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1)


星光点染的岁月

文/依执


十五岁少女的狮城留学之旅

新加坡学习生活百科小指南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1)

简介


作者依执以自己十五岁起的七年经历为原型,讲述了一个少女留学新加坡的故事,从初到异国他乡的种种烦恼、趣事、挫折中一步步适应、锻炼、感悟,不断成长。全文21万字,带着读者随主角一起学习、探索、勇往直前,同时也能领略新加坡这座花园城市的人文风貌,妙趣横生、引人思考。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1)


给你个机会出国念中学?先去面试试试呗!

还是由新加坡教育部全额资助?那敢情好啊!

什么?去了要先重读一年初三?好吧,也认了……

一月份才开学?那不是要比在国内晚两年上大学吗?


既然合约都签了……不管了,出发!

——有的时候,有些事情,去做了才会知道。

——比想象中的要复杂,却也比想象中温暖。



21

国际峰会

这个活动也够疯狂的


“Ladies and Gentlemen, your attention, please. The fire alarm has been activated in the building. We are investigating the situation. Please remain calm and standby near the speakers for further announcement. Thank you. Ladies and Gentlemen, your……”

伴随着划破寂静的警铃声,这天凌晨一点半,消停了大半年的Fire Alarm又躁动起来。警报和广播不停地循环播放着,不少同学都被惊醒了,从房间里跑出来。

徐晰染抬头向对面房间看去,这一层的负责老师Ms.Tay正站在门口,让大家稍安勿躁。住在Hall 2顶楼的周老师也开始打电话询问。大半夜的,睡眼惺忪又衣冠不整的大家本就不愿意跑下楼,此时便全都站在走廊上等消息。


又过了一会儿,喇叭里才传来新的指示:“Attention, please. This is a false alarm. This is a false alarm……”

大家松了一口气,便又回去睡了。

没想到,五分钟后,才找回睡意的大家又一次被同样的Fire Alarm吵醒了,照例是“Ladies and Gentlemen, your……”这样的开头,好在响了没多久便戛然而止。

可是火警铃似乎卯着一股不消停的劲,这个半夜愣是反反复复地响了四五次,到后来有时候是只响一声便停,但是整个宿舍却有了些惶惶不安的气氛。

这样断断续续折腾到了凌晨三点多,翰文宿舍才终于恢复了平静。可想而知,第二天从翰文宿舍出门的老师同学们,精神都有些不在最佳状态。


不过,这一天开始,一批又一批参加AYLC的各国各校同学们就先后抵达了翰文宿舍。宿舍一下子热闹起来,而徐晰染虽然没有当上志愿者,却依然十分激动,因为这其中就有一支队伍来自她曾经就读过两个月的高中,吴门书院。

而且,年初才来过一次的古裕,竟然也在这次前来参加峰会的队伍之中!吴门书院一共派出了七位同学,其中还有曾在朗轩中学与徐晰染同在学生会宣传部就职的何晴、魏茹乔曾经的同学木子飞、以及秦音洛的一位朋友。因为他们与徐晰染等人同届,因此基本上互相之间都认识。


这一次,他们全部都被分配住在了Hall 3。各国的AYLC会员们抵达新加坡后的前两天是Learning Journey,于是在吴门书院念过书的徐晰染、秦音洛、顾子霏等几个同学被临时从课堂上叫走,过来给吴门书院的师生当向导。他们带着自己曾经的老师同学在新加坡市中心走走逛逛、又去了几个特色景点,一路上自然聊起了各自的校园生活。徐晰染听得何晴和古裕提起他们的学业、熟悉的老朋友们,又想起自己曾经在国内的学习生涯,忍不住又开心、又怀念。

如果自己没有来新加坡,现在便是和他们一样了吧?说不定这次交流倒是也有机会来呢……

徐晰染想着想着,心中的悔意又浮了上来。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1)


两天之后,AYLC就正式开幕了,徐晰染穿着Blazer上台走了个过场,看着坐满了整整一个Auditorium的、穿着正装的各国学生代表,觉得这个阵势还是挺有气场的。因为在场的翰文中学内阁理事们和一些需要上台的学生会成员也都穿着Blazer,她借衣服借得太晚,身上的裙子只剩下大号的,此时感觉特别别扭。两个帮忙举画的女孩子给她折了几折裙子,勉强看上去好了一些,但是毕竟不合身,走路的时候得多加小心才能维持裙子的状态。徐晰染本来就不太会穿着高跟鞋走路,这下更是全身僵硬、高度紧张,生怕自己在那么多人面前出丑。

