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56)


星光点染的岁月

文/依执


十五岁少女的狮城留学之旅

新加坡学习生活百科小指南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56)

简介


作者依执以自己十五岁起的七年经历为原型,讲述了一个少女留学新加坡的故事,从初到异国他乡的种种烦恼、趣事、挫折中一步步适应、锻炼、感悟,不断成长。全文21万字,带着读者随主角一起学习、探索、勇往直前,同时也能领略新加坡这座花园城市的人文风貌,妙趣横生、引人思考。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56)


给你个机会出国念中学?先去面试试试呗!

还是由新加坡教育部全额资助?那敢情好啊!

什么?去了要先重读一年初三?好吧,也认了……

一月份才开学?那不是要比在国内晚两年上大学吗?


既然合约都签了……不管了,出发!

——有的时候,有些事情,去做了才会知道。

——比想象中的要复杂,却也比想象中温暖。



56

两点一线

学姐们的自习室百态


“晰染学姐,你前阵子参加的T恤设计比赛得了第一名,你设计的衣服已经被做出来了,过两天就会参加义卖。我们承诺送你一件,你想要什么颜色的?”


这天,徐晰染正在宿舍吃着不合口味的饭菜,忽然一个不太相熟的学妹找上门来,开口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她。

那是一个为慈善组织设计T恤的比赛,最终获胜作品会被制作出来,用来募集善款捐助给需要帮助的孩子们。当时徐晰染看着觉得很有意义,她又感兴趣,就抽空参加了。过了很久都没有得到回应,后来事情一多,她都几乎忘了去关注结果。没想到比赛组织者里有人住在翰文宿舍,给她送来了这样意外的惊喜。

其实徐晰染也承认,她当初看到网上展示的许多其他作品都很不错。但是自己的作品也饱含着心意,而且还是她在考试密集的枪林弹雨中好不容易设计出来的。如今能够受到主办方的认可,又可以帮助那些需要被关怀的孩子们,她自然非常开心。小小的梦想被实现,点亮了徐晰染的一天。


第二天,徐晰染心情愉悦地来到学校,路上碰见两年多前的老同桌Liang Jun,两人互相打过招呼后,Liang Jun又向徐晰染提出了邀请。

去年他的生日徐晰染就因为有事没去,没想到过了两年还能被这位人气王惦记着,徐晰染感动之余,表示这次一定赴约。

当她与左青风和仍然住在宿舍的Nigel一同来到Liang Jun家时,发现这次寿星请的人不多,大都还是4G曾经的同学们。看来,当年他们班级的情谊确实深厚,即使分别两年依然热度不减。

徐晰染与Linda一起用“Wine+Honey+Gin+Pear+Ice”帮大家调了一种水果酒。因为是自己亲手调制的,加上尝起来很淡,她与Linda都喝得兴致勃勃,还觉得味道不错。一旁的Nigel倒是很好心地劝她们不要空着肚子喝太多,容易醉。

这一次,为了让三位住宿成员也吃上蛋糕、又不误Curfew,Liang Jun还特意嘱咐Christopher帮忙叫了出租车,大方地赞助他们及时回到了宿舍。


从Liang Jun家回来后,徐晰染忽然想起了她曾经的泰国室友,Shelly。两个人在中三时做了一年室友,升入中四后,因为换了房间,各自又有很多事情要忙,联系渐渐减少。当徐晰染在中四上半年第一次跟着学校出远门回来之后,她才得知,Shelly已经回泰国了。

一晃,竟然又过去了近三年。思及此,徐晰染立即给Shelly写了一封邮件,才过片刻就收到了回复。Shelly说,自己去泰国以后,重新上了两年高中,如今倒是已经考取了美国的一所大学,现下都开学了。

没想到当初和自己几乎同时来新加坡的Shelly居然一转眼都成大学生了。那时候Shelly匆忙回泰国,她还惋惜不已;如今听到Shelly上了一所很不错的大学,她在惊讶的同时,也十分欣慰。徐晰染又回复了邮件,说了自己的一些情况,两人约好了要保持联系。

从此,徐晰染倒是又多了一位笔友。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56)


