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42)

星光点染的岁月

文/依执


十五岁少女的狮城留学之旅

新加坡学习生活百科小指南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42)

简介


作者依执以自己十五岁起的七年经历为原型,讲述了一个少女留学新加坡的故事,从初到异国他乡的种种烦恼、趣事、挫折中一步步适应、锻炼、感悟,不断成长。全文21万字,带着读者随主角一起学习、探索、勇往直前,同时也能领略新加坡这座花园城市的人文风貌,妙趣横生、引人思考。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42)


给你个机会出国念中学?先去面试试试呗!

还是由新加坡教育部全额资助?那敢情好啊!

什么?去了要先重读一年初三?好吧,也认了……

一月份才开学?那不是要比在国内晚两年上大学吗?


既然合约都签了……不管了,出发!

——有的时候,有些事情,去做了才会知道。

——比想象中的要复杂,却也比想象中温暖。







42

鱼和熊掌

没想到的没想到




这一年的春节来得特别早,公历一月还没结束,农历正月就迫不及待地降临了。这是徐晰染他们在新加坡过的第三个春节。大概是经历过了热热闹闹、轰轰烈烈的庆祝和疯狂大采购、又大概是因为已经习惯了无法与家人团圆,如今他们倒是趋于淡然面对,在开学初一系列事情的“狂轰乱炸”之后,悠然地享受着这个假期。小红阿姨和大伟叔叔如今已经回了国,徐晰染自然是不能再去蹭饭吃了,她在网上给叔叔阿姨送上了祝福。忆起曾经在他们家大吃大喝的情景,她对这两位特别照顾她的亲人也是满怀感激。才到小坡时,有妈妈的朋友在,心里平添了不少底气;而他们离开的时候,她也已经渐渐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的节奏。能在正好需要的时候得到额外的照拂,徐晰染觉得自己何其有幸。


大年初一,魏茹乔、秦音洛和徐晰染终于有时间饱饱地睡到了十一点,然后才施施然起了床。Mia小学妹自然是已经在马来西亚的家里和亲朋好友一起欢度佳节了,她们三位在翰文的宿舍里也不马虎,洗漱完毕后,颇有情调地准备了一桌Brunch,然后围在桌前,一边看电影一边享用。


看完电影、洗了碗,三个人又窝在同一个房间里写写画画,利用这难得的闲暇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新加坡的春节没有刺骨的冷空气,她们这些留学生也没有赶在第一天拜年、走亲戚的对象,只有和煦的暖阳一如平常,照在书桌前,散发出淡淡的柔光。这天的温度正舒朗,远方的教堂响起钟声,房间里三个专注的女孩子偶尔搭上两句话,虽然言语不多,却格外温馨。时间静静流淌着,仿佛也不忍心打扰。


没有各家亲朋好友邀请吃大餐,宿舍这两天也只有一家马来餐的摊位开着,她们便用提前备好的原材料自己制作美食。经过前些日子的锻炼,她们的手艺越来越好,自然不会亏待了自己的胃。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42)




大年初五,在晰染的爸爸妈妈还在国内陪爷爷奶奶“迎财神”的时候,他们新加坡的学生又开学了。虽然还在翰文中学,没有经历O-Level和环境的变更,但升入中五之后,徐晰染还是明显感觉到了高中和初中的差距。不要提最难攻克的GP了,数理化的难度也明显上升了几个等级,就连当初觉得学起来应该会很轻松的CSC都成了一个大麻烦——信息量多、阅读量大,因为关乎时政,还得不断学习、与时俱进。这一领域从来都是徐晰染知识非常薄弱的地方,比起同样学这一科目的范优、万青骅等人,徐晰染可谓是有些望尘莫及。而且这门课还动不动就布置课后作业,对于徐晰染而言,想要认真写一篇作业,就得洋洋洒洒写上两三页Foolscap。遇上考试就更让她头疼了,要在四十分钟内完成一篇分析议论文,还得串起满满的知识点,事先又不知道考题范围,她只能把每个专题都啃了好几遍。到了考场上,略一构思、接着奋笔疾书,剩下的只能听天由命了。


考完试之后,徐晰染又被召进了Open Section的数学竞赛班。与她一样收到通知的同伴也不少,但直到她踏进了培训教室才发现,熟悉的小伙伴们一个都没有出现。讲台上还是曾经那个高高瘦瘦的数学老师,而台下只剩下几个“大神”级别的学长,和一个与她同级的男生士臻。这个数学课教的内容确实比较繁冗枯燥,到了Open Section难度也大大提高。但是徐晰染偏偏还挺喜欢这位老师,所以不忍心置之不理。可是,同样的时段,徐晰染在书画社也有活动。虽然如今新一任社长已经上任,她肩上的担子小了不少,但是她也不愿放弃难得的练习时光。

