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9)


星光点染的岁月

文/依执


十五岁少女的狮城留学之旅

新加坡学习生活百科小指南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9)

简介


作者依执以自己十五岁起的七年经历为原型,讲述了一个少女留学新加坡的故事,从初到异国他乡的种种烦恼、趣事、挫折中一步步适应、锻炼、感悟,不断成长。全文21万字,带着读者随主角一起学习、探索、勇往直前,同时也能领略新加坡这座花园城市的人文风貌,妙趣横生、引人思考。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9)


给你个机会出国念中学?先去面试试试呗!

还是由新加坡教育部全额资助?那敢情好啊!

什么?去了要先重读一年初三?好吧,也认了……

一月份才开学?那不是要比在国内晚两年上大学吗?


既然合约都签了……不管了,出发!

——有的时候,有些事情,去做了才会知道。

——比想象中的要复杂,却也比想象中温暖。



29

迎新组长

越紧张反而越容易出错


到达翰文宿舍楼下时,新的宿舍分配名单已经贴在了办公室门前。

徐晰染发现,自己又和曾经的好室友秦音洛被分住在一间了!而且隔壁是魏茹乔!

三个女生喜出望外,离家的愁苦此时更淡了几分。她们快快乐乐地搬进了十楼的新房间,又去宿舍办公室借来钥匙、小推车,然后拿行李、打扫卫生、收拾东西……

当初打包纸箱时,因为想要牢固、又要避免虫子,徐晰染特地用她自创的“三角形封箱法”将箱子的里里外外都规整地黏了好多层胶带,把所有缝隙都封死了。没想到,箱子确实被保护得还不错,但是拆起来可特别麻烦。别人的箱子上下各划一刀就能拆开,徐晰染对着她的箱子上面划了三刀,箱子底里外又各划了好几刀,费了好大的劲才将箱子拆回平面。

“看吧,让你当初那么讲究……”嘴上这样说着,秦音洛却主动过来帮忙,此时隔壁的魏茹乔也拿着一些零食走了过来:“这是我从国内带来的一些好吃的,咱们休息一会儿,一起吃吧!”

“你的箱子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明年年底还会不会发箱子,而且这箱子都还能用,就留着吧。”三个都挺会打理的女生商量着,将拆完的纸板放到了柜子顶上。

就是这样一个随手的举动,为她们日后几年都带来了好大的便利。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9)


从冬天一下子又回到夏天,脱去厚重的衣服,马不停蹄地忙碌了一天后,徐晰染就去学校报到了。虽然还有一周才开学,但身为学生会常务理事的徐晰染以及所有竞选学生会内阁理事的同学们还有一个任务要完成——Year 1 Orientation。


时隔一个月后再次踏入校园,徐晰染发现各位内阁理事候选人自制的海报、横幅已经贴满了各个角落,颇为壮观。有两三个人联合竞选的、有一个人霸气征战的;有五彩斑斓风格活泼的、有黑白简约酷感十足的。原本就在学生会的几位“老干事”们更是发挥优势,在一块很大的黑布上用油漆画了各自的形象和名字,挂在了平时总用来宣传校园活动的风水宝地——毕竟对于他们而言,做这样的事情轻车熟路,只不过如今这挂出来的大条幅内容变成了宣传他们自己而已。


徐晰染一路走过去,一路看到不少熟悉的名字,有之前在学生会活动中认识的同学,也有一年多前和她一同来坡的很多中国同学。大家为了这次竞选可谓是卯足了劲头和点子,光从海报上就能看出心思来,不仅花样百出,而且无孔不入——桌上有、门上有、地上有、空中也有,就连走进洗手间,都能在门内门外以及隔间的墙上看到各位男生女生的海报。

欣赏他们的海报的同时,徐晰染也会不由自主地在心里思量:“要是我的话,会怎么设计海报呢?又会挂在哪里呢?感觉名字一定要写大一点!干脆一张纸打印一个字母算了!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引起反感……这样、这样,会不会效果好一些呢?”

