?在那里,你认识了花红柳绿,你学会跌倒爬起,你一遍又一遍地问着爸妈“为什么”,而他们开心地一次次回答你。无论何时,拆开当时爸妈写给你的信,回到天真灿烂的花季。今晚,我们一起来读读这些充满了温暖与哲思的中国家书!


身在异乡,我才读懂了这一纸厚重!


身在异乡,我才读懂了这一纸厚重!


身在异乡,我才读懂了这一纸厚重!

《三国志》记载,诸葛亮,字孔明,琅琊阳都人。据史考证,诸葛亮祖上原本姓葛,籍贯隶属诸县(今诸城),后移居阳都,为与本地姓葛者区别,以诸葛为姓氏。诸葛亮博览群籍,胸怀天下,常常把自己与管仲、乐毅相比,27岁出山辅佐刘备,先后事先主刘备、后主刘禅,54岁在五丈原病逝。其一生可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人们深刻怀念他,留下了“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等千古绝句。


诸葛亮家书教子

非淡泊无以明志  非宁静无以致远



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淫慢则不能励精,险躁则不能治性。年与时驰,意与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穷庐,将复何及?


译文:德才兼备之人的所做所为,是依靠内心宁静集中精力来修养身心的,是依靠俭朴的作风来培养品德的。不恬淡寡欲就不能表明自己的志向,不安宁清静就不会有远大的理想。学习必须专心致志,才干必须通过学习方能获得。不努力学习就不能有广博的才干,不明确志向就不能在学习中获得成就。放纵怠惰就不能振奋精神,轻薄浮躁就不能陶冶品性。年华随时间流逝,意志随岁月消磨,就会像枝枯叶落,大多对社会没有什么用处。到那时守着贫穷的小屋,悲伤后悔叹息,又怎么来得及呢?



身在异乡,我才读懂了这一纸厚重!


身在异乡,我才读懂了这一纸厚重!

梁启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号任公。近代中国启蒙思想家、教育家、史学家和文学家。他主张“兴学校、开民智、育人才”,提高全民素质;主张改革科举,重视儿童教育、女子教育、师范教育;主张普及文字阅读。梁启超主张实行义务教育,进行趣味教育。梁启超涉猎广泛,在哲学、文学、史学、经学、法学、伦理学、宗教学等领域,均有建树,一生著述宏富,其《饮冰室合集》凡148卷,计一千余万字。



梁启超写给子女

莫问收获 但问耕耘



孩子们:


思成和思永同走一条路,将来互得联络观摩之益,真是最好没有了。思成来信问有用无用之别,这个问题很容易解答,试问开元天宝间李白、杜甫与姚崇、宋璟比较,其贡献于国家者孰多?为中国文化史及全人类文化史起见,姚、宋之有无,算不得什么事;若没有了李、杜,试问历史减色多少呢?


我也并不是要人人都做李、杜,不做姚、宋,要之,要各人自审其性之所近何如,人人发挥其个性之特长,以靖献于社会,人才经济莫过于此。思成所当自策厉者,惧不能为我国美术界作李、杜耳。如其能之,则开元、天宝间时局之小小安危,算什么呢?你还是保持这两三年来的态度,埋头埋脑去做便对了。


你觉得自己天才不能负你的理想,又觉得这几年专做呆板工夫,生怕会变成画匠。你有这种感觉,便是你的学问在这时期内将发生进步的特征,我听见倒喜欢极了。孟子说:“能与人规矩,不能使人巧。”凡学校所教与所学总不外规矩方圆的事,若巧则要离了学校方能发见。规矩不过求巧的一种工具,然而终不能不以此为教、以此为学者,正以能巧之人,习熟规矩之后,乃愈益其巧耳。不能巧者,依着规矩可以无大过。


