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7)

星光点染的岁月

文/依执


十五岁少女的狮城留学之旅

新加坡学习生活百科小指南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7)

简介


作者依执以自己十五岁起的七年经历为原型,讲述了一个少女留学新加坡的故事,从初到异国他乡的种种烦恼、趣事、挫折中一步步适应、锻炼、感悟,不断成长。全文21万字,带着读者随主角一起学习、探索、勇往直前,同时也能领略新加坡这座花园城市的人文风貌,妙趣横生、引人思考。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7)


给你个机会出国念中学?先去面试试试呗!

还是由新加坡教育部全额资助?那敢情好啊!

什么?去了要先重读一年初三?好吧,也认了……

一月份才开学?那不是要比在国内晚两年上大学吗?


既然合约都签了……不管了,出发!

——有的时候,有些事情,去做了才会知道。

——比想象中的要复杂,却也比想象中温暖。



27

整装混战

一片大混乱之中度过


不是说新加坡治安很好吗?徐晰染一边往宿舍餐厅赶,一边在心里犯嘀咕。

此时Linda已经被赶过去的男朋友解了围,正在翰文宿舍的餐厅里平复心情。Linda的男朋友也是3G班的,据说他小学一年级就从中国来到新加坡就读,两人已经认识两年了。

然而他参加了学校制服团队,此时还在CCA活动中,把女朋友平安救出之后,已经翘CCA两小时的他必须得回去了,所以才找了住在宿舍的徐晰染过来陪伴Linda。


Linda是个地地道道的新加坡人,也是3G班的英语课代表,经常会给徐晰染讲解一些词汇、语法,有时候两人还会分享小说。徐晰染还记得,转到3G班后的第一天,她就半开玩笑地告诉自己,那种A4规格的书写纸大本子叫做Foolscap,这里的人大部分都会用这种像便签一样好撕的纸来做笔记、写作业:“就是‘笨蛋的帽子’,很好记忆。”

此时两个人坐在宿舍餐厅里闲谈,Linda嘱咐她以后没事别一个人去西海岸溜达,又说自己已经遇到三四回小混混了。徐晰染听了她的描述更加后怕,没想到一向被推崇治安很好的小坡居然也会发生这种事情。后来Linda跟着徐晰染回了社团,社团结束后又一起吃了饭。饭后Linda要回家,徐晰染和魏茹乔刚好要去超市,便顺带把她一起送回了家。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7)


回到宿舍,徐晰染正准备好好跟爸爸妈妈视频聊一聊,之前忙起来的时候都没有与他们分享最近的情况。想到马上就能回家,父母和孩子都很兴奋,可才说上几句,他们这一届就又被召集了起来。老师给他们开了个小小的会议,说了说接下来的安排,除了照常一周两到三节的Bridging Course,还有一次博物馆观展之旅和一次CIP活动。

这样一打岔,后来竟是到CIP活动结束之后,徐晰染才得以重新和父母细细地说完近况。这次CIP是为当地一个盛大的Hari Raya Puasa仪式帮忙,想必老师的另一个用意也是让徐晰染他们近距离接触一些多元文化。虽然大家从早上开始忙忙碌碌了将近八个小时,只吃上一顿饭,不过看到最后许许多多的参与者在志愿者帮着铺设好的场地上享用着分配好的餐点,他们这些第一次在这种宗教的仪式上帮忙的外国人还是挺有成就感的。作为志愿者,他们忙完之后也得以加入到用餐的阵容里,尝到了手抓饭等特色美食。


因为离回家的日子越来越近,大家的心思都有些收不回来了,即使还要上Bridging Course,也开始变得有点心不在焉。看着这群已经来新加坡将近一年的“小猴子们”终于按耐不住露出了贪玩的本性,一路带他们走过来的老师倒是也颇为慈爱,最后的几节课索性也不安排太多新内容了,而是大度地让大家看了几部电影。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7)


回国前三天,徐晰染终于再没有别的事情忙,可以开始一门心思地为回家做整理和准备了。因为翰文宿舍年底要进行大扫除和房间的重新分配,所以规定回家的同学在离开之前需要将房间清空,并给每人发了三个纸板箱,让他们将所有东西打包起来运到储藏室里。因此,徐晰染除了要整理带回家的行李之外,还得将自己的房间也全部收拾干净。

