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12)


星光点染的岁月

文/依执


十五岁少女的狮城留学之旅

新加坡学习生活百科小指南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12)

简介


作者依执以自己十五岁起的七年经历为原型,讲述了一个少女留学新加坡的故事,从初到异国他乡的种种烦恼、趣事、挫折中一步步适应、锻炼、感悟,不断成长。全文21万字,带着读者随主角一起学习、探索、勇往直前,同时也能领略新加坡这座花园城市的人文风貌,妙趣横生、引人思考。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12)


给你个机会出国念中学?先去面试试试呗!

还是由新加坡教育部全额资助?那敢情好啊!

什么?去了要先重读一年初三?好吧,也认了……

一月份才开学?那不是要比在国内晚两年上大学吗?


既然合约都签了……不管了,出发!

——有的时候,有些事情,去做了才会知道。

——比想象中的要复杂,却也比想象中温暖。



12

 泰国室友

一气之下卷铺盖


“快快快,那两句话什么来的?”

“‘无风不起浪,事出必有因’、‘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Oh ya hor.”

每次华文作文测验之前,这样的情形都会在教室里上演。徐晰染忍俊不禁。也不知为何,班上的同学就是特别喜欢这两句“万能金句”,非要在作文里想方设法地写上,而老师似乎也挺欣赏。


华文测验之后是地理课。徐晰染他们的地理老师暂时是实习身份,不过他因为为人幽默又大方,很受3G班的欢迎。这次徐晰染地理作业成了女生中的最高分,居然还收到了老师送的一盒小饼干。

转眼他的实习期满要离开了,大家都相当舍不得,最后一节课他带了一大包饼干给大家分组做游戏,可惜这一回徐晰染他们小组因为反应最慢,成了唯一没有吃到饼干的。不过下课后老师请他们全班喝饮料,Ling Li又拿了她的饼干来和徐晰染分享,她也觉得十分满足。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12)


马上就是International Friendship Day了,翰文宿舍要办一个Formal Dinner,徐晰染他们来新加坡前就听说会有这样的活动,所以还按照要求带了正装服,此时隐隐都有些期待。

不过在这之前,她还有一个与国际友人的小矛盾需要解决。


Shelly有个习惯,几乎每天凌晨的时候都要和家里打电话,而且一打就是一两个小时。徐晰染虽然听不懂,但是从语气上推测,Shelly每次都很激动,甚至有时候说着说着还会哭起来。

然而凌晨时分,徐晰染基本已经躺在床上了。如果她没有在Shelly拨通电话之前进入深度睡眠,那么她就会被迫听上很长一段时间情绪不稳定的泰语。

Shelly一开始就表示过自己的作息时间比较不规律,晚上也睡得比较晚;又因为他们外校的同学住在翰文宿舍,每天都要早起赶校车,Shelly还得比徐晰染提前将近一个小时起床。徐晰染也明白室友之间要互相理解,但是当她忙完了一天的事情躺下来,睡眠质量得不到保证,嘴里长出一个大溃疡,辗转反侧了好多天之后,她实在有些受不了了。

这天晚上,当Shelly正在自己的桌前说到激动处、还伴着手舞足蹈时,徐晰染突然从床上坐起来,叫她的名字:“Shelly?”

Shelly转过头来一脸疑惑。

“Excuse me, can you please lower your volume? I can’t sleep.”

 “Oh…Sorry.”Shelly一怔,立刻露出了抱歉的神情,将大灯关了,随后声音也放轻了些,又和电话那头的家人说起话来。

徐晰染总隐隐约约觉得她和家人提到了自己,有些不自在。而且虽然放低了音量又关了灯,还是会有连绵不断的交谈声传入她的耳朵,带来一股烦躁之气。她努力回想着自己有时在班级里一片喧哗嘈杂中也能睡得安稳的感觉,想强迫自己忽略声音,进入睡眠。但是说来也奇怪,仿佛在大吵大闹或者音乐中倒是能睡得着,平时的灯光甚至电影电视剧外放她也可以忍受,倒是在单薄的话语和交谈中,哪怕声音再轻,她还是不堪其扰。徐晰染将头蒙到被子里,抱着小淑,憋着一点委屈,想念着家里安逸的床,也不知到什么时候才睡了过去。


第二天放学后归来,徐晰染在她的桌上发现了一个大大的信封。原以为是木缘欣或是陶允乐回信了,谁好心帮她从宿舍办公室捎过来的,拆开了才发现是Shelly写的。

Shelly表示了抱歉,又向她申请自己晚上的开灯和打电话行为。信中说,泰国和新加坡有一个小时的时差,因为父母很忙,Shelly只有凌晨才能与家里打时间比较长的电话。

徐晰染也理解Shelly的情况,自己也是经常要和父母视频的。她想,就让Shelly打电话吧,自己再想想其他办法。


于是这天晚上,徐晰染征得房间正主同意后,给Shelly发了个短信,就抱着东西搬去了魏茹乔的房间打地铺。虽然翰文宿舍的房间不是很大,但在挨着两边墙的两张单人床之间再放下两张床铺还是绰绰有余的。她将魏茹乔床边的地擦干净后,把自己几乎所有能铺在地上的毯子垫子都一层层摆好了躺上去,还挺软的。

魏茹乔的室友Natcha也睡得比较晚,而且平时几乎不在房间里,徐晰染打过招呼之后,一直到睡着以前都没有再见到她。

这个晚上,大家都睡得还算安稳。


隔天放学后,徐晰染才看到Shelly给自己发了将近二十条短信,大意是Natcha早上碰到Shelly,两人聊起了自己,Shelly觉得这样影响不好。徐晰染也知道自己是在耍小性子,毕竟这不是长久之计,更不能一直给魏茹乔她们添麻烦。她也算是任性了一天,此时还是乖乖回了Shelly的消息,随后便卷铺盖搬回了自己的房间,将昨天铺在地上的两层床单和毯子拿去送洗,再拿出一套干净的床单重新铺了床。

而从这天晚上起,Shelly也有所改变。她隔三差五就会在凌晨时分消失,徐晰染有一次忙到半夜去厨房倒水时才发现她现在转移了打电话的阵地,坐在厨房里关了门和父母聊得正欢。

对于Shelly的让步,徐晰染其实也有些不好意思。大半夜的她不回自己的房间却在厨房里一坐就是一个多小时,就为了让徐晰染有个安静的睡眠环境,这份体谅难能可贵。只不过,这样会不会影响到其他人呢?


