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10)


星光点染的岁月

文/依执


十五岁少女的狮城留学之旅

新加坡学习生活百科小指南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10)

简介


作者依执以自己十五岁起的七年经历为原型,讲述了一个少女留学新加坡的故事,从初到异国他乡的种种烦恼、趣事、挫折中一步步适应、锻炼、感悟,不断成长。全文21万字,带着读者随主角一起学习、探索、勇往直前,同时也能领略新加坡这座花园城市的人文风貌,妙趣横生、引人思考。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10)


给你个机会出国念中学?先去面试试试呗!

还是由新加坡教育部全额资助?那敢情好啊!

什么?去了要先重读一年初三?好吧,也认了……

一月份才开学?那不是要比在国内晚两年上大学吗?


既然合约都签了……不管了,出发!

——有的时候,有些事情,去做了才会知道。

——比想象中的要复杂,却也比想象中温暖。



10

 社团日常

首赴全国书法大赛现场


最近书画社周五的活动是篆刻。

徐晰染他们这些低年级的社员从教国画的黄老师那里领了各自的刻刀、砂纸等工具和一块心仪的石头,又查好了自己名字的写法或者闲章的图案样式,学了一些排版、刀法的基本知识后,就开工了。

老师教的方法是直接凿去名字和图案部分的阴刻,徐晰染的舅妈此前也给她定制过一块用这种手法刻的名章,四四方方,印出来是红底白字的模样。因为她的名字笔画多,想着凿去多余部分的阳刻手法倒也不比阴刻费力太多,她便在征得老师的同意后,别出心裁地尝试了稍复杂一些的阳刻。


从没接触过刻章的徐晰染一开始以为这是个比较枯燥的工作。大家按照老师的要求,首先用砂纸加工石头需要被刻印的那一面,使其变得平整,立于桌面时不会轻易晃动。可是大家打磨来、打磨去,始终无法得到平整的底面,倒是一个个的耐心都快要被打磨掉了。大概是万事开头难吧,当大家好不容易完成初步打磨工作后,将自己的名字设计排版、反着写到石头底部又成了一个费时费心的挑战。徐晰染按照字形规划了一下,决定不写第四个字“印”,而是将最后一个字“染”拉长,然而被压扁的“徐”、“晰”二字都是笔画很多的,她好不容易写完了,刻的时候更加痛苦,稍不小心就会把其中一个笔画给刻没了。


每次社团活动时间都有三个小时,徐晰染自知动作慢,时常在老师宣布下课后还坚守在活动室里与一方小小的名章较劲。高年级的学长学姐们此时也收了书法和国画的用具,路过她身边纷纷停下脚步,与她聊上几句,有的还会陪她坐上一会儿,给她传授一点经验。

大家足足忙活了三四节课才把名章刻好,排着队将自己的作品拿给老师验收,如果凿出的笔画不够深不够粗壮有力,老师还会帮着加工几刀。徐晰染这边因为是阳刻,倒是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不过老师还是拿起刀子在石头边缘敲敲打打了一番,营造出一种参差不齐的破损感。

徐晰染看着这个步骤有些心疼,黄老师却一边敲击一边不住地点头道:“这样才更有韵味。”

“哦,明白了……”她强迫自己接受了这种说法,再看向印章时,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倒也能看出几分感觉来了。


刻完了主要的底面印,他们还在老师的要求下在石头的侧面刻上了名字、年份等边款。至此,一枚自己亲手雕刻的印章终于完成了。作为新手,大家也都特别有成就感。看着宣纸上红白分明、粗细匀称的成品效果,徐晰染忍不住自豪地将她身边的笔记本、Notes上都盖了印,沾沾自喜。


徐晰染这边书画社的活动如火如荼,秦音洛、魏茹乔、刘砾等的社团也是各自精彩。乐队的排练紧锣密鼓、戏剧社的内容新奇有趣、篮球社每每挥汗如雨,还有各类制服团体在操场上列队、走正步、喊口号的声音交错着,每到社团活动时翰文校园里都是一片朝气蓬勃的氛围,徐晰染他们也渐渐习惯了在各类管弦乐练习曲、口号声、脚步声和击球声的大交响中习字练画,别有一番风味。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10)