中四的学长学姐们今年可以较早回国,徐晰染隔壁两边的房间已经空了好几天了。当时看浅浅学姐她们收拾打包时,虽然有些混乱,但是很快就能整理完毕,没想到等徐晰染自己真正收拾起来,她才发现这比想象中的要麻烦好多。


宿舍总共才那么一点地方,要把东西收到箱子里就得先把纸板箱撑开,但是撑开一个箱子就把房间的路堵上了,根本放不下三个箱子。然而徐晰染又有些偏执,既想将不同种类的东西分放在不同的箱子里,又要平均每个箱子的重量以及放在箱子里东西的大小,以保证箱子的利用率。

而且一旦开始整理,徐晰染似乎有些“收纳强迫”,就像玩立体拼图似的,不喜欢看到空隙,非要找到刚好能完美贴合着排列在箱子里、将整个空间充满的物品,还要一层层摆放,既不能让箱子被撑坏或者压瘪,又要保证东西不被压坏。想到可能会有小虫爬进箱子里,又担心不干净,再加上正好也将零散的东西最大限度地利用空间归整出形状来,徐晰染几乎给所有放在箱子里的东西都套了塑料袋——由于新加坡还没有实行限塑令,他们平日里东西又买得很勤,所以积累在宿舍里最不缺的就是塑料袋了。

这样整理起来,虽然挺有条理,但是特别没效率,所以徐晰染半天才理出了大半个箱子的东西。看着房间里东一茬西一堆的各色物品,再看看已经快要满了的第一个纸箱,在房间来回转了一上午的徐晰染有些泄气地坐在了地上:“好累啊…为什么我这么麻烦!”


幸亏室友Shelly已经回家了,Shelly那半边没有了行李,又给她腾出一些空间来,也任凭她在房间里随便折腾。徐晰染后来无法,只能将一个箱子撑开暂时放在了隔壁浅浅和舒怡学姐的房间里。每次看到隔壁空空荡荡的光景,对于徐晰染而言既是痛苦的对比,又是继续的动力。

忙了半天顾不上喝一口水,要不是魏茹乔找上门来,徐晰染都要错过晚饭时间了。她们两个自从年初重新分了宿舍房间后,便习惯了相约一起去吃饭。

徐晰染一边抱怨着自己的整理速度一边感叹:“真不知道Shelly是怎么将她那十三个箱子的东西带走的……”因为那段时间徐晰染刚好在参加训练营没回宿舍,所以不知道Shelly的妈妈也过来帮忙了,而且Shelly因为箱子多,反倒简单,将所有东西都归到箱子里,分批运到楼下出租车上就好。

“Natcha也超级有效率的,好像半天就理完了!”魏茹乔回忆着。

“我还没理回家的那个箱子呢…怎么办,感觉要超重了,东西根本装不下。”

“衣服你打算怎么办?”魏茹乔忽然发问。

“我不知道啊…还没想到主意呢,可是总不见得放在纸板箱里吧!这也太…缺乏保障了,再说本来别的东西就放不下。”徐晰染一筹莫展。

“不是说除了三个纸板箱之外,每个人还允许额外多存一件行李吗?”魏茹乔思索着,“我有一个大包,就是那种本就很大,还有三个拉链可以多放出三层高度来的那种。这样吧,我衣服不多,要不我们合用那个大包放衣服?”

“好啊,那真是太感谢了!”徐晰染一下子抓住了眼前救星的手。

“其实我还有一个大背包也能放些东西呢,我正愁不知道怎么处置它,要不也借给你?”

“简直求之不得!”徐晰染紧锁的眉心蓦然开朗了,“我刚好还没有那个额外的行李箱可以存在宿舍呢!这下好了,这下好了,感觉总算是稍微看到些希望了。”

“别急,没关系,最后总能顺利回家的!”

