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54)

星光点染的岁月

文/依执


十五岁少女的狮城留学之旅

新加坡学习生活百科小指南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54)

简介


作者依执以自己十五岁起的七年经历为原型,讲述了一个少女留学新加坡的故事,从初到异国他乡的种种烦恼、趣事、挫折中一步步适应、锻炼、感悟,不断成长。全文21万字,带着读者随主角一起学习、探索、勇往直前,同时也能领略新加坡这座花园城市的人文风貌,妙趣横生、引人思考。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54)


给你个机会出国念中学?先去面试试试呗!

还是由新加坡教育部全额资助?那敢情好啊!

什么?去了要先重读一年初三?好吧,也认了……

一月份才开学?那不是要比在国内晚两年上大学吗?


既然合约都签了……不管了,出发!

——有的时候,有些事情,去做了才会知道。

——比想象中的要复杂,却也比想象中温暖。



54

爷孙谈心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五一劳动节的那个星期,徐晰染哭笑不得地发现自己在四天上学时间内有五门考试,唯一的一天假期则要带着大家去参加书法比赛。

随着中六接近过半,节奏加快,不少同学都相继病倒了。班上请假的请假、感冒的感冒,徐晰染倒是难得还岿然不倒,这时候她便格外感谢自己的免疫系统。只是,大家都不可避免地觉得累。


在紧锣密鼓、云里雾里的四个多月后,魏茹乔、徐晰染、赵烟容和陆燮所上的H3数学课程也接近尾声了。原本野心勃勃地想要学习两门大学课程的徐晰染,却早早地在几节课后就自暴自弃地放弃了追赶课程进度。期末考试前,她别无选择,只得硬着头皮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全心全意地从头开始重新学习了一遍课程。然而,根本来不及。往常一份习题她都得想一两天,如今的十多章内容,她就算废寝忘食也只能走马观花。往日里疏于清除的疑难杂点全部堆积在一起,就像一座望不见顶峰的高山横在徐晰染面前,难以跨越。

其实,若是开始得早一些,每天攀登一些,还是有希望的。只是,徐晰染亲手毁掉了这样的可能,最终将自己的路断在了山前。对自己的数学一向很有信心的她几场H3考试下来都发挥得很不理想,也第一次感觉到了望尘莫及的无力。


H3期末后,她们终于结束了每周两次的疲于奔命。痛心疾首的徐晰染决定不再重蹈覆辙,当天就写起了英文日记,为GP考试锻炼写字速度和思维表达。另外,眼下CSC论文也是一大棘手的问题。徐晰染选择的论文题目是中国城市的发展模式。她将此后几乎整个星期的所有学习时间都花在了自己的论文上,却仿佛只是将原本的一个大坑挖得更深,而且还泼入了不少泥浆。至此,徐晰染简直快要到一看中文文章就想吐的地步了。

好在,她和朋友们的通信一直没有停,相继收到于莞逸和陶允乐的信件,读着她们在各自的学校的趣事,便是徐晰染的一大慰藉。再看到大家各自生活都有不易,她在回信鼓励对方的同时,也就潜移默化地鼓舞了自己。

哪怕再想撒手不干,她也会坚持到底。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54)


自从来了新加坡后,晰染每天都会抽出时间与徐爸爸和周妈妈通信,就是是忙到天昏地暗时,也不忘互道一声“晚安”确保彼此安好。尽管如此,对于她而言,与家庭的交流还是大大地减少了。曾经,他们之间的交流是点点滴滴的,在早上出门前、回家后、饭桌上……只要在彼此身边,就不乏互动。

可是如今,晰染与父母的沟通都只能通过网络和电话了,不再是面对面,不再是触手可及。

尽管如此,每次与父母聊天便是她最幸福的时刻。


可是,不知为何,最近徐爸爸与周妈妈似乎特别忙。晰染想与他们视频,他们却总是没时间。她在网上的留言也往往要等到第二天才得到回复。而且,她往家里打电话,有一大半次数都是没人接。

爸爸妈妈到底在忙什么呢?徐晰染心中苦闷又疑惑。这种好像被家里瞒着事情的感觉特别闹心。为了排解烦忧,她便只好捡起了她的另一种消遣方式——看小说。不过这次,她为了能看得心安理得些,转而选择了另一种语言,倒是意外寻觅到了不少轻松的英文故事。

