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58)

星光点染的岁月

文/依执


十五岁少女的狮城留学之旅

新加坡学习生活百科小指南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58)

简介


作者依执以自己十五岁起的七年经历为原型,讲述了一个少女留学新加坡的故事,从初到异国他乡的种种烦恼、趣事、挫折中一步步适应、锻炼、感悟,不断成长。全文21万字,带着读者随主角一起学习、探索、勇往直前,同时也能领略新加坡这座花园城市的人文风貌,妙趣横生、引人思考。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58)


给你个机会出国念中学?先去面试试试呗!

还是由新加坡教育部全额资助?那敢情好啊!

什么?去了要先重读一年初三?好吧,也认了……

一月份才开学?那不是要比在国内晚两年上大学吗?


既然合约都签了……不管了,出发!

——有的时候,有些事情,去做了才会知道。

——比想象中的要复杂,却也比想象中温暖。



58

绚烂谢幕

我们星光点染的岁月


十一月二十一日,还有六天就考完了。

徐晰染又是在信心满满地打算开始认真之后,荒废掉了整个下午。碰巧魏茹乔也因为看错了时间,两人到了很晚才去吃饭,情绪都稍有些低落。

并不好吃的饭菜自然让人没什么胃口,徐晰染反而觉得肚子开始隐隐作痛起来。她回到宿舍,照了照镜子,才几天工夫溃疡倒是又成绿豆大小了,便决定试用一下上回范优给的、据说很苦很苦的药。和秦音洛聊了几句以后,她喷上些药粉,打算到自习室补一补这天欠下的债。岂料,刚踏出去半步,嘴中还含着药,她还是忍不住惊呼了出来。


“怎么了?”秦音洛不解而关切的声音传来。

“好漂亮的闪电……”徐晰染喃喃。

不多时,秦音洛便和徐晰染并肩在十二楼的走道上,面朝新加坡傍晚七点的天空,站定了。


不似阴风大作时的人心惶惶,不像暴雨滂沱时的狂轰乱炸,深浅斑驳的雾蓝色天空中,萤橙色的闪电安静地划过。若隐若现时,映红的是一片;更华丽的瞬间,会有鲜明夺目的光线蜿蜒横穿夜幕——这也正是徐晰染踏出房门时看到的,快得让人几乎来不及欣赏。


“云没有很厚啊,都像被消音了一样呢。”秦音洛喃喃自语,有些看痴了。

徐晰染仔细辨别了一下,隐约发觉那些深灰色的是云层,浅灰蓝的是云团,几朵泛着白色的小云絮点缀其间,而这些背景下的主角正在尽情舒展自己的绚烂。她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在看大型纯天然的烟火。

不,这比烟火还要更美妙一些。不仅没有了震耳的响声,而且自然造就的璀璨千变万化,真可以称得上是视觉盛宴,还带着一份不可预测的、难以捉摸的神秘感。东边类三角形的光影刚歇,西边又泛起一团柔和的椭圆,有时穿云而过的光束聚拢又散开,如同在云端盛开了一朵火花。


“好厉害!好像在看大片特效啊……”秦音洛感叹着,一手搭在了徐晰染肩头,“你说,我们会不会在这里站一个晚上啊?”

“药……都化了——哇哦!”徐晰染索性放弃了继续维持她嘴里的药粉。


隔着薄薄的云层,一条朦胧的火龙从容地游走于浩瀚的天幕,奔着更远方的一颗孤星而去。徐晰染和秦音洛都不可自抑地发出了赞叹声。刚巧经过的Shin Peng有些疑惑地抬头问她们:“你们在看什么呐?”


“闪电,看——”

Shin Peng才望过去,也被震撼到了,立刻去叫了May,并且打电话叫八楼的Adeline也一起看。


“我去拿单反。”秦音洛跑回屋。

“我去叫乔乔。”徐晰染跑下楼。


然后,八楼、十一楼、十二楼三个点连成的小小空间里,忽然有了一些微妙的共鸣。魏茹乔也拿来了手机拍摄录像,六个人就这样静静地赏了一会儿难得的妙景。


“我要拍到五分钟——噢!”魏茹乔晃了晃保持平举的手,随即音调陡然升高地一声惊叹。

“我听到了哟。”秦音洛的声音自楼上传来。

“你抓拍到技术照片没有?”

“不过也说不准,万一我一放下手机恰好有一个壮观的……”

“对呀,说不定五分零一就是个特别大的闪电哦!”顿了顿,“不过,要是这么想的话,摄像头就永远也关不掉了啦……”

“已经七分钟啦……”

目光所及的天边,依旧有火光在不懈地燃烧。灯火交织的城市夜景,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有让脚步为之停留过了。几分钟一趟的地铁又行过一班,隔壁消防站的喇叭仍然说着呜噜呜噜听不清的语言,徐晰染的嘴里微微苦涩的药粉已经全部散开,肚子却不知不觉不痛了。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58)


欣赏了一晚令人赞叹的夜幕之后,大家便又回到了正常的复习生活。徐晰染在一面希望快点考完、一面又希望多点时间复习的矛盾心态中,竟也生出一种“啊这个考试安排得还是蛮合理的”这样随遇而安、顺势接受的心态来。