“算了算了,不想了,既然都已经做出了决定,还想这些做什么!”徐晰染甩甩头,加快了脚步朝集合地点走去。今天是为Year 1 Orientation做准备的第一天,可不能迟到了。


这一次参加新生营的中一班级共有十四个,以一个班为一个小组,三个班为一个家族(Family)。每个小组都有一位组长和两位副组长,每个家庭则有两位Family Heads,暂且称之为家族长。

整个活动的主席、副主席、后勤组、人力组、活动组等等组成了Organising Committee,据说在一个多月前就一点点开始筹划这个Year 1 Orientation了。筹委会内部人员主要是现任学生会内阁理事以及不少有经验的常务理事,小组长和家族长也基本都是提前定下的,候选人们此次主要是跟着组长带领各小组参加活动,锻炼一下领袖才能,同时也增加一些对活动执行方面的了解和经验。

出乎意料的是,因为不是候选人,徐晰染直接被分到了小组长的职位上。

拿到筹委会秘书组编写的活动流程手册时,看着自己的名字放在了一个似乎挺有经验的常务理事之前,作为整列组长名单中唯一的新手,还是个在翰文中学只有一年学龄的中三“小透明”,徐晰染感到十分惶恐。很巧的是,升入4G班的她被分到要带领的班级是1G班。他们小组除了那位比她有资历的同级男生Zhi Heng之外,还有一位副组长Taylor是比他们低了一个年级的女生,开学后便会升入3G班。这三个G班的缘分,不知道能不能给初次担当大任的徐晰染带来一些好运呢?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9)


前三天是新生营的小组长培训,徐晰染不敢懈怠,一丝不苟地跟着带领他们的学生理事熟悉自己的职责、试玩为新生们准备的游戏、学习要教给新生们的口号等等。同时,她也要试着多和Zhi Heng和Taylor熟悉起来。虽然自己是组长,他们是副组长,但其实徐晰染才是最没有经验的那个,很多地方都得向他们二位学习。这个组长当起来很没有底气,这种滋味也是相当有些尴尬。

下午结束训练回到宿舍还得接着收拾房间,原本动作很慢的徐晰染这下受压力促使倒是显著加快了速度,居然很快就把三个纸板箱以及自己的大行李箱中的所有东西都归整到了各个柜子和抽屉里。不过,这也是多亏了她之前收拾时的分门别类,还都装了口袋或者盒子,虽然当时收起来很麻烦,但现在她可以直接解开袋子将里面收纳整齐的东西向抽屉里摆。再加上有了第一年归置物品的经验,她三下五除二就把房间给收拾好了。当晚,徐晰染和秦音洛打扫卫生之后,居然还有空去了一趟超市。


新生营小组长训练结束前,大家被召集到Auditorium里面开会。徐晰染早早地来到集合地点,坐到了Zhi Heng的旁边。Ling Li也出现在了会场,于是两个人就坐在一旁聊起了天,徐晰染才知道她是筹委会道具组的一员。

不多时,老师站到了台上,筹委会副主席在一旁示意大家安静,会议要开始了。

老师往台下望了望,开口:“The first thing I want to emphasise is punctuality.”

接着,他让各位家族长汇报一下各个小组长的出勤情况。轮到徐晰染他们的家族长时,原本心态很轻松的她冷不丁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Who?”老师似是没听清楚又不熟悉这个名字。

“Xu Xiran.”家族长重复了一遍名字。徐晰染已经越来越窘然,开始坐立不安。

“Xiran, are you here now Xiran?”老师的声音凉凉地响起在此时安静的会场。

“Yes Mr. Peh, I’m here!”徐晰染连忙举手示意,然后站了起来。

“Why are you late?!”老师的询问有些咄咄逼人,像是想要借她的例子强调一下纪律。

“Erm, sorry Mr. Peh, actually I arrived quite early and have been sitting here. I acknowledged that it’s my fault that I didn’t report to my Family Head in time. I apologise for that, but I want to say that I was not late.”

“Ya…Mr. Peh, Xiran was chatting with me just now. I can prove that she’s not late.”徐晰染有些惊讶又有些感动地看到Ling Li一边举手一边已经站起来,有些急迫地为她解释着。

“OK I see. Sit down.”Mr. Peh的神情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让两个人都坐下了。

徐晰染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也不知道刚刚的一番话是缓解了局面还是适得其反。不过后来事实证明,这件事情就这样算是过去了。

“刚刚讲得不错。”Zhi Heng突然凑过来,对徐晰染竖起了大拇指。

“谢谢。”徐晰染有些赧然地回了个微笑。


会议开完后,新生营的训练总算是结束了。开学在即,魏茹乔也迎来了新的室友——一位来自马来西亚的、下一届的乖巧可爱的小学妹,Mia。住在同一个单元的四个女生之间互相熟悉了一下,便各自准备去上学。而徐晰染也有点硬着头皮地踏上了她的第一次组长生涯。