临近期末,作为目前宿舍里最年长的一届,徐晰染他们也渐渐迎来了许多向他们咨询大小事宜的学弟学妹。看到他们求知若渴的脸,联想到曾经的自己,大家也都十分慷慨,毫无保留地传授着自己的相关经验。

而徐晰染自己,也没有闲着。除了继续偷偷地为每位寿星联系全班师生拍摄、制作祝福视频,她与魏茹乔也开始设计6L班的班服;陪伴了她五年的那只心爱的银灰色书包带子有些磨破了,舍不得丢弃的她便抽空用细密的针脚把整个背带都补了补;中文学会书画社又要迎来改选,老师直接把整个事情都交给了她全权负责。若是忙累得实在不想做事情,她也有了新的消遣——看美食博客。宿舍的伙食每况愈下,他们现在也忙得没什么时间自己准备大餐,看看别人制作的美食,仿佛能画饼充饥一般,至少让眼睛享受一下盛宴。


不过,现在徐晰染在学习上也总算是认真了不少。宿舍房间、宿舍餐厅、宿舍自习室,三点一线,成了她的主旋律。这一段时间,她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完成CSC论文。网上没有现成的数据,她也不怕,干脆根据中英文网站提供的信息一点点自己整理,东拼西凑成连续的表格。最让人头疼的其实还是删字数,从三万字删到四千字以内,尤其是中文的,更让人无法决断,难以割舍。还好有时候,成语的博大精深能在她将论文超过的字数赶尽杀绝得死去活来之时大刀阔斧地雪中送炭,立下汗马功劳。


另一边,中六唯一的一次正式模拟考试,也是这一年成绩单上占比最大的考试,Prelim,也来势汹汹。

而徐晰染,在和大家一起努力复习期间,倒是也找到了一些别样的激情。每每做完一份GP Comprehension练习,她就会心情大好,每天晚上也习惯了枕着英语新闻播报睡觉,就连做梦都是在大雨中护着一沓复习资料;看到桌板连接处的六角螺母就联想到Benzene Ring,甚至在不慎摔了一下手机,心爱的手机壳破裂之后,脑海中想的是多亏impact absorbed by the phone cover,所以手机才没事。


就在化学考试前的那天早上,徐晰染独自坐在房间里,一边浏览着笔记本上的定义、公式以加深记忆,一边打开袋子啃起了切片面包。直到吃完一片后不经意地一瞥,她才感觉,剩下的几片面包似乎有些不同寻常。

那白色的……似乎是发霉了。

徐晰染一下子有些慌,刚才她没注意吃掉了一整片,要是待会儿考试时闹肚子怎么办?化学考试本来就需要争分夺秒,若是状态不佳就惨了。她越想越担忧,最后猛然忆起自己曾经在云南喝了白酒感冒见好的“不靠谱的经验”,又想着“酒精可以让霉菌蛋白失去活性”,便跑去同楼层“藏酒”的朋友那里借来了三十多度的梅子酒猛灌了几大口。然后,她就去考试了。

还好,徐晰染倒是没轻易地醉,最后也没发生什么意外。

不过事后晰染妈妈听了这事,还是哭笑不得地表示:“你呀,有点乱来哦!”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56)


Prelim结束后,便是学校的毕业典礼了。听着去年自己写的司仪稿被原封不动地照搬至今年,徐晰染倒是成了提前知晓整个流程的“小剧透”。

每个班级的同学都会一一上台与班主任握手,从班主任手中接过毕业证书,最后全班一起在舞台上留影。6L班的同学还带着班服,学校的仪式一落幕就统一换上了拍集体照。

徐晰染这天空闲的时候一直在各个班级、年级间跑来跑去,找了许多曾经的朋友分发自己翻译的同学录、送纪念品。当年1G的小朋友们如今也中三了,大概因为是自己带着他们对翰文熟悉起来的,徐晰染觉得她多了份使命感,此时便为他们每人准备了书签和零食,鼓励大家在接下来的三年里也要继续努力。

接着,她回到班级,又拉着全班每一位老师同学合了影。尽管早就放学了,大家还逗留在教室里,打扫卫生、清理东西、闲谈。秦音洛给大家都画了卡通版的形象画,此时也成了大家合影时的创意道具,合影之后,班主任征得了大家的同意,将一整套形象画都带回家收藏。


