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51)

星光点染的岁月

文/依执


十五岁少女的狮城留学之旅

新加坡学习生活百科小指南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51)

简介


作者依执以自己十五岁起的七年经历为原型,讲述了一个少女留学新加坡的故事,从初到异国他乡的种种烦恼、趣事、挫折中一步步适应、锻炼、感悟,不断成长。全文21万字,带着读者随主角一起学习、探索、勇往直前,同时也能领略新加坡这座花园城市的人文风貌,妙趣横生、引人思考。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51)


给你个机会出国念中学?先去面试试试呗!

还是由新加坡教育部全额资助?那敢情好啊!

什么?去了要先重读一年初三?好吧,也认了……

一月份才开学?那不是要比在国内晚两年上大学吗?


既然合约都签了……不管了,出发!

——有的时候,有些事情,去做了才会知道。

——比想象中的要复杂,却也比想象中温暖。



51

年终课题

啊!PW!啊!OP~


封顶四千字、被徐晰染他们小组精雕细琢了一百零九页文档的PW Written Report终于快要完成了。最后一步便是打印两份、装订成册,然后交到负责老师手里。

前一天晚上,陆子文负责打印并装订好了相关文件。第二天,大家都有事在身,只剩下白林飞和徐晰染能抽出时间,两人便决定一起将WR交给老师。


“怎么样?几点去交?要不要再最后检查一遍?”白林飞和徐晰染碰头之后,前者提议道。

“截止日期是今天下午三点吧。昨天Lynn说她已经从头到尾确认过了,不过我们反正还有时间,那就再复查一遍?顺便欣赏一下。”徐晰染倒是没有想到,平日里看起来挺随性的白林飞这个当儿还挺谨慎,便欣然同意了。

两个人在宿舍餐厅里坐下,一人拿了一本,带着点自豪翻开精美的封面。

“哎?这个目录是不是有问题?”才过了几秒,白林飞就又开口了。徐晰染连忙看过去,果然发现目录部分的章节序号没有对应上。再细看了一会儿,两人意识到,由于之前各章是大家分工做的,没有人统一过目录部分的格式和标号,导致正文部分的各个小标题序号也混乱得很。

“怎么办?!”徐晰染已经没有了方才的轻快。一百多页的WR,一开头就错误百出,留给阅卷老师的印象一定会大打折扣。可是他们都已经将两份报告打印并装订好了,如果修改过后再去重新打印,代价有些大。而且现在不管校内校外的打印、装订处估计都有很多人在排队,不知道他们来不来得及改完。她一时无法决断,索性先继续检查下去。仔仔细细地看完报告,两人果然又发现了几处错误。都不是什么致命问题,但又很影响整体效果。

“我研究了一下,这种装订手法应该能从前面拆一两张纸出来、再装回去,我来弄这个,然后我们再去重新打印前面两张目录。至于后面的,干脆就用修正带改一改。”白林飞小心翼翼地将封面连着目录页抽了出来,两人到图书馆排队借了电脑,从邮箱下载了一份最终稿,一起修改好章节名和页数。

方才花了二十分钟才排到电脑前,此刻望着打印处和装订处两条长长的队伍,两个人又犯了难:“排吗?”

徐晰染去装订处晃悠了一圈,看到废纸回收盒里放着一摞打好方孔的A4纸,忽然有了一半的主意。她走过去翻找出几张白纸带回来:“我们直接用这个打印,至少可以少排一个队。”

“行!那我们得看好要怎么放纸才能打出正的来。”

两人站在打印机旁观察了一阵子,惹得队伍最前端的、正在打印双份完整文件的蓝雨杉忍不住开口了:“不好意思啊,我们的WR十天前突然被老师全盘否决了,所以一直赶到现在才勉强做好,可能打印起来有点慢。”

“啊?!!”白林飞和徐晰染闻言都惊呆了,连忙追问原因。

“我们也都很震惊啊,但是没办法,老师下了死命令,我们哭着也得重来。不过其实老师比我们还急,听说他们整个年级组召开了紧急会议,这几天也帮了我们好多忙,否则我们根本不可能现在做好的。”蓝雨杉一脸无可奈何。

“天呐!我们做了半年多都做得要死要活的,你们这真的是……太可怕了。”白林飞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徐晰染也不敢想象这背后的艰辛。两人顿时觉得,自己遇到的问题比起他们来完全不值一提。