【社团的书法指导老师在批改作业呢~】

又过了不久,徐晰染、赵烟容等人被莫名其妙地拉入了一个数学竞赛班。从此在没有社团活动的下午他们又多出一节课来。教课的是一个高高瘦瘦、很斯文的数学老师。他们所在的班属于Secondary Section,是中三中四的同学一起上的。徐晰染发现,有一个特别厉害的学长叫徐暮,往往大家冥思苦想而未果的时候,数学老师就会用一种淡然的语气告诉大家:“Xu Mu will know.”又或是:“Xu Mu has a better method. ”

赵烟容在数学上的思维能力也比较强,往往十题里能做出七八题来,至于徐晰染这种天资既不聪颖也不愚钝的,能做出五六题已经感到欣慰了。反正也没什么事情,这样大家聚在一起训练一下逻辑和思维也不错。


下了竞赛课,大家赶回去还有Bridging Course,来不及吃饭了,嘴馋的徐晰染从冰箱里拿出个馒头来丢进微波炉里热了一会儿便捧着去上课,没想到一不小心定时过头了,她咬开一点,发现内陷已经硬成了石头。在大家的调侃中,徐晰染不好意思地弃了“石头”,事后自己发愤图强,总算研究出了一套自己的“微波炉洒水蒸包子大法”。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10)


终于又到了周末。周六一早,徐晰染第一次随社团的学长学姐们一起出发参加新加坡的一个书法比赛。这里的相关比赛似乎基本上都是“全国”性质的,虽然以前也参加过不少国家级的比赛,但都是绘画类的,所以头一回凭自己那三脚猫的书法水平参加这样规模的比赛,徐晰染的心虚可不止一点半点。

领队的何老师看上去似乎有些严肃,同去的学长凌旭、葛之岩、龙正添、学姐叶悠然、覃芷以及太学姐文依霏倒是一路上和她这位小学妹聊了不少,纷纷给她传授了各种各样的经验。随着大家渐渐熟悉起来,徐晰染也看到了各位学长学姐的另一面:曾经在她印象中有些内向的葛之岩居然是个“全国百事通”,对各地方言、风俗文化都十分了解,侃侃而谈起来,连本地人都自愧不如;文依霏学姐顶着“书法大圣”的霸气光环,自带气场,但内心也住着一位可爱的小小少女;而龙正添、凌旭、叶悠然以及覃芷的互相调侃更是让人忍俊不禁,简直媲美群口相声。性格各异的大家因为加入同一个社团而结缘,相处得格外融洽,对徐晰染也非常照顾,让她一路上收获了大量信息和趣闻,笑得合不拢嘴。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来到比赛场地,徐晰染才发现原来别的学校来的架势才能称得上是“浩浩荡荡”,居然直接租了一辆大巴车载来了三四十位学生,都规规矩矩地穿着校服。不像他们,还是比较活泼随性的。

赛方发了试题和纸,规定了时间,宣布比赛开始后,大家便安静地写起来。左手边坐着胸有成竹的文依霏,右手边坐着有条不紊的覃芷,徐晰染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忍不住自己对学姐们的崇拜之情。前排的凌旭回过头来借墨汁的时候看到她迟迟不动笔,便鼓励了一句,其余学长学姐们也纷纷对她露出了微笑,徐晰染这才犹豫地提起了笔。第一次参加现场比赛,四周也有评委、带队老师在徘徊,她勉力稳着自己的手,笔尖却还是微微发颤,最后写得自己都不忍直视。


比赛结束后有一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何老师带着大家在附近吃了午饭,又赶回去参加颁奖典礼。最终凌旭、覃芷和文依霏都得了奖,优胜奖奖金四十新币,三等奖奖金一百五十新币,何老师笑眯眯地提醒大家奖金要交一半给学校,“收入最高”的文依霏便豪爽地用剩下一半请大家吃了晚饭,凌旭和覃芷则主动分摊了饮料钱,让跟着蹭了饭的大家直呼进书画社进对了,还能跟着享福呢!


翰文中学晨会上的Morning Announcements时常会播报学校社团和个人最近获得的荣誉和奖项。所以第二周周一徐晰染便听到了学长学姐们获奖的消息。看到他们站在主席台前从校长手中接过奖杯,徐晰染也油然生出一分自豪和羡慕之情。什么时候,她也能站上一回主席台呢?


