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16)


星光点染的岁月

文/依执


十五岁少女的狮城留学之旅

新加坡学习生活百科小指南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16)

简介


作者依执以自己十五岁起的七年经历为原型,讲述了一个少女留学新加坡的故事,从初到异国他乡的种种烦恼、趣事、挫折中一步步适应、锻炼、感悟,不断成长。全文21万字,带着读者随主角一起学习、探索、勇往直前,同时也能领略新加坡这座花园城市的人文风貌,妙趣横生、引人思考。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16)


给你个机会出国念中学?先去面试试试呗!

还是由新加坡教育部全额资助?那敢情好啊!

什么?去了要先重读一年初三?好吧,也认了……

一月份才开学?那不是要比在国内晚两年上大学吗?


既然合约都签了……不管了,出发!

——有的时候,有些事情,去做了才会知道。

——比想象中的要复杂,却也比想象中温暖。



16

 自助野餐

下一个安排就是回国了!


翰文中学的新校舍建在新加坡的西端,旁边就是一片工业区。虽然时常会有神奇的味道飘过来(据说是附近巧克力/饼干工厂的气味),又时常有飞机在头顶上呼啸而过(因为不远处就是国界,领空的边缘),但是他们所处的位置交通还是很便利的。不仅在学校正门和宿舍侧门外都有公交车站,十几分钟步程内还有地铁站和大商场。

然而毕竟是在国家的一角,徐晰染他们要去市中心总是路途比较远的。尤其是像植物园这种,此时还没有地铁可以直达。


“我知道一辆公交车可以坐到离植物园比较近的地方,咱们别坐地铁了。”刘薇冰这样说着,带另外三位小伙伴走到学校正门口对面的公交站。

来的是双层车,四个人欢快地上了车,来到车上层。

“上次你们坐地铁去不方便吗?”从未去过植物园的魏茹乔问。

“是啊,到了市中心那块还要走好长一段路呢。”

“那天下过雨,我还滑了一跤,印象特别深刻。”秦音洛记忆犹新。

“不过这辆车也得坐蛮久的,有三十几站。”刘薇冰补充道。

“没事,正好看看风景聊聊天嘛。”


经历了四五十分钟的车程,她们到达植物园门口时已经快十一点了,魏茹乔适时地从包里拿出了一扎饮料分发给大家。

“哇,乔乔,你包里居然背了这么重的饮料,怎么不早点拿出来我们帮你分担一点。”

“没事,其他东西都轻得很。”魏茹乔指指自己的背包:“还有呢,我给每人准备了两盒饮料,觉得这种包装带出来边走边喝特别好。”

“乔乔好贴心!”大家正好都有些口渴,又想着帮魏茹乔减轻负担,纷纷接过饮料畅快地喝着。


在园内逛了一阵子,她们终于找到了合适的野餐地点。徐晰染连忙拿出浅浅学姐赞助的桌布来铺上。一瞬间她忽然又想起了自己初中时代的春秋游,才感怀起来,便听得刘薇冰赞叹:“哇,准备得好充分!”

“昨天晚上浅浅学姐听说我们要去野餐也表示很兴奋,她说这是他们上一次野餐剩下的,就都送给我们了呢。”徐晰染一边铺桌布一边解释。

“学姐人真好。”魏茹乔和秦音洛也十分感激。桌布很大,几个人都坐在了上面,开始将自己带的食物往上摆。秦音洛居然还带了一个野餐篮,惹得大家一致表示“有情调”。


“来来,尝尝我们准备的秘密武器!”秦音洛和刘薇冰各自拿出了一个保鲜盒,另外两人探头看去,盒子里被精心剥了皮、切成小块的各色水果色泽鲜艳诱人,一旁还有些牙签。

“好用心啊!”徐晰染惊喜极了。

四个女生都带了很多好吃的,又有充足的湿巾、餐巾纸,秦音洛还用保温瓶装了一壶乌龙茶,徐晰染又刚好有便携式纸杯和纸盘,大家快乐地分享着美食、聊着天,在新加坡第一个学期结尾阶段难得的空闲日子里,享受着明媚的阳光、满地的青草香,和毫无负担的轻松快乐。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16)


