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6)


星光点染的岁月

文/依执


十五岁少女的狮城留学之旅

新加坡学习生活百科小指南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6)

简介


作者依执以自己十五岁起的七年经历为原型,讲述了一个少女留学新加坡的故事,从初到异国他乡的种种烦恼、趣事、挫折中一步步适应、锻炼、感悟,不断成长。全文21万字,带着读者随主角一起学习、探索、勇往直前,同时也能领略新加坡这座花园城市的人文风貌,妙趣横生、引人思考。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6)


给你个机会出国念中学?先去面试试试呗!

还是由新加坡教育部全额资助?那敢情好啊!

什么?去了要先重读一年初三?好吧,也认了……

一月份才开学?那不是要比在国内晚两年上大学吗?


既然合约都签了……不管了,出发!

——有的时候,有些事情,去做了才会知道。

——比想象中的要复杂,却也比想象中温暖。



26

班级合宿

一副通宵达旦的模样


在黄老师和纪淑佟、徐晰染的积极组织之下,这一天,翰文中文学会书画社的同学们迎来了第一次写生出游。

大家跟着黄老师来到了离翰文校舍不远的Chinese Garden,这是一个地铁站名,也是一座很大的开放式公园,园内有草坪有湖水,有塔有桥,的确是个适合慢跑、散步、约会和写生的好地方。这个公园还有个好听的中文名,叫做裕华园。紧挨着Chinese Garden的便是Japanese Garden,又叫星和园。大家先是在公园里逛了一阵子,才在一个荷塘边找到了合适的位置驻扎下来,各自将用具摆出来,开始写生。

黄老师的行头最完备,除了颜料、画笔,居然还带来了画板和支架。他将宣纸铺好后,一边画,一边给大家讲解荷花写生的技法。待老师的演示结束之后,大家也纷纷自己寻了角度开始写生。徐晰染嫌东西多了会麻烦,只拿来了自己的素描本和铅笔橡皮,对着荷叶速写。

画了一会儿,她便不安分了,拿出包里带的零食开始一一分给大家,顺便围观大家的进展。另有几位按耐不住的社员放下手中的画具,说要“劳逸结合”,相伴去了不远处的小湖租船游玩。大家虽然都有些不务正业,倒也过得很愉快。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6)


新加坡这边似乎有个传统,很多班级在年底的时候都会组织一个叫做Chalet的活动:全班到东海岸专门出租小房子的度假区去租一间带烧烤点的小屋,一起住上两三天。除了烧烤、聊天、玩桌游、通宵看电影,度假区还有游泳池、水上乐园、自行车租赁等等配套设施及业务,再加上大家自行组织的沙滩排球、寻宝大赛……足够他们三天之内不重样地玩个痛快。

徐晰染还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和丁冬从宿舍出发后,因为校舍的地理位置离东海岸很远,两人花了两个多小时才到达Chalet地点。

她们到的时候已是下午,班上不少同学正在玩棋牌类游戏,另有一些人提议去骑自行车,徐晰染便跟着一起去了。

经历了上一回在东海岸的疯狂骑车,徐晰染此时有点害怕又要重蹈覆辙,好在由于Linda不太会骑车,大家都放慢了速度陪着。

不同于上一回只是沿着海岸的主道路飙车,这一次,徐晰染跟着班上有经验的同学进行了东海岸偏僻小角落的冒险之旅。他们推着车穿过独木桥、停车去爬了爬石头群,玩到晚饭时间才回到了租住的小屋附近。

因为第一天班上只来了一半同学,大家决定将烧烤放在第二天下午,所以当晚他们就在度假区的餐饮街解决了晚饭。饭后大家来到餐饮街附近的商场,一些同学去看电影,徐晰染就跟着另一些同学去了游戏厅。

在同学的鼓励下,徐晰染也尝试了很多她从没有玩过的游戏,还在游戏厅碰到了翰文中学一些其他班级的同学。看来,不少班级都选在这个时候过来Chalet了,大概几个班长之间也商量过吧?这样凑一起,倒是更热闹了。

在商场里逛了一阵后,徐晰染被班上的几个好朋友拉着一起拍了大头贴,九个人挤在一个小机器前做出不少搞怪的表情,然后每人分了一些相片留作纪念。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6)


不知不觉,夜深了。徐晰染和丁冬都打算留在班级租的小屋内休息,而Linda则受父母之命,再晚也得回家睡觉。怕她路上无聊,他们几个同学便自告奋勇地坐地铁跨越了大半个新加坡送她回去,然后赶上最后一班地铁回到东海岸。地铁上空空荡荡的,几乎都被他们包了场。

在方才的好一阵哄闹之后,几个人也累了,坐在地铁上感受着夜晚的宁静和谐,养精蓄锐,借机休息了一个多小时。

谁知道,下了地铁往小屋走回去的路上,丁冬突然提议:“我饿了,我们去吃宵夜吧!”