同时,徐晰染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另一种不太合适的解压方式。在毫不自觉的情况下,她如今每天都吃得特别多。直到新一年称体重时发现自己竟然增长了三公斤,她才猛然醒悟,连忙重新跟着秦音洛一起去了健身房。

“果然,还是洛洛的解压方式比较健康啊。”

徐晰染想,既然爸爸妈妈不理她,那么就趁她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多做些一个人的事情吧。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54)


中六的六月有二十多天假期,假期过后就是权重很高的期中考试。这至关重要的二十多天有繁重的作业和复习任务,徐晰染他们还有“写作未半”、“烂泥一滩”的CSC论文,实在是没有什么“假期”可言。往届这个时候也有大队人马驻守翰文认真复习,如今中六届的大家也都觉得麻烦,不想回家。买机票、大动干戈地整理折腾也只能回去十来天,还得带着一大堆作业,实在有些划不来。

但是最后,徐晰染他们半数人马还是挤出了两个星期的时间调剂,回了一趟家。一边是父母牵挂孩子、盼着孩子能回去享享福,一边是孩子在连续的压力下渴望回港湾得到补给、加满能量再回坡投入最后的战斗。对家和亲情的渴望,最终还是战胜了先前大家罗列出的种种麻烦和理由。

这次回到家里,晰染才知晓徐爸爸和周妈妈前些日子忙碌的原因,是因为爷爷。

今年年初,在她去新加坡之后没多久,周爷爷就突发状况病倒了。在随后的小半年内,爷爷动了三次大手术,她竟一无所知。爷爷三番两次在鬼门关徘徊,事后晰染听来都直冒冷汗。怪不得爸妈一直都很忙,还不愿意多和她说话。

徐晰染的心中很不好受。爷爷重病那会儿,她却无能为力。她甚至毫不知情。可是,就算她知道了,也帮不上任何忙,就连最基本的陪伴都给不了。自己差不多也就是一个月给爷爷奶奶打一次电话,爷爷却还瞒着她,告诉她自己一切都好,让她安心在外读书。然而,晰染还是有些埋怨家里人没有尽早告诉她实情。

还好,爷爷挺过来了,恢复得还算顺利,此时总算又能和全家一起坐在饭桌上聊天、用餐了。

看来,以后要更加勤快地给他们打电话关怀才行。


这一次,晰染走之前,爷爷周逸山特地将她叫到房间里,说两个人要交流交流。

“爷俩交流什么呢?神神秘秘的。”晰染妈妈笑着给他们递上两杯水,还是识趣地走开了。


“小晰儿,爷爷呢,平常日子里也时不时同倷讲讲话的,格么倷也半年没回来哉,我有几点想同倷谈一谈。”


晰染一看周爷爷这阵势,连忙正襟危坐,等着听他的肺腑之言。

“有点事情,我原先也跟倷讲过哉。倷是懂事的小孩,我觉得不用讲第二遍。所以这趟我头一个想同倷说的,是一个‘度’的问题。我觉得倷这个积极向上的心态是甚好的,而且倷也一直在进步、在学习新的事物。除开读书、画图、毛笔字,又开发了写文章什么的啊?还有什么比赛、当小干部。而且全有一些小的成就或者讲是收获。所以现在我要对倷讲的就是希望你要把握一个度,晓得自己什么辰光该做什么,覅太拼命、太吃力。

格么下来就是我的第二个点,就是倷那张弓不用时刻全绷紧,但是万事都有一个弦,一个中心,在于安全同身体。我们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在屋里这边,倷全不用担心。倷一个人在外头,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也许倷有时候会有一些不如意的事情,但是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覅太纠结那点,要学会满足,多看向那一二分好事。”


“我晓得,爷爷,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们不用担心。”晰染点点头,回应着爷爷:“再者说,我通常是对外界所给予的客观条件容易满足,对于自己所能达到的水平还是不断追求的。”


“还是不能让自己太吃力。”爷爷继续说道:“当然我也不能拿我同奶奶现在的心态来放到倷身上,毕竟倷还年轻,要去拼搏。但是我们已经退休哉,也是七十多岁的人哉,我们现在最主要的就是照顾好自己,保持身体健康。我常常同倷奶奶讲,我们现在的日子不是混的,覅当着能够一直这么活着。实际上我们的日子是过一天少一天,所以一定得用心去过,好好地活。”