除了美食,徐晰染也准备了迷你双面棋盘,刘薇冰则带来了扑克牌,几个人悠然自在地坐在草地上,吃吃玩玩聊聊天,度过了一段美妙的野餐时光。收拾干净后,她们又在园内逛了逛,才意犹未尽地离开了植物园。

来时满满的背包已经空了,几个人索性在市中心地铁站的商场又逛了逛,吃了晚餐才回房间。这一天,虽然走了很多路,很累,大家却特别开心。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16)


周一早上,徐晰染穿戴整齐后,早早地来到了主席台前。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她还是忍不住有些紧张。

站在主席台前负责喊口号、升国旗的制服团员和负责主持升旗仪式、宣读Announcements的学生会成员们也陆陆续续到了,一位学生会负责人走过来向她确认了上台时间,她便在主席台下方面向操场上的全校同学站好,与大家一起进行升旗仪式。马来语的新加坡国歌声响起,当地的同学们跟着吟唱,他们这些留学生则行注目礼。因为Shelly曾经饶有兴致地在宿舍里学着哼唱了两天的当地国歌,徐晰染有些被“洗脑”,居然也在不知不觉间将歌词记了个大概。

不过,她跨不过自己心里的那道坎,倒是从来没唱过这边的国歌。有时候听见班上同学还有Shelly唱起一句中国国歌,她也会莫名地自豪,并且给他们解释一下歌曲的创作背景和内容含义。


“Next, we have a prize presentation from the CLDDS.”

方才那位学生会负责人说完这句话退到旁边,在一旁待命的徐晰染便上前一步,凑近了话筒开口:“尊敬的校长、副校长、各位老师和同学们,大家好。我校中文学会书画社……”


其实稿子是她自己写的,又读了很多遍,早已滚瓜烂熟,她原本是想脱稿看着大家说的。但是由于紧张,她的目光一触即全校三千多位师生,手就开始抖。所以她只能把视线集中在稿子上,稳住声音,好在讲得还算顺利。颁完奖再说画展宣传的时候她便放开了一些,最后一句宣传语总算是面对着大家镇定自若地说完了。


晨会一散,徐晰染就跑回了班级,一路上碰到几个朋友和老师都说她表现得不错,到了3G班上居然还有不少人为她献上了掌声。

“Xiran,great presentation!”

“Your voice quite nice leh!”

在同学们的鼓励和支持声中,徐晰染不好意思地笑笑,一一谢过去。


今天开始是中三的“课外拓展”系列课程,各班的同学分组玩了半天类似“大富翁”的游戏,又在老师的带领下用扑克牌模拟股市交易,无奈徐晰染每次不是卖便宜了就是买贵了,似乎在这方面非常不得要领。

两天的经商课程结束后,又来了一批教官,带着各班在教室里玩了很多培养团队合作精神的小游戏。

这一周的最后一天是全年级的班级竞赛,其实与前不久才结束的运动会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最后并没有设立奖项。

然而这一次的比赛却比往常徐晰染经历过的都要激烈。


不知为何,一开始的气氛就很剑拔弩张。等到决赛时,徐晰染和秦音洛各自所在的班级成了对手,大概是上一回运动会没有战痛快,这一次对方更加斗志昂扬,还带着一股子狠劲。徐晰染他们班自然不愿被欺负,于是双方都卯足了劲,场外的同学们嗓子都喊哑了,场上的球被砸得一次比一次高,还有负伤的、气哭的、急红了眼的……徐晰染和秦音洛事后表示都有些被刘砾和何森的疯狂吓到了,回到宿舍,顾子霏甚至还与左青风在网上为了各自的班级辩论了一番。

没有硝烟的战争,让徐晰染明白了,原来更容易培养团结精神的,除了共陷险境,大概还有一种情形,是同仇敌忾吧。


这场激烈竞争的落幕,也代表着徐晰染他们在翰文中学中三上半年的学习生涯正式告一段落了,除了还有一场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一次社团活动,徐晰染的下一个安排就是回国了!


因此,接下来的空闲日子,徐晰染做得最频繁的事情就是——买礼物!