“嗯!谢谢你乔乔,么么哒!”经过魏茹乔的“仗义相助”,加上晚饭的能量补充,徐晰染回到房间后又充满了斗志,继续投入了收拾东西的奋战之中。


最后一天徐晰染是在一片大混乱之中度过的,因为还有一些床单之类的东西要洗了、烘干了才能收起来,包括刷牙的杯子、肥皂盒等等都得最后收拾,还得封箱、借小推车、找老师开仓库门、自己将箱子运到宿舍储藏室里、打扫房间、通过检查之后才能安心洗澡、收拾好带回家的最后一些物品并且吃晚饭,徐晰染从早上六点起床之后就没有过片刻的停歇。

好不容易封好一个了箱子,她突然发现忘了做好防虫措施,情急之下在箱子侧面戳出一个洞来,硬塞了两颗包好的樟脑丸进去,又用封箱带将洞口堵死了。

宿舍办公室五点多就要关门,魏茹乔倒是在下午三点钟就全部收拾完毕了,赶过来一看到徐晰染手忙脚乱的情况就主动加入了她,帮忙一起收拾。有了魏茹乔风风火火的助力,加上最后秦音洛和魏茹乔雷厉风行地帮着徐晰染将箱子封起来运走,她总算是匆匆打扫了房间,在宿舍办公室关门之前通过了离宿回国的检查。


因为出发之前还得洗澡、吹头发,包括吹风机在内的一小部分东西没法打包在纸箱里。将这些日后还得用的东西带回国显然不明智,徐晰染在装箱子时曾一度犯难。

“而且,我还有个瓷碗,一些玻璃器皿什么的,不放心装在箱子里。”魏茹乔当时也在烦恼。

“咦?对了,当初班里不是帮每个人都在学校租了个小储物柜嘛!”徐晰染突然灵光一闪,已经有了对策。

“当时我觉得没用就退掉了。”

“那我们合用吧,不知道够不够大。”徐晰染扬了扬手中的钥匙,笑了起来。

于是多亏了这个当初觉得鸡肋的储物柜,两个女生最后不仅放下了瓷碗、玻璃杯、台灯、特别重又不占地方的金属书立、电吹风、洗漱用品、转换器、封箱带、剪刀,还把遗落在各处被发现的小零小碎,包括烘干了来不及放到寄存行李箱中的毛巾和几件衣服统统塞进了柜子里。最后锁上储物柜的小门时,徐晰染开玩笑:“下一次我要是没注意就开了门,说不定东西一股脑儿全掉出来了。”

“没事,吉人自有天相,你看,我们全都理好啦。”魏茹乔此时也舒了一口气,完全放松下来。


终于整顿好一切,大家欢快地下楼吃了饭,和宿舍餐厅的阿姨叔叔们打过招呼,在网上向父母通报了一声,然后将电脑也关了,将冰箱里的东西也清空了,用扎箱带将箱子捆起来。

徐晰染当初特别学了一下这个小技能,因此自告奋勇地代劳了秦音洛的箱子捆扎。待全部准备好后,大家便提前带着行李下楼等待。聊天的当儿,刘砾租的车也到了,男生们主动帮着女生们将大箱子也运到车上,一行七人便愉快地上了车向机场进发。这一次的行程大都是刘砾定的,因为从到达地点的机场回家还有两个多小时的路程,他还提议这一回不要家长驱车来接,而是自己坐机场大巴回家。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7)

【在宿舍楼下等车去机场时,小伙伴们兴奋得手舞足蹈(QvQ)】


由于兴奋,大家在飞机上都没怎么睡觉。这次的归程倒是一切都很顺利。经过了混乱的三天和在空中过的一夜,徐晰染他们终于又回到了心心念念的家里。

出国整整一年后,在家的一个月美妙寒假就这样开始了!



 开斋节。每年斋月(斋月里成年健康穆斯林们在白天不能吃喝、抽烟、说脏话等等)结束后的开斋节是伊斯兰教最盛大的节日之一。穆斯林在当天会沐浴更衣,换上特色服装,走亲访友并与亲人共享美食。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7)


本文首发新加坡中國学者学生聯合会<北纬1°>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盗版必究。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7)

作者简介

依执,90后的江南小女子。

热爱写写画画、吃吃喝喝、

以及一切美好的事物。


(微博@依执0-0   欢迎交流提出意见/建议~)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7)


(P.S. 本文更新频率不出意外则为每天一章,由公众号推送。点击进入公众号-查看历史消息,可以阅读过往章节。若是喜欢的话,欢迎点赞、分享哦~谢谢支持!)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新加坡中國学者学生聯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