领了名单、举着指示牌,将1G班的小朋友们带到指定地点,听了新生营致辞和流程介绍之后,他们各组就将完全由组长们带领着进行接下来的一系列活动。徐晰染有些畏手畏脚,再加上孩子们的情绪也不够高涨,Zhi Heng这个男孩子又仿佛有些没睡醒的样子,因此一开始的活动基本上就是热情满满的Taylor在主导。她一路上喊着高昂的口号,还很快就记住了不少小朋友们的名字,一口一个叫得特别亲切。

反观徐晰染这边,她越是紧张反而越容易犯错,一个早上就被很多小事忙乱得晕头转向:忘记拿班卡、出勤记录上报晚了、丢三落四……

好在新生营的前三天基本上就是由组长带领新生熟悉学校和参观社团,讲解一些学校的传统、规则和趣事,徐晰染有准备好的内容要讲,同时可以慢慢与孩子们熟悉、磨合一番,避免一开始玩游戏就冷场。

三天之后,她虽然还是比较安静,却也在1G班的孩子们面前混了个眼熟。虽然时常会被孩子们问“You are not Singaporean right?”或者“Are you from China?”;有时候讲着话突然被一个词汇或者表达卡住了,孩子们还会很体贴又让她很羞愧地对她说:“You can speak Chinese, we can understand.”不过她至少慢慢从最开始面对一群陌生小孩、心中慌得没底的糟糕状态中找到了一些感觉,也学会了怎么说话可以更容易引起大家的注意。


第四天开始便是正式的新生训练营拓展活动。用筹委会理事们的话来说,组长们需要首先带头疯起来,这样才能调动组员们的士气。这次新生营还有一个额外项目,对于不是全组都能参与的活动,比如需要派代表出战时,剩余同学也不能闲着,要利用时间来折千纸鹤,最后根据数量也会评出一个奖项。于是,性格最安静的徐晰染就成了这个项目的主要负责人。Zhi Heng和Taylor轮番带着组员们上场比赛、欢呼,徐晰染便在后方带着剩余的同学折纸鹤、聊天。分工还算合理,就是每回看到两位副组长大大方方地带着组员们Cheer或者玩游戏时,徐晰染也会自惭形秽地黯然不已。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9)


其实徐晰染去年年底参加过一回之后便发现,这种拓展训练营主旨和基本模式都差不多,可能每个游戏稍微改变一下,但是万变不离其宗,游戏规则、评分项目、流程制度这些,体验过一次后便能掌握了。也多亏了上回的一些经验,徐晰染虽然底气不足,至少也能给大家解释规则,带着大家去完成任务,教他们Cheers等等——虽然大部分时间,还是开朗大方的Taylor在主持大局,与小朋友们互动。

这样经历了紧凑而挥汗如雨的一天之后,小朋友们总算是放开了,Cheer声音开始慢慢变大,玩游戏投入的兴致也变高了,到了晚上的游戏环节,虽然他们组最后玩得比较挫败,却齐心协力地高呼着口号,大家互相安慰着,并没有气馁。

被感动到了、也很有些欣慰的徐晰染带着女生们洗漱安顿好,回到宿舍去洗澡时已经过了零点。原本他们这些组长也是被要求住在学校的,不过有了上一次集训时的经验,徐晰染这回也大胆地回宿舍房间睡了一会儿,第二天一大早再匆匆赶回去叫小朋友们起床。




为中一新生准备的一系列熟悉学校、互相认识、以及培养团队合作精神的迎新活动,简称新生营

筹委会

[译:我想要强调的第一件事情是守时。]

[译:晰染,你现在到场了吗晰染?]

[译:是的,白老师,我在这儿!]

[译:你为什么迟到?]

[译:呃,不好意思白老师,其实我蛮早就到了,一直坐在这里。我承认我没有及时向我的家族长报到是我不对。我为此道歉,但是我想说我没有迟到。]

[译:是啊,白老师,晰染刚才在和我聊天,我可以证明她没有迟到。]

[译:好的,我知道了。坐下。]

[译:你不是新加坡人对吧?/你是从中国来的吗?]

[译:你可以说中文,我们能听懂的。]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9)


本文首发新加坡中國学者学生聯合会<北纬1°>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盗版必究。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9)

作者简介

依执,90后的江南小女子。

热爱写写画画、吃吃喝喝、

以及一切美好的事物。


(微博@依执0-0   欢迎交流提出意见/建议~)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9)


(P.S. 本文更新频率不出意外则为每天一章,由公众号推送。点击进入公众号-查看历史消息,可以阅读过往章节。若是喜欢的话,欢迎点赞、分享哦~谢谢支持!)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新加坡中國学者学生聯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