“哎呀!我还得去弄一下封面,你们要打印的东西多吗?不多的话,干脆趁现在打吧,否则……”徐晰染顺着蓝雨杉朝他们身后长长的队伍看过去,排在后面的同学便也对他们笑笑。

“不多不多,我们就打印两页!”白林飞连忙说着就插上了U盘。徐晰染只能歉意地朝后面几组同学连连赔不是。他们仗着只有两页、又赶上蓝雨杉暂时不用打印机的空隙,厚着脸皮插了队。队伍后的同学虽然有些不耐,还是点头同意了,又见他们很快打印完毕、转过头来连连道谢,便也回以一个善意的笑容。

白林飞费了番工夫将封面组装回去,徐晰染拿来修正带又把几处小错误和排版修改好,两人连午饭都顾不上吃,足足忙到了两点半。确保全文不再有失误后,他们赶紧跑到办公室门口交了WR,才终于喘了口气:“PW总算是完成了一半……”


剩下的一半,便是Oral Presentation (OP)。他们还有半个月的时间,要做PPT、写稿子、背稿子并且排练。到了正式OP那天,每个PW小组都有二十分钟的呈现报告时间,之后评委老师会对每位组员提出一个问题,让他们答辩。

原本,大家都以为只要交了WR,之后的OP便简单多了,只要一切根据WR来,删减一些字数做成PPT,再稍微改一改正文、变成稿子就好。然而老师第二天就给他们开了会,告诉大家,WR和OP完全不同,前者是一个书面的、正式的报告,内容解释多而详尽;后者却更侧重于呈现效果,所以要求清晰简洁、有趣味性。也就是说,他们要概括并提取出课题中的精华,通过一些出彩的点子重新做成Presentation形式,再根据相应的分工安排写呈现稿。


恍然大悟的大家此时也不再抱怨,直接认了命,连忙又在Lynn的号召下聚在一起,紧锁眉头,开动脑筋。什么样的“小把戏”可以大大提升OP的趣味性和冲击性,并且有力地佐证他们的呈现主题呢?

徐晰染想了半天之后,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主意:可以在宿舍回收过期药品!这样从身边入手,既简单,又可以直观地反映出药品存在不小的浪费问题。

之前做实验的植物可以带到现场展示,第三个新点子QR Code的扫描和相关网页展示这一套流程也具有很好的互动性,在此基础上,大家集思广益了几天,总算又想出几个方案。最后Lynn大手一挥表示,不如把措施里提到的、能实体化的所有方案全都做出来!她立刻带头做了一份小卡片,并且塑封好了。徐晰染也挑了个大家都比较空闲、会在宿舍的时间,挨家挨户地上门说明来意、收集药品,果然从一栋楼就回收到了满满的一大袋子。就连只提了一句的宣传册,也被设计得美美的打印了出来。


做好道具、写好稿子后,离OP也只剩下十天时间了。大家都十分自觉,天天聚集到一起排练,一边模拟现场、一边不断修改并纠正英文发音表达,直到将最终的呈现稿烂熟于心、随时随地能脱口而出后,他们才松了一口气。随后大家又整理了可能被提问的点,互相“刁难”对方。

一遍遍练习、一次次录像。直到OP前一晚,白林飞和徐晰染还不甚满意,一咬牙索性连夜出门买来了磁铁,将他们提到的道具之一“冰箱贴”补充得更形象了些。

终于到了正式OP这天,徐晰染他们抱着植物、驮着装满回收药品的大垃圾袋、捧着宣传册……走在去考场的路上,几乎人手一份道具,吸引了不少同学的目光。同时,他们也看到了别组各种新奇古怪的道具和装扮。为了这PW的最后一战,大家可谓是挖空了心思。


由于翰文的同学们几乎都是尽心竭力,尤其是要求严格的负责老师带领的班级,毕竟经历了那么多次排练,大部分小组都发挥出了理想水平,因此最后的呈现答辩倒是并没有多大的出人意料。

OP一结束,徐晰染、秦音洛和魏茹乔不再多想,而是立刻又出了门。在路上碰到Mike和Mark,两人问她们:“你们现在去JP(学校附近的商场)吃饭吗?”

徐晰染看了下手表,正是下午四点左右。

三个女生互看了一眼后回答:“现在还有点早。我们想去市中心逛逛,顺便再吃。”
没想到,他俩面面相觑了一下子,忽然反应过来:“你们说的是晚饭啊……”

这下,徐晰染她们面面相觑了片刻,才忍俊不禁地应道:“你们说的是中饭啊……”

在笑声中告别同伴下了车,大家各自前往目的地。
逛一逛商场和超市,聊一聊天,三个人感受着许久未有的轻松。

“小染,你们组的每个人回答问题的时间都超级长诶!”还没有从PW中走出来的秦音洛忽然又提起上午的OP。除了三位评委和几位围观的老师,每个组都会抽签决定他们其余的两组观众。而秦音洛刚好就成了徐晰染他们组的观众之一。

“是吗?感觉要把一个问题回答好,说着说着就有如‘脱缰的野马’了。”徐晰染想到他们为了PW忙碌的那些日日夜夜,又补充了一句:“而且,我们做了那么多功课,要是不多说一些岂不是太可惜了!”