先与陆燮一起为他们曾经在朗轩的老师和同学们买了不少礼物,又和秦音洛边逛大街小巷、边买了许多各自带回家与父母朋友分享的当地特色和美味。虽然刘薇冰和魏茹乔不回国,她们也陪徐晰染逛了好几趟超市和商场。徐晰染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那么多亲朋好友,兴奋得根本停不下来,很快就把一个二十八寸的大箱子都给装满了。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16)


转眼进入了六月。

徐晰染一直对六月有一种很特别的情感。虽然六月有中考、高考,有火辣辣的太阳,夹杂的别离的伤感。但是,她依旧喜欢,喜欢冰激凌在嘴里甜丝丝地化开,喜欢六月雪这种小花不起眼但纯净的星星点点。而且,她的生日也在六月。


不知不觉,他们都已经来到新加坡半年有余了。

这个字眼,也从一个陌生的国家名,变成了如今他们口中亲切的“小坡”、“坡坡”、“小岛”、“坡岛”等等众多昵称。

想起当初,木缘欣提到“中考毕业后有来翰文就读的机会”时,徐晰染信誓旦旦的否决犹在耳畔;朗轩中学第一次打电话来通知她这个机会时,她还坚守着初衷,很快就和父母一致决定了不去。然而世事难料,生活突然来了个大逆转,不到一年,徐晰染却已经告别了那些曾经,开启了在坡岛生活的崭新航线。用如今的话来说,这便是活生生的“打脸”。还好,曾经亲耳听过她表态的木缘欣,如今也没有嫌弃,而是表示了理解。


但是细想起来,这其中到底是在哪一步发生的转折呢?徐晰染心下一片迷茫。

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很奇妙。


但是,现在已经不是思考这种问题的时候了。既然来了,日后的路还是要好好走的。


每天断断续续整理回国的行李之余,徐晰染和魏茹乔也会到学校体育馆去自娱自乐地运动上一阵子。假期里很多社团也是每周都有活动,她们便挑了人少的时候,带上篮球和羽毛球拍玩得不亦乐乎。魏茹乔和刘薇冰因为不回国,还提前给徐晰染买了小蛋糕,“野餐小分队”的四个女生于一个晚上在厨房外露台的小桌子前办了一个小小的聚会。大家又准备了丰富的水果、零食、饮料,分享了蛋糕和许多鬼故事,别有一番风味。


在回家之前,学校还给徐晰染她们这届SM1安排了一堂表演课。他们也都有些习惯了校方时不时别出心裁、千奇百怪的课外活动,所以都高高兴兴地抛下害羞参与其中。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16)


这天之后,徐晰染、刘砾、范优等一行六人便结伴去了机场。秦音洛、左青风、吴曦恬等因为各自社团还有表演,所以都买了晚一天的机票。刘薇冰和魏茹乔的父母也已抵达新加坡。在大家羡慕的眼神中,六个最先回国的小伙伴兴奋异常地坐着何森提前订好的机场出租车,一路讨论着各自回国要做的事情。

“世博会看个一两天的,大吃大喝,再见见朋友,回家享受享受呗!”刘砾心情大好。

徐晰染也表示:“我都列好一个计划表了!”

“对的对的,前两天我妈让我把想吃的菜都写下来发给她了。”范优也激动不已。

“我还打算和爸妈出去玩两天呢。”蓝雨杉想到接下来的行程,眼中充满笑意。

万青骅道出了大家的感叹:“哇,这么短的时间你们还出去玩啊!佩服佩服。”

“哎呀,不好,我好像有点晕车了……”

“我也是……”

原本也有些不舒服的徐晰染听到范优和刘砾这么一说,倒是颇有些同病相怜,原来不是她一个人的问题。不过,因着大家欢欣雀跃的心情,晕车什么的,那都不是事儿!




[译:接下来中文学会(CLDDS是中文学会的简称)有一个颁奖仪式。]

[译:晰染,表现很棒!]

[译:你的声音很好听叻!(注:这一句是典型的Singlish化口语,非正统英语)]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16)


本文首发新加坡中國学者学生聯合会<北纬1°>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盗版必究。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16)

作者简介

依执,90后的江南小女子。

热爱写写画画、吃吃喝喝、

以及一切美好的事物。


(微博@依执0-0   欢迎交流提出意见/建议~)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16)


(喜欢的话,欢迎点赞、分享哦~谢谢支持!)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新加坡中國学者学生聯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