虽然正式的A-Level在十一十二月,眼下才十月中旬,但在毕业典礼过后,中六的同学就没有课了。

这个教室,今天也是最后一天属于他们班。今天过后,它就会被开放给中五的同学们用来准备PW。


对于一向无法控制住自己多愁善感的徐晰染而言,曾经拥有过的,无论是什么东西,离她而去时难免会带来失落感。尤其是长时间以来她生命里无所不在的那些,哪怕平日里再不屑、再厌烦,当它忽然一下子不复存在时,那种空空荡荡的无所适从,总是让她有些说不出来的难受。

两年来朝夕相处的同学们一起度过的,那些或兴高采烈、或无精打采的时光都已经远去,哪怕只是最普通的上课情景,都将成为不再的奢求。她一念之间生出了些“其实就这样一直持续下去也不要紧”的、僵尸一样的想法来,随即挥去——徐晰染想,自己已经不是初中时候那样患得患失、对分离无法自持的小女孩了。对于注定的结局,带着认命的云淡风轻会让自己好过很多。尽管也许骗不了内心深处的惆怅,却不至于把气氛搞得太糟糕。

送些别时小礼物,多争取一些照片和文字的记忆,有了不轻易消散的实物留念,也能缓解很多吧。


离最后的大考越来越近,即使不再上课,各科老师也都排了自己有空的时间表发给学生,让大家提前预约。这天下午,徐晰染便与他们班曾经的班主任、现在的英语老师约了一个小时的“复习时间”;随后接着,她还见了现在的两位班主任、物理和化学老师。咨询结束后,她也一一送上了一枚带着自己家乡特色的小书签。倒是没想到,那位走在欧美时尚前端的英语老师忽然开口告诉她,自己想要一幅她的书法作品。

得到英语老师的欣赏,徐晰染也是有些受宠若惊。虽然她最近忙着复习没有空好好写,但是既然已经决定了要在新加坡上大学,以后还有不少机会,她便欣然答应了。


从第二天起,中六的同学就不用每天早起去学校了。徐晰染也与赵烟容、蓝雨杉、董芸一样,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自习室里。用学妹的话来说:“自习室快成她们这群中六学姐的家了。”

不过,即使是在气氛肃静的自习室里,她们也不是一直安分的。坐在最后一排的徐晰染在不经意的抬头间会看到蓝雨杉电脑屏幕上时不时播放的连续剧、赵烟容趴在一堆资料中用衣服盖起脸,而她自己亦然。写信、码字、投稿……除了常规的娱乐项目外,她也开始尝试写英文诗,还在网上加入了一个广播剧学院,每个星期都按时听课,一边放松,一边学习播音主持的小技巧。

只可惜,这个阶段投出去的稿件,不是无人问津,就是要付订刊费。徐晰染在屡屡受挫之后,发现家乡的城市宣传剧在征稿,得到了父母的支持,她又转而写起了剧本。


为了不让课余爱好影响正常的复习规划,徐晰染成了每天最早到自习室的一个。可一旦认真思考起剧本来,她往往在电脑前一坐就是一天。

这天晚上回到宿舍,揉着自己酸痛的肩颈,徐晰染忍不住自问:她可以为了虚无缥缈的梦想而执着追逐,为什么就不能为迫在眉睫的现实生活再用心一些呢?为什么不再顾惜自己的身体一些呢?

问题是,这三者互相干扰矛盾,求平衡好难啊。




 Preliminary Examination,类似于国内的模拟考试

 苯环(化学结构为六角形,内部一个圆)

 冲击力被手机壳吸收了(所以冲击力没有对手机造成严重的影响)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56)


本文首发新加坡中國学者学生聯合会<北纬1°>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盗版必究。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56)

作者简介

依执,90后的江南小女子。

热爱写写画画、吃吃喝喝、

以及一切美好的事物。


(微博@依执0-0   欢迎交流提出意见/建议~)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56)


(P.S. 点击进入公众号-查看历史消息,可以阅读过往章节。若是喜欢的话,欢迎点赞、分享哦~谢谢支持!)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新加坡中國学者学生聯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