“不过我听说,旁边一个组在讲我们班人都超级拼的,其他班级不少都没有说满二十分钟,回答问题也都是几句话。所以你们一段一段头头是道的,把他们都听傻了。”

“看来,我们的负责老师是真的挺负责的呀……”魏茹乔忍不住感叹。

“嗯,一开始还不理解,有点埋怨她呢。”徐晰染颇为不好意思。

“那不如我们现在买点东西作为感谢吧!你们两个Welfare Rep?我这个财政刚好也有班费在手,只要问问全班的意见就好!”秦音洛有了一个提议。

两位女生很自然地就把目光投向了“身为社团&宿舍消息发布者、所以买了超值电话卡”的徐晰染,后者也立刻会意,迅速而熟练地编辑了短信群发给班里。得到超过半数同学同意之后,她们便选购了一个食品礼盒送给老师。

第二天,她们将礼盒交给班长代为转达,倒是也意外地收到了老师请大家吃的巧克力。各个小组都把自己从年初开始做的所有PW作业汇总到一个大文件夹里。看着厚厚的一大摞几百页A4纸,想到这是他们一点一点从头做出来的,还是全英文的,徐晰染他们的心里充满了成就感。当初刚得知这个课题的自己,一定想不到他们能将作业完成到如此程度吧!


不过无论如何,眼下,“折磨”了大家八个月的PW,终于是彻底结束了!!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51)


已经进入了十一月,新加坡的中学其余各届早就放假了。不少社团倒是还有活动,在最新一届竞选中又出任了高中部CCA Leader的徐晰染也要带领书画社准备第二年的新春义卖了。

这一回,不只是在校园摆摊,他们还拍了图、制作了一份订单发放到各班,倒是也收获了不少额外的销量。


通常玩得好的班级都会不定期举办一些Class Outing。5L在这一年里也相处得越来越融洽,在他们的起哄之下,班主任化学老师邀请全班到他的家中做客。徐晰染这天早上还与书画社出门参加了一个比赛,有初中部的新任社长小可在场坐镇,她未等颁奖便匆匆忙忙地赶到老师家和大家会合。

“Yo! 晰染来了。”徐晰染进门时,秦音洛正和大家一起坐在地上吃着薯片。

“快来快来,we are watching teacher’s wedding video.” Mike热情地招呼了她一句,徐晰染应声看向屏幕,年轻的老师西装革履,正在一群朋友的起哄之中高声对新娘念着情诗。

她忍俊不禁地坐下来,同学立刻递来了零食,同时告诉她,他们刚才用班费买了些水果和零食,老师说请大家吃午饭,正在预定Pizza,估计下午三点会到。

Lynn向旁边挪了挪,腾出一个空位,徐晰染便感激地靠着沙发坐在了地毯上,跟着大家一起看起视频来。

这个下午,全班的同学分食了几个Pizza,又剖了西瓜、洗了葡萄和蓝莓,吃饱喝足,直到晚饭前才一一感谢并告别了老师。他们的班级虽然不大,但大家相处起来却意外地温馨。也许正是因为人数不多,反而更为融洽了吧。


从老师家归来后,魏茹乔来到了徐晰染和秦音洛的房间里。魏茹乔的室友Mia已经回马来西亚了,她们三个便一起搭伙煮了晚饭。悠哉地吃过饭后洗了碗,又各自刷了牙洗了澡,待三人终于坐定在房间里时,已经快十二点了。

“乔乔,你是不是要准备睡觉了呀?”徐晰染看了看时间,通常魏茹乔这时候便不会再和她们一起玩了。

“你们这里好舒服,我们来说说话吧!”魏茹乔倒是难得主动留了下来。

“好!”秦音洛和徐晰染都兴奋不已。三个小伙伴便抱了膝挤在徐晰染的床上,享受起难得的“深夜三人谈心”时刻。


可惜,还没说几句,徐晰染的手机却突然响起了。




 全班自发组织的、一起出去玩的活动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51)


本文首发新加坡中國学者学生聯合会<北纬1°>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盗版必究。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51)

作者简介

依执,90后的江南小女子。

热爱写写画画、吃吃喝喝、

以及一切美好的事物。


(微博@依执0-0   欢迎交流提出意见/建议~)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51)


(P.S. 点击进入公众号-查看历史消息,可以阅读过往章节。若是喜欢的话,欢迎点赞、分享哦~谢谢支持!)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新加坡中國学者学生聯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