另外几个同学连声附和,徐晰染有些傻眼,但又不愿独自离队,也只能跟着一起去了快餐店。

出乎她的意料,凌晨一点的快餐店里居然只有一张空桌子,徐晰染还碰到了秦音洛他们班的同学,此时正在补充体力,准备出发进行夜间马拉松骑行。

大家买了东西吃得很香,徐晰染只能要了杯热水陪着慢慢喝,一直到两点半才回到度假区的小屋。

其实小屋除了一个客厅、一个小厨房之外,只有一个带洗手间的卧室,卧室里有一张双人床,此时已经横七竖八地睡了六个人。地上铺了一些垫子,徐晰染洗了澡便找了个小角落,将自己的包和衣服枕在头上睡了下去。虽然是第一次和那么多同学、甚至还有不少男生一起在一间屋子里休息,徐晰染挺不适应的,但是她此时已经很困了,再加上大家都没有避讳,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仿佛这已经成了一种传统,徐晰染便也不作他想,带着倦容闭上了双眼。

在外间同学们看恐怖电影的阵阵惊呼和另一边同学们打麻将的碰撞声中,徐晰染渐渐睡着了。


只不过,睡着睡着,感觉到很冷,徐晰染在迷糊中抓住了一旁暂时闲置的睡袋,又拖过手边Nigel的单肩包盖在了肚子上,后来多亏睡袋的主人、班上善解人意的Christopher给她盖了层被单,她才勉强睡着了一会儿。

毕竟有些不适应周边环境,徐晰染睡得不是很好,一大早就醒了。起床洗漱的时候路过门口,她惊讶地看见外间的同学们居然还围坐在桌边打麻将,左青风正在出牌;电视机还开着,沙发上和地上都躺了几个同学,一副通宵达旦的模样。

徐晰染去厨房烧了壶水,喝了之后才听Ling Li告诉她,估计要等到十点多才会去吃早饭,于是徐晰染决定再回去睡一会儿。但是她方才起身之后,原先的位置已经被人占领了,看着已经睡得很沉的Christopher,徐晰染猜测他之前也没怎么休息过,便索性放弃了继续睡觉的念头,跟没睡的同学玩起了宠物牌。

大概因为昨晚休息得不好,再加上肚子饿,徐晰染没多久就开始觉得胃痛,几个同学听说了以后,便提议先带着她去吃早饭。她感激地应下来,吃过饭后,果然慢慢好转了不少。

下午班级还安排了丰富多彩的活动,徐晰染也渐渐敞开心扉融入了进去,跟不少同学也能打闹玩笑起来,不再像初入班级时那样文静,惹得好些人跟着班长调侃她:“晰染,你变了!”


因为定在这一天烧烤,陆陆续续又来了好些同学,接近傍晚时,包括平时不太参与这类疯狂活动的万青骅在内,几乎大半个班级都聚集在了小屋中。订好的烧烤材料也送到了,大家在小厨房里忙忙碌碌,又架设起炭火,然后开始进行烧烤聚餐。听说魏茹乔的班级也是这天在不远处的另一间屋子里烧烤,不过开始得比较晚,所以一些同学便先过来捣乱抢东西吃。不甘示弱的 3G班同学热情而大方地分享着食物,嘴上倒是不依不饶,商量着一会儿也去他们的烧烤点抢吃的,或者干脆在度假区的公共游泳池来一场“跳水大战”。

这场烧烤会一直持续到了晚上八点多,徐晰染这天还得赶回宿舍Roll Call,正好也有小伙伴打算回去,几个人就告别了仍然在吃的同学,先行离场。听说他们还打算再住一晚上,明天还要去游乐场,徐晰染便祝他们好好玩耍,自己实在是撑不住了。


回到宿舍,秦音洛也从Chalet回来了,两个人见面后一目了然,都处在兴奋又疲惫的状态。原来秦音洛昨晚也跟着去通宵骑车了,据说还与同学坐在东海岸边看了很久的星星。

“他们还打算等日出,我实在太困了就先回去了。”秦音洛表示:“虽然很累,不过也挺有感觉的。”

“是啊,我们班也是一片混乱。”

两人简单聊了聊就各自回去补眠了。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6)


第二天又要进行TKK,徐晰染和魏茹乔的最终创意总算得到了批准,而且通过的项目有两个。老师说反正也不难,不如都做出来,于是她俩便出门购买了材料,又一头扎进了木工室里。