鱼和熊掌,难以两全。最终,徐晰染找到了一个勉强的平衡:提前半小时去社团活动,然后早退一个小时,去参加迟了半小时的数学培训。这样一来,她在两个地方都能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

忙忙碌碌,又贪心地想要顾此及彼,徐晰染此时做出的、自以为是最佳的决定,事后她站在不同的角度便能看出完全不同的后果来了。当然,有得必有失,有些选择也难以评判对错,关键在于评判者如何权衡。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42)




第二天是星期六,徐晰染早早地起床外出参加CIP活动。这一次,她要在图书馆开展的一个少儿文化艺术交流活动中担任志愿者。虽然现场吵吵闹闹的,不太好管理,但是看到孩子们天真的笑脸,徐晰染几日来的疲惫也得到了治愈。如今,对于她而言,倒是习惯了时不时参加一些这样的公益活动,不仅能尽出自己的一份力,又能体验不同的乐趣,也算是种放松和调剂。

活动结束之后,徐晰染就急急忙忙地赶回宿舍上Bridging Course。没想到,才进地铁,站在她对面的一个男孩子就吸引了她的目光。这个男孩看起来比她小了几岁,身着一套学校社团制服,背着书包,一只手抓着车栏杆,一只手捂着鼻子,将脸挡去了一半,时不时地吸气。

车已经行了三站,他的手却没有离开过口鼻处,看起来…似乎是需要一张纸巾。徐晰染的手摸索到自己包中的纸巾,却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因为无法确认对方到底需不需要帮助,她不敢贸然上前。若是她会错了意,对方并不需要,那么当着全地铁车厢人的面,她岂不是会特别尴尬?出门在外,尤其眼下身份又有些敏感,她实在是不愿意轻举妄动的。

到了离宿舍最近的站点,徐晰染发现男孩居然是和她同一站下车的。她跟在男孩身后下了车,又踏上了自动扶梯。四周熙熙攘攘,徐晰染脑袋一热,便抬起手臂拍了拍站在她前面的男孩的肩膀。

男孩转过身来,眼中有些茫然,却依旧捂着鼻子。徐晰染也没有说话,只是递上了自己的纸巾。

男孩此时有些惊异,手稍稍远离了些口鼻处,徐晰染立刻发现,他的掌心里满是鲜血!吓了一跳的她连忙又摸索到自己的湿巾纸也一并塞到了男孩的另一只手里。此时电梯已经到底,男孩在最初的尴尬之后很快对她道了谢,徐晰染眼见着他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她没再多做停留,只是为自己终于伸出了援手感到庆幸。今天天气这么热,大概这个制服社团的男孩是流鼻血了吧?如果他这副模样回到家里,父母该多心疼呀……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42)




上完Bridging Course之后,晚饭之前,徐晰染终于有片刻的闲暇,不用四处奔波了。这一刻,她选择了放空自己,来到寂静的洗衣房,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前不久的考试,徐晰染发挥得不是很好;每天近一两点才能睡觉,她的精神也越来越差。再加上如今已经步入高中,似乎离“未来的去向”这个话题也越来越近,不能再逃避了。

徐晰染曾经一度觉得,先在翰文过完中学生涯,未来她还有无限可能,各种选择都摆在眼前,到时候再决定也不迟。而且,那时候的她在潜意识里,还天真地认为,只要自己努力,世界上大部分的学校,她都可以去,包括回国。然而,随着在新加坡的这些日子,她似乎越来越清晰地意识到,想要回国上大学,是不太可能的。未来不可能完全照着自己预想的那样发展,就好像她曾决定要将初中毕业后、自己新买的第一部手机一直用到大学,却没想到自己的高中三年战线变成了五年,而三年还不到,智能手机就席卷了世界。