你的天才到底怎么样,我想你自己现在也未能测定,因为终日在师长指定的范围与条件内用功,还没有自由发掘自己性灵的余地。况且凡一位大文学家、大美术家之成就,常常还要许多环境与其附带学问的帮助。中国先辈说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你两三年来蛰居于一个学校的图案室之小天地中,许多潜伏的机能如何便会发育出来,即如此次你到波士顿一趟,便发生许多刺激,区区波士顿算得什么,比起欧洲来真是“河伯”之与“海若”,若和自然界的崇高伟丽之美相比,那更不及万分之一了。然而令你触发者已经如此,将来你学成之后,常常找机会转变自己的环境,扩大自己的眼界和胸怀,到那时候或者天才会爆发出来,今尚非其时也。


今在学校中只有把应学的规矩,尽量学足,不唯如此,将来到欧洲回中国,所有未学的规矩也还须补学,这种工作乃为一生历程所必须经过的,而且有天才的人绝不会因此而阻抑他的天才,你千万别要对此而生厌倦,一厌倦即退步矣。至于将来能否大成,大成到怎么程度,当然还是以天才为之分限。


我生平最服膺曾文正两句话:“莫问收获,但问耕耘。”将来成就如何,现在想他则甚?着急他则甚?一面不可骄盈自慢,一面又不可怯弱自馁,尽自己能力做去,做到哪里是哪里,如此则可以无入而不自得,而于社会亦总有多少贡献。我一生学问得力专在此一点,我盼望你们都能应用我这点精神。


爹爹

1927年2月16日



身在异乡,我才读懂了这一纸厚重!


身在异乡,我才读懂了这一纸厚重!

傅雷(1908—1966),字怒安,号怒庵,生于原江苏省南汇县下沙乡(今上海市浦东新区航头镇),中国著名的翻译家、作家、教育家、美术评论家。1949年之后,傅雷历任上海市政协委员、中国作协上海分会理事及书记处书记等职。傅雷学养精深,在美术及音乐理论与欣赏等方面有很高的造诣。他的全部译作,现经家属编定,交由安徽人民出版社编成《傅雷译文集》,从1981年起分15卷出版,现已出齐。



傅雷写给儿子

庸碌的人,生活才如死水一般



聪,亲爱的孩子:


收到9 月22 日晚发的第六封信,很高兴,我们并没有为你前封信感到什么烦恼或是不安。我在第八封信中还对你预告,这种精神消沉的情形,以后还会有的。我是过来人,决不至于大惊小怪。你也不必为此担心,更不必硬压在肚里不告诉我们。心中的苦闷不在家信中发泄,又哪里去发泄呢?孩子不向父母诉苦,向谁呢?我们不来安慰你,又该谁来安慰你呢?


人一辈子都在高潮——低潮中浮沉,唯有庸庸碌碌的人,生活才如死水一般;或者要有极高的修养,才能廓然无累,真正的解脱。只要高潮不过分使你紧张,低潮不过分使你颓废,就好了。太阳太强烈,会把五谷晒焦;雨水太猛,也会淹死庄稼。我们只求心理相对平衡,不至于受伤害而已。


你也不是栽了筋斗爬不起来的人。我预料在国外这几年,对你整个的人生也有很大帮助。这次来信所说的痛苦,我都理会的;我很同情,我愿意尽量安慰你,鼓舞你。克利斯朵夫不是经过多少回这种情形吗?他不是一切艺术家的缩影与结晶吗?慢慢地你会养成另一种心情对付过去的事:就是能够想到而不再惊心动魄,能够以客观的现实分析前因后果,做将来的借鉴,以免重蹈覆辙,一个人唯有敢于正视现实,正视错误,用理智分析,彻底感悟,才不至于被回忆侵蚀。我相信你逐渐会学会这一套,越来越坚强的ruin(创伤、覆灭)。


我以前在信中和你提过感情的,就是要你把这些事当作心灵的灰烬看,看的时候当然不免感触万端,但不要刻骨铭心地伤害自己,而要像对着古战场一般的存着凭吊的心怀。倘若你认为这些话是对的,对你有些启发作用,那么将来在遇到因回忆而痛苦的时候(那一定免不了会再来的),拿出这封信来重读几遍。


一九五四年十月二日



来源丨《梁启超家书》《傅雷家书》《诫子书》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往期精选






感谢您对学联长期以来的支持和关心

长按图片即可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身在异乡,我才读懂了这一纸厚重!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新加坡中國学者学生聯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