拆刀片、熔塑料、割木块、做把手,还要把关节处做成可固定、可拆卸的,两人忙活了两天、失败了好几次才总算勉强做好了。

“诶,其实真正去实践起来倒是一步步能看到成果的,就是最开始费脑子的Brainstorming比较煎熬。”

“所以说做脑力劳动比做体力劳动的薪水普遍要高嘛。”

“嗯,万事开头难。”

两个人一边聊着天,一边在作坊里加工她们的创意产品,老师有时候过来看看,表示一下鼓励:“做得不错,就是杯子颜色有点暗。”

“嗯…我们也觉得,但是选购时就这种杯子的大小最合适,而且便宜。”

“那你们给杯子表面喷油漆吧。”老师忽然建议道,他向不远处的地上一指:“那里刚好有学生会的人用完的油漆还没有收,你们铺点报纸,自己去把作品装饰装饰。”

“哦,好的。”

得了建议,徐晰染和魏茹乔走过去,看到地上果然摆着好几种颜色的油漆。

“感觉都很粉嫩,选什么颜色好呢?”一向有些选择困难的徐晰染看着各色油漆,又开始犯难。

“反正还没组装起来,干脆我们把柄和杯身喷不一样的颜色吧?”魏茹乔建议。

“好啊。”

此时老师忽然又走了过来,环视了一圈地上的油漆罐,开口道:“女孩子嘛,选粉嫩一点的颜色好了!”他说着便将其他颜色的油漆都收走了,只留下了粉红色和粉蓝色。

两个女生对视一眼,有些哭笑不得。

“你说,要是喷完蓝色再喷粉色,会不会变成紫色?”

“不知道,可以试试看。”

“诶,还是算了,好不容易做出来的成品,一会儿要是毁了哭都没地方哭。”

“那我们先在旁边拿个废品试验一下。”

于是两个人开始研究怎么才能把油漆喷均匀,一来二去,倒是有些玩上了瘾。


待成品做完后,就要拍照、总结、写报告了。两人就这样,白天做TKK,晚上看电视剧,有时候偷懒出门逛街,闲暇时一起分享水果、吃冰激凌,度过了接下来的一个多星期。

虽然放了假,她们倒是睡得比平常还要晚,不是聊天聊到深夜,就是在忙各种活动。临近年底,又有许多各个学校的新成员住进了翰文宿舍,现任的宿舍管理委员会便开始忙着策划一系列活动。受同样住在宿舍的、就读于另一个学校的好友王琦邀请,徐晰染、魏茹乔和秦音洛也帮着一起组织了几次Orientation和Learning Journey,带新来的学弟学妹们互相认识、了解新加坡,同时她们自己也算是回顾了一番曾经的心情。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6)


回国之前还有两次CCA,皆是上午九点至十二点。这一次他们书画社不再临阵磨枪,而是提前开始准备新春义卖的作品。覃芷、文依霏学姐、凌旭学长和徐晰染都非常勤奋,吃完中饭后又回到社团活动室里写写画画,一直到下午五点半才离开。他们四个人也没想到自己居然在书画室里忙活了整整七个小时,虽然疲惫,倒也是心甘情愿的。

因为这个活动室被徐晰染落了锁之后,下一次便要到明年的社团活动时才会再被打开,所以大家也没所顾忌,将完成的书画作品晾满了一间教室。桌上、地上、窗边……整个教室就这样被红艳艳的宣纸给装点得喜庆了不少。

写字的闲谈间,大家提起现在教他们书法的金老师、也是狮城书篆协会的会长已经八十高龄,所以下学期开始他就不再担任翰文中学的社团指导老师了。也不知道谁会来继任新的书法老师。徐晰染心里蓦然生出许多感怀,有些不安实来。


这种不安实很快在另一个方面得到了证实。徐晰染在3G班的同学Linda突然给她打来电话,说自己在西海岸遇到一群拿着刀的小混混,被包围了抢了东西还被威胁要做朋友。

徐晰染吓了一跳,连忙问她在哪里。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6)


本文首发新加坡中國学者学生聯合会<北纬1°>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盗版必究。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6)

作者简介

依执,90后的江南小女子。

热爱写写画画、吃吃喝喝、

以及一切美好的事物。


(微博@依执0-0   欢迎交流提出意见/建议~)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6)


(P.S. 本文更新频率不出意外则为每天一章,由公众号推送。点击进入公众号-查看历史消息,可以阅读过往章节。若是喜欢的话,欢迎点赞、分享哦~谢谢支持!)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新加坡中國学者学生聯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