后来徐晰染才了解到,她和魏茹乔几乎是整个宿舍里睡得最早的。虽然新加坡的商场到晚上九点半、十点左右都陆陆续续关门了,他们宿舍楼却常常是灯火通明。即使一开始老师给他们宣布过每晚十一点半是翰文宿舍的熄灯时间,但有时候徐晰染忙到凌晨一点多走出房间还发现几乎整层都亮着灯,隔壁的学姐们、顾子霏她们似乎都是到了晚上精神更好,反倒是白天下了课会先回宿舍睡上一会儿。


最后,矛盾在Shelly降低了打电话频率、并且一半时间都到厨房去打电话、双休日的白天集中打更长时间的电话三个举措一并实施之下化解了。虽然不打电话的时候Shelly常常会外放电影,却买了小台灯,每次都在徐晰染睡觉时主动把大灯关了。

徐晰染也慢慢习惯了在泰语电影中入睡,甚至有些片头片尾曲都耳熟能详了,还觉得挺好听的。


有一次睡前,她兴致比较高地走近观望过一眼,Shelly还邀请她一起看,只不过那时候播的恰好是一个讲述还魂的故事,徐晰染没有勇气看完。

Shelly倒是一边解释着一边展示给她看:“Actually I am doing this (movie edit) for some money.”

徐晰染看到她的电脑上果然开着一个软件,下面有很多一段一段的镜头,怪不得有时候能听到她不停地重播某些部分。原来Shelly还有这样令人意想不到的技能,徐晰染不禁对她有些刮目相看。


也许真是应了那句“不打不相识”,两个人自电话风波之后,交流渐渐多起来。Shelly的妈妈来宿舍看女儿也挺频繁的,这回又带来了两个箱子。徐晰染有一天半开玩笑地感叹Shelly这宿舍里已经摆了十三个箱子,堪称名副其实的“箱子王”了,Shelly倒是大方分享起她每个箱子的用途,其中有两个箱子都装了小说。于是接下来的日子,徐晰染从中文小说渐渐开始转向阅读Shelly给她推荐的英文小说。

两个人的阅读偏好倒是有些重合的地方,几本Shelly推荐的小说徐晰染都读得津津有味,完全不似曾经自己买过的书那样枯燥,她甚至有时候整个下午都捧着书在看。一开始还时不时停下来查查生词,后来读到兴头上便不会顾着那些了,一口气看过去,居然还能摘录些好词佳句在她的“拾贝集”上。

徐晰染本身也对语言有些兴趣,时不时还会和Shelly互相教对方一些中泰常用语翻译。Shelly自己也学过一些德语,所以便一起连带着教了。和室友的关系变得更友好后,宿舍生活也更温暖而有趣了。


说起来,徐晰染在3G班那位叫Liang Jun的同学也有一半泰国血统呢。听同学说Liang Jun家在泰国似乎富甲一方,别墅的门前有个大喷泉,他自己的名下还有一家医院……当然了,这些都是班上的传言,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想起自己一开始被大家无中生有地八卦,以至于一直到现在还会有人来问她是不是和范优“在一起”,徐晰染只能把传言当成闲话听听,一笑而过。


此时的徐晰染不知道,日后自己和Liang Jun倒是会有更多接触的。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12)


接下来一段时间稍微空闲些,她便研发出了不少米豆粥汤来。有一次在厨房切红薯时,恰好碰见刘砾也在对面男生宿舍楼的厨房里忙活,刘砾也看到了她,还隔着窗户大声问了句:“在做什么呢?”

“在煮绿豆山芋汤!”

“啊?”

“绿豆、山芋。”

“哦、哦!”

“你呢?”

“啊?”

两人其实也听不太真切对方,不过这样隔空对话也很有意思。


事后徐晰染听说,刘砾那天在厨房里折腾了好久,是在自己研发鸡蛋饼,为泡面加餐。她摇摇头,泡面这种食物,她觉得还是少吃一些为妙。虽然听说新加坡的泡面还挺有名的,也有不少“健康版本”,但是相比之下她还是更愿意多费些工夫自己煮鸡蛋面、荞麦面或者意大利面。

这一点上,董芸和她想法是一致的。因此,两个女孩子也时不时会聚在一起,研究开发新的营养菜谱,不亦乐乎。


沟通技巧、生活技能等等,就这样在留学的点滴生活中,慢慢得到了锻炼。




[1] [译:哦对哦。(新加坡常用的、表示肯定的语气词)]

[2] 国际友谊日

[3] 正装晚会

[4] [译:不好意思,你能不能放低一些音量?我睡不着。]

[5] [译:其实我正在做这个(电影剪辑)赚钱。]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12)


本文首发新加坡中國学者学生聯合会<北纬1°>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盗版必究。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12)

作者简介

依执,90后的江南小女子。

热爱写写画画、吃吃喝喝、

以及一切美好的事物。


(微博@依执0-0   欢迎交流提出意见/建议~)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12)


(喜欢的话,欢迎点赞、分享哦~谢谢支持!)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新加坡中國学者学生聯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