“实际上爷爷,不用讲你们了,我现在也是这么想的,每一日全是不可重来的,所以可能虽然没有什么壮举,但我也珍惜每一天去生活。”徐晰染觉得爷爷的话题开始向悲伤处转移,忍不住开口打岔。

周爷爷却似乎没有要打住的意思,继续顺着原先的话头往下讲:“生、老、病,乃至于死,全是稀松平常的事情,是自然规律。所以我在生病的辰光我就讲哉,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会努力让自己身体好起来,但是究竟阿能够康复谁也讲不准。所以讲,对生死要看淡些,对生命要珍惜。”


徐晰染默默点着头用心倾听。她忽然明白了,周爷爷退休在老宅后,少了很多交流,也许这些话时常在脑海里闪过,却缺少人来倾诉,尤其是经历了一场大病后,更是生出了许多感悟来。因此,她决心当一回忠实的好听众,让爷爷吐露一番自己的心事和想法,舒一舒心,顺一顺脑。


“我讲了这些,倷阿有什么要跟我讲讲?”爷爷状似不经意地拭去眼角的一抹水光,话锋一转。

晰染抱着双膝:“我啊,我其实没有什么。我就是想有一个小小的建议。我觉得爷爷现在嘛,身体慢慢康复起来以后,生活里面可以试着增添一点社交活动。倷看,虽然倷之前的生活很充实,但是都是一个人。我觉得也要多和别人交流交流。我也不是说要怎么特别跟别人往来,就是要有这个意识,人总是需要一些朋友的嘛,而且这样也不容易闷。”

爷爷若有所悟:“人家全讲老年人容易寂寞,我没有歪,我觉得自己生活蛮有滋味的。不过倷讲得也对,我不应该刻意去避讳。不过小晰儿啊,人老了,总归有点词不达意,这样交流起来实际上也有点障碍,而且不上班格么总归交际圈子也要缩水的。”

“嗯……不过就是让爷爷覅总是一个人,有时候跟奶奶相处吵吵闹闹比不说话要好。”

“对格,”周爷爷很是赞同,“我一直讲一句话:人和人的脑子是不一样的。比个例子,我欢喜拿热水瓶放在靠墙,那么这样子不容易碰倒。奶奶譬如说想要放在桌子中间,离墙远点,不会氤水渍。格么我们全有道理,没有谁对谁错,就是各人想法不一样。格么倷不可以拿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别人身上。但是我也跟奶奶讲,拌嘴拌嘴,老年人哪家不拌两句,全是正常格,不讲话才不正常,就是不能太较真。”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54)


“好哉,吃饭哉!”童奶奶推门而入,唤爷孙俩:“大阿爹和小丫头两个悉悉索索在讲什么呢?!”


“好了!也讲得差不多了。”爷爷站了起来,望向晰染的眼中饱含着爱与深情:“小晰儿,倷是一个有无限美好未来的丫头,倷将来会取得什么样子的成功,爷爷应该是看不到哉,”他这样说着,语气有些不稳,徐晰染一想到这个都快要哭了,心里面布满哀愁,连忙打断爷爷:“实际上讲我也不一定会成功啊。这个成功的定义也不好讲,而且未来、甚至于明天是什么样子的我也讲不准,爷爷。但是我会努力过好每一天,积极向上,不断提升自己的!”

“但是小晰儿,倷的未来不会失败的,爷爷可以断定。”周爷爷终于带头走出了房间:“走吧,我们去吃饭了!”

“嗯,谢谢爷爷!”晰染压下了所有情绪,拾起笑脸也跟着出了门。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54)


本文首发新加坡中國学者学生聯合会<北纬1°>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盗版必究。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54)

作者简介

依执,90后的江南小女子。

热爱写写画画、吃吃喝喝、

以及一切美好的事物。


(微博@依执0-0   欢迎交流提出意见/建议~)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54)


(P.S. 点击进入公众号-查看历史消息,可以阅读过往章节。若是喜欢的话,欢迎点赞、分享哦~谢谢支持!)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新加坡中國学者学生聯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