于是最后,古裕给她的评价是:“矮矮小小的一个,穿着不合身的大号西服,过于中规中矩地走到台上,最后还抢了学生会主席的风头与教育部长握了手。”

“啊?不会吧,”徐晰染忍不住懊恼,“我当时看到教育部长和蔼地对我笑着伸出手,所以我就……”

“所以你没看到你旁边的学生会长也满面笑容地伸出手,在半空中尴尬地停顿了几秒后,才维持着礼貌的笑容又把手收回去了。”

完了完了,徐晰染暗叫不好,这下该不会把学生会长给得罪了吧……


其实徐晰染她们上台送画的环节才持续了两分钟左右,三个女生却穿着高跟鞋站了四个多小时,最后三个人互相扶持着有些七歪八扭地去吃Buffet,却还要极力维持着学校形象,又调侃着得多吃一些才划得来,倒是自己被自己逗笑了。


第二天一早,徐晰染下楼吃早饭的时候,接到了古裕的电话,说吴门书院有同学感冒了,想借一些消炎药。因为有来宾,翰文宿舍餐厅这几天的早餐都格外美味。徐晰染才吃了几口,不免有些惋惜,然而还是同学比较重要,她连忙回房间拿了自己的几种药匆匆赶过去,几个人正聚在房间里谈论新加坡的怪天气,前一秒艳阳高照,下一刻就大雨倾盆。

“这个活动也够疯狂的,上午在礼堂衣冠楚楚地展开论坛会,中规中矩。像模像样做绅士;下午聚集在操场玩各种可怕的拓展游戏,大喊大叫。摇身一变成疯子。”古裕在一旁总结。

“嗯,这里的游戏都蛮豁得出去的。”徐晰染回忆起自己开学之初和班级同学一起经历过的破冰游戏,和前几天看到学生会的领袖们在操场上大声喊着口号、试验各类游戏的场景,觉得这与在国内所经历的活动确实很不一样。不过学生会的众人好像也挺不容易,听说为了准备这个活动不仅耽误了很多课业,每天还只能睡三四个小时,还得彩排那么多遍,想想都辛苦。而且,要让她站在大太阳底下带领着那么多人一起大声喊口号什么的,她真是做不到。

觉得自己无法胜任这类“疯狂任务”的徐晰染此时绝对想不到,以后她自己又会经历什么。


陆燮听说古裕又来新加坡了,也很开心,说要请他们一起去市中心吃有名的辣椒螃蟹。古裕的日程排得很满,所以这天下午他好不容易有了半天空闲,徐晰染也刚好下了课,他们便匆匆赶去与陆燮见了面。

用徐晰染的话来说,这是一次“里程碑式的会晤”,因为朗轩中学贻乐班的三个小伙伴居然能因为不同的原因分别来到异国、并且再次坐在一起吃饭聊天,实在是很奇妙的事情。他们聊了很多,也说起上一次陆燮托古裕给吴璃送礼物事情,徐晰染作为一个局外人,听得这其中的纠结故事,也是唏嘘不已。

吃完饭,大家各自还有任务,便只能合影留念,然后告别了。


说来也很惭愧,自从当选了副主席兼书画社社长,在社团活动时间里徐晰染却因为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已经连续好几次没有安安分分地跟着大家一起参加正常活动了。她最多只能匆匆赶去练习室里看看,向老师请了假,如果有什么事情便安排给相应负责人,然后再急急忙忙跑去Auditorium排练、或者参加比赛、或者陪同游览。好不容易等事情都忙完了,她回到书画社准备安心练习的时候,又遇上了来参加AYLC的同学们的社团交流时间。当古裕带着木子飞走进书画社的时候,徐晰染才知道木子飞竟然是吴门书院的书画社社长。他们在老师的怂恿下写了作品互相交换,还煞有介事地合了影,美其名曰“两校书画社友好交流”。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1)


一个多星期之后,翰文中学的第一届AYLC也算是圆满地结束了,大家要面对不可避免的别离,徐晰染伤感之下,给古裕写了信,又给两人曾经的同学木缘欣也写了一封让他代为转交。听说贻乐班不久之后就有一次同学聚会,她还写了一份大贺卡让古裕一并带去,同时再更新一下通讯录。当她将东西和礼物都递给古裕、正式道别了之后,回到宿舍又看到最近国内发生天灾的新闻报道,忍不住更加失落起来。


“凭栏袖拂杨花雪……”山又斜,溪又遮,人去也。这是徐晰染从最近看的元曲中摘录的一句。她将前半句发在了自己网上的心情状态栏里,特意只发了半句,显得比较含蓄。木缘欣和晰染妈妈却还是很快就察觉了她的情绪,又分别和她聊了聊。不愧是和她十分亲近的人,徐晰染感动的同时,又振作起来,赶紧把前几天落下的作业补完了。