其实,总体来说,到了如今,大家都是很乐观的。毕竟有“回家”这个更欢乐、更光明的目的地在不远的前方等待。当一切与A-Level有关的繁杂结束的时候,随之而来的轻松和喜悦与归家的幸福便是最大的支柱和慰藉。

每天复习、聊天、吃饭、睡觉、和父母打电话……电脑的网络坏了,倒是减少了徐晰染上网的时间,需要查资料就去学校借电脑,或者用手机连学校的无线网。宿舍里似乎有很多壁虎,其中又以自习室旁边那堵墙上最为多,在颜色或深或浅、尾巴或有或无的各色大小壁虎兄们灵活地扭动着身体爬上爬下的日子里,徐晰染保持着合理的作息,在大半个月里间隔着考完了A-Level所有的十三份试卷。

整体过程还算平和、笃定,至少不论复习还是考试她都坚持到了最后一秒,虽然当中也夹杂了许多的“不务正业”,但是徐晰染并没有感觉到后悔。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58)


考完没多久就可以回家享受八个月假期了。余下的几天里,徐晰染也没闲着。把衣服、大型公仔寄放到陆燮、纪淑佟等朋友在新加坡的家里;和6L一起花完了最后的班费买食材、去Mike家里烧烤;把自己存货的米豆面都煮完给自己加餐;和好朋友们出门兜兜逛逛、给这次能见着的亲朋好友们买礼物……虽然这几年里,徐晰染好几次从小坡千里迢迢带回些自以为特色的东西,却第二天就在国内超市里惊讶地看到,但她还是乐此不疲。其实如今,大部分进口商品也都能在徐晰染家附近、或者通过网络买到了,这些东西本身也没那么稀罕了。不过她觉得,最重要的是心意,和投其所好,知道是对方喜欢的就没什么大问题了!

其它的所有时间,徐晰染也要抓紧收拾她的东西,因为之后不会再继续住在翰文宿舍了,她要给这么四年多来的小零小碎、杂七杂八的东西全部找到合适的归处,根本没有时间伤感。


最后一天晚上,徐晰染直到凌晨三点半才勉强收拾好了所有东西。第二天一大早,几个小伙伴就一起赶往了机场。


这时候,长假归家的喜悦冲淡了一切。只是在飞机上,徐晰染与魏茹乔和秦音洛聊着天,还是不由自主地提起了四年多前,他们刚来的那会儿。

“想想那时候,真的是什么都不懂,我还记得坐飞机前一天潘亦弘在群里面问,会不会宿舍只有一张光光的床板呢!”

“对哦,想起那时候一直陪着我的那只娃娃,哇,好久远的历史了。”

“你的小淑,倒是一直都在呢。”

“那是!小淑可是我妹妹!”

“那时候植物园都没有地铁直达,过去一趟要好远呢!哪像现在……”

“我们,也算是见证小坡成长的‘老一辈’了吧?”

“还有哦,记得那时候趴在地上擦地砖…包括以前我也从来不穿人字拖,现在都穿坏好多双了!倒是小染你到现在都不怎么穿呢……”

“哈哈,因为我不习惯嘛。不过确实有很多其他生活习惯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是呀,开始好长一段时间,还时不时后悔……”

“后悔的时候,甚至想把肠子都切开来看看是不是绿色的。”

“噗,小染,你好可怕呀。”

“不过,现在不会了,真的。”

“过都过完啦!后悔有什么用?”

“而且,谁知道在国内会不会也后悔呢?”

“就是可惜,刚来的时候没有拍很多有意思的照片和视频,全是风景!”

“其实我一开始有的啊!可惜没多久照相机就坏了……”

“唉,没事没事,我们还记得就好啦!”


三个人笑着说起这些,气氛很轻快。

徐晰染的心情也是纷纷扬扬,却松快明朗的。

无论是照片、视频,和亲眼看、亲身体会当然是不一样的。


从青葱年少而来,每个人的脚印只会留下一道独一无二的痕迹。在这个过程中,也许会犯错,会做很多傻事,或者说没去探索的另外一条路上也许会有更多的机遇,但是就看不到现在这条路上的美景,收获不了只在这里出现的感动了。

人生只有一次,但人在不同的选择之下都可以有办法感悟类似的意义,活出自己定义的精彩——也许琐碎,也许平凡,但是深刻于你。

所以徐晰染想,从十五岁起,来到新加坡留学,她真的不会再后悔了。

在缀满点点星光的岁月里,大家共同谱写了属于自己的青春记忆,真好。



——————正文完—————–


(注,本文还有两篇番外以及一篇后记,但由于作者傲娇,暂时不打算放出。谢谢大家一路以来的陪伴、支持和意见及建议,希望能给你们带来一点小小的温暖,接下来,也一起加油吧!给你们比心~<(^~^)> <3)

本文首发新加坡中國学者学生聯合会<北纬1°>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盗版必究。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58)

作者简介

依执,90后的江南小女子。

热爱写写画画、吃吃喝喝、

以及一切美好的事物。


(微博@依执0-0   欢迎交流提出意见/建议~)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58)


(P.S. 点击进入公众号-查看历史消息,可以阅读过往章节。若是喜欢的话,欢迎点赞、分享哦~谢谢支持!)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新加坡中國学者学生聯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