谁知道呢?有时候未来是出乎意料的。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10)


晨会结束后是英语课,3G班的英语老师也是他们的正班主任。她简要评价了他们班同学最近一次的作业情况,最后表示如果有疑问的同学应该及时和老师预约时间单独咨询。徐晰染想了想,便在下个课间拨通了她的办公室电话。


新加坡这里的中学课程安排似乎有些奇怪,以二十分钟为单位,每节课长度不同,短则四十分钟,长达两个小时。一天只有一到两个课间,也和上课一样时间不定,有长有短。这样一来,午饭的时间也就不固定了,大家都是趁着课间去学校食堂买饭吃的。徐晰染常常在早上十点看到食堂人满为患,一问才知有些人吃的是早饭,有些却吃的是午饭。下午三四点也不乏用餐者,当然此时就是午饭或者晚饭了。

对于这样不规律的饮食作息,徐晰染表示很头疼,再问问身边的同学,似乎都习惯了一天两餐到五餐这样数量不等、时间随机的吃饭模式。她有些讶异,他们这样随意的用餐习惯对身体不好,难道父母不担心吗?Ling Li却在一边补充道,他们全家都是晚上九、十点钟吃晚餐的。徐晰染摇了摇头,只能自己找到最接近原本三餐的时间吃饭,尽力保持自己的原则。受她的影响,一群常陪着徐晰染一起吃饭的3G班女生倒是也渐渐改变了一些,至少在中饭这一顿的时间上离正午近了不少。


后来徐晰染发现,不仅是她的同学,连身边的老师们、甚至陆燮他们家都是一样的,而且很多家庭平时也不常做饭,而是在外就餐。要找到餐厅、小贩中心和食阁不是难事,往往许多还有较好的口碑。用餐越是便利,大家越不想自己动手煮饭了。徐晰染想,也许就是这样的互相作用,使得新加坡的餐饮业更加发达了吧。


于是,当班主任下午三点表示她刚吃完午饭的时候,徐晰染已经不惊讶了。她们在图书馆的一角坐下来,徐晰染拿出最近一次测验的卷子向她请教,老师也一一为她分析了解题思路。末了她告诉徐晰染,他们现在不适应这种考试也是情有可原的,不要急,慢慢来,多做做卷子会有进步的。班主任又举了个学长每天一篇作文练笔的例子给她,自认做不到如此“学霸”的徐晰染只能点头笑笑表示甘拜下风。她想,还是先琢磨琢磨,把眼下战绩惨烈的这几份卷子搞清楚吧。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10)


从图书馆出来之后,徐晰染回了宿舍。因为平日里伙食中绿色蔬菜偏少,她最近都自己在超市买些青菜、西兰花之类的炒着吃。有一回浅浅学姐路过时说了一句:“晰染在炒花菜啊。”之后,两个人还在厨房里一边吃菜、一边就不同地区对同一种东西的称呼展开了一次有趣的讨论。

比如徐晰染说:“我们家通常认为,‘西兰花’是绿色的,‘花椰菜’也叫‘花菜’,是浅黄色或者白色的。”

“哦,我们那儿啊才不管颜色呢,不是都长一样儿嘛,还有紫色的呢。反正我们那儿都管它们叫做‘花菜’。”学姐想了想,又举例:“比如我们那儿把所有绿色蔬菜都叫做‘青菜’。”

“啊?我们家那边的话一般‘青菜’就特指那种、那种……”徐晰染想着要怎么描述。

“我知道你说的那个,我们那儿叫‘菜花’。”学姐很了解地接了话。

“这样啊,还真有趣,我们通常把‘菜花’默认为那种,春天田野里一片金灿灿的油菜花呢……”


在两人接下来对于“红薯”、“山芋”、“土豆”、“马铃薯”、“洋山芋”的讨论中,翰文中学迎来了一年一度、为期一周的三月小长假。




[译:徐暮会知道的/徐暮有个更好的解法。]

新加坡中学的期中假期,通常为期一周,加上前后两个双休日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10)


本文首发新加坡中國学者学生聯合会<北纬1°>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盗版必究。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10)

作者简介

依执,90后的江南小女子。

热爱写写画画、吃吃喝喝、

以及一切美好的事物。


(微博@依执0-0   欢迎交流提出意见/建议~)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10)


(喜欢的话,欢迎点赞、分享哦~谢谢支持!)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新加坡中國学者学生聯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