一直生活在自己理想国中的徐晰染和妈妈聊了许多现实的问题之后,猛地意识到,再这样下去,她可能会在恍恍惚惚中,不清不楚地崩溃。


都说母女连心,周妈妈似是也能感应到晰染的情绪,前一晚就做了个梦。

梦中的晰染还很小,虽然一直被妈妈抱着,却不知怎么突然独自走进了一个地下道。

周妈妈没下去,而是从地面到了地下道的另一头。感觉就像出国乘飞机前过安检那样,晰染是那些进入检查通道的包,周妈妈是包的主人。

晰染在通道那头爬不上来,周妈妈一使劲把她拎了上来。


这样一个奇妙而带着某种预示的梦,给予了徐晰染莫名的温暖。在一个多小时的聊天之后,她调整了自己的心态,让自己趋于平和。不能一味地对自己施压,先努力才是硬道理。再想想,其实,还是有不少开心的事情能带给她正能量的。比如如今在社团活动时,徐晰染终于有时间静下心来好好练字画画了;而前不久的比赛中,虽然他们社团的一大顶梁柱文依霏太学姐已经毕业,但下一届的林曼恩学妹已经崭露头角,这让书画社的一众学长学姐们放了心,书画社总算是“后继有人”了!

近来,徐晰染和于莞逸的聊天也频繁了不少。于莞逸自中考过后就远赴加拿大的高中留学,初到人生地不熟的新学校,又是孤身一人,她也有太多的难事。两人交换了各自最近的照片,互相鼓励着。停滞了一段时间的书信交流,也重又拉开了序幕。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42)




徐晰染没有想到,将她给于莞逸的信寄出之后,首先收到的,居然是徐爸爸的信。

原来,上回她和妈妈的一番倾诉传到徐爸爸耳中,父母两个都对晰染近日的情绪波动有些放心不下。于是,两个人商量着要每人给晰染写一封信。这个想法成型之后,徐爸爸当晚就感性之至,睡到一半爬起来给女儿回信,也让晰染妈妈大为惊讶。

这大概是晰染头一次正儿八经地收到爸爸的信。看到爸爸亲切朴实的话语,她被深深感动了,这才想起听妈妈说,徐爸爸曾经也是个文青,会给学校报社写写小文章,还担任过编辑。如今,她还真能从字里行间看出点爸爸当年的影子来。

没多久,晰染妈妈和于莞逸的信也到了。多亏还有那么多的朋友时时关心着她,所以虽然她的嘴里又冒出了几个大溃疡,但是心里还是暖乎的。


事实上,情绪不稳的岂止徐晰染一个。加入了学生会内阁的范优,近来也是焦头烂额、不可开交。一年一度的Investiture又到了眼前,这也是已经上任半年多的新一届“领导班子”正式的就职典礼,教育部贵宾、学生家长和许多外校来宾都会出席。除了这个典礼,前后还有不少项目也在同步实施中,再加上升入中五之后的学业压力……这一群内阁理事近期的担子可谓是异常沉重的。徐晰染最近一次碰到范优的时候,后者明显有些疲乏地告诉她,自己已经几天没有好好吃饭了,每天都至少要到凌晨两点才睡觉。

虽然早就预料到这样的可能,但真的听说了,徐晰染还是唏嘘不已。两人正是在Investiture彩排间隙的后台才匆匆聊起来的。说来也巧,告别了Secondary Section CCA Leader这个职位、这次也不再赠送她的画作为Token of Appreciation,没想到徐晰染还是没有缺席这个典礼——这一回担任的是Emcee这个职位。大概是Morning Announcements播报得多了,又或是因为参加了几次活动、同这届学生理事们都熟悉了,所以但凡有什么活动,他们就会想到找徐晰染来帮忙。而向来热爱主持事业的徐晰染,在朋友们的邀请下,自然是一口答应了。

其实多了这么一个小任务对徐晰染来说并不算太麻烦,和忙忙碌碌、又要处理校务、又要排练节目、又要写项目企划、又要邀请并接待来宾的内阁理事们比起来更是不值一提。唯一对她而言充满挑战的,就是要穿高跟鞋站上四五个小时。对此,徐晰染表示,在最初的煎熬之后,很快她就有了应对措施:在后台备上拖鞋。

在兢兢业业地彩排了几次之后,正式典礼就顺利举办了。徐晰染的表现还算可以,因此学生会的老师和同学们很快又预定了她今年的两次Emcee份额。

范优在一旁笑言:当初徐晰染没进内阁理事,如今,倒是成了学生会的“御用司仪”了!




 早午餐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42)




本文首发新加坡中國学者学生聯合会<北纬1°>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盗版必究。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42)

作者简介

依执,90后的江南小女子。

热爱写写画画、吃吃喝喝、

以及一切美好的事物。




(微博@依执0-0   欢迎交流提出意见/建议~)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42)


(P.S. 点击进入公众号-查看历史消息,可以阅读过往章节。若是喜欢的话,欢迎点赞、分享哦~谢谢支持!)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新加坡中國学者学生聯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