最近的英语课上又有分组的小课题做,徐晰染和两个女生选了关于新加坡大众美食的话题,于是双休日的时候她们就以“为课题研究搜集资料”为由出门搜罗小吃,徐晰染还在当地同学的带领下去了不少藏在街头巷尾的小店,领略了一番。

可惜,之后老师又要求大家除了写报告,还要做一个视频,此时另外两个女生却在写完自己的稿子后就失去了联系。眼看着第二天就要交作业,最后徐晰染好不容易联系上了她们,催着她们交了录音之后,只能自己埋头苦干了。

没办法,她们二位一个在参加亲戚的婚礼抽不开身、一个要忙着照顾弟弟实在没有时间,还有谁比孤身一人在坡上没有什么繁务的徐晰染更合适来做这个视频呢?

徐晰染咬咬牙,上网自学了一会儿,打开系统自带的简易视频软件,一边摸索着一边熬夜做出了她的第一支视频作品。

第二天老师就让各组将视频呈现出来,还偏巧第一个就抽到了她们组,所幸效果还不错。因为在片尾的相关信息中她顺手在字幕上打了个表情符号,大家一眼就看出来,纷纷说:“That’s obviously Xiran’s style!”

诶?看来自己在班上也有些特色被大家熟识了嘛。徐晰染忍不住有点小欣慰。


最近的体育课上,老师又开始教中三年级的同学们Floorball。和之前的Frisbee、Rugby等一样,徐晰染又是第一次尝试这个新鲜的运动项目,同班同学们大部分都已经是熟门熟路,轻易就上了手。经历了那么多凶险刺激的对垒,徐晰染也终于从这种手执一杆在地板上击球的运动中找到了一些感觉,以为玩起来总算可以相对温柔一点了。殊不知,当她后来目睹了激烈的两班对垒,才明白此时的自己还是想得太天真。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1)


送走了AYLC的参与者,翰文宿舍平平静静地过了一阵子。

徐晰染这阵子也略微闲了些,于是她又开始习惯性地胡思乱想了。

起因,源于曾经和她一起学素描的好友赵乐颜最近对她说的一句话:“哎好羡慕你们啊!感觉你们的校园生活才叫生活!我们在学校里简直是没有生活!”

徐晰染和赵乐颜聊了聊,随后她一个人坐在电脑屏幕前,思维忍不住发散起来。


自己现在的生活,就算是“很有生活”了吗?

有活动的时候轰轰烈烈,没有的时候却又总是会让人产生一些空荡荡的不实感。

表象阳光灿烂,实则不过尔尔。

不过,她想,没有谁的生活是一直歌舞升平、热烈嘈杂的。总需要有平平淡淡却真实安逸的岁月作基调、或者是调剂。

然而对于这样色彩斑斓的日子,大家总是不可自抑地向往吧。就如同她也憧憬国内高中间那种踏实温暖、随和自然的关系和大家一起拼搏、欢笑打闹的日子。

所不同的是,这希求之中还因着一份亲切感,那种对旧时光的缅怀和延续,那种扑面而来的熟悉与会心一笑,是全然不同于对未知的、且截然不同的事物的新鲜感和好奇心的。


徐晰染终于停止自己的“内心碎碎念”是在一个多星期后。因为,翰文宿舍又要开始策划一个新的活动了。这是个叫做End of Year (EOY) Dinner的正装晚会。

这天,郑飞鸢忽然找上门来,告诉了徐晰染一个打算。




[译:女士们先生们,请注意。这栋楼的火灾警报被触发了。我们正在探查相关情况。请保持冷静并在喇叭附近等待进一步通知。谢谢。女士们先生们……(循环播放)]

[译:请注意,这是一个错误警报。这是一个错误警报。]

[译:那显然是晰染的风格!]

地板球,又称为福乐球、富乐球

学年末晚会,简称EOY晚会。EOY指的是一个学年末尾的考试阶段。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1)


本文首发新加坡中國学者学生聯合会<北纬1°>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盗版必究。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1)

作者简介

依执,90后的江南小女子。

热爱写写画画、吃吃喝喝、

以及一切美好的事物。


(微博@依执0-0   欢迎交流提出意见/建议~)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21)


(P.S. 本文更新频率不出意外则为每天一章,由公众号推送。点击进入公众号-查看历史消息,可以阅读过往章节。若是喜欢的话,欢迎点赞、分享哦~谢谢支持!)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新加坡中國学者学生聯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