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3)


星光点染的岁月

文/依执


十五岁少女的狮城留学之旅

新加坡学习生活百科小指南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3)

简介


作者依执以自己十五岁起的七年经历为原型,讲述了一个少女留学新加坡的故事,从初到异国他乡的种种烦恼、趣事、挫折中一步步适应、锻炼、感悟,不断成长。全文21万字,带着读者随主角一起学习、探索、勇往直前,同时也能领略新加坡这座花园城市的人文风貌,妙趣横生、引人思考。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3)


给你个机会出国念中学?先去面试试试呗!

还是由新加坡教育部全额资助?那敢情好啊!

什么?去了要先重读一年初三?好吧,也认了……

一月份才开学?那不是要比在国内晚两年上大学吗?


既然合约都签了……不管了,出发!

——有的时候,有些事情,去做了才会知道。

——比想象中的要复杂,却也比想象中温暖。



3

 开学之前

“‘鱼鸡鱼鸡’奈若何!”


又是一个双休日。这天上午,秦音洛、顾子霏同左青风等人相约去附近的泳池游泳。魏茹乔则答应了徐晰染的请求,陪着她去见了晰染妈妈的朋友。小红阿姨和大伟叔叔夫妇已经在新加坡工作好几年了,他们十分亲切地告诉两人,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都可以找他们。虽然曾经与他们并不熟悉,但出门在外让徐晰染和他们的关系一下子亲近了不少,她觉得自己很幸运,在这里又多了一个依靠。


回宿舍的时候天阴沉沉的,很快就是大雨滂沱。也许是因为处在热带地区吧,新加坡的雨好像总是来势汹汹,一点儿也不像徐晰染他们故乡江南的细雨濛濛。徐晰染和魏茹乔庆幸的同时才意识到秦音洛他们还没有回来,原本约好了下午要一起去那个据说十分著名的飞禽公园的计划看来也要泡汤了。因为宿舍食堂中午只开到一点多,她们两人帮忙打包了七份饭,坐在空旷的餐厅里一边聊天一边等人。在这个狂风大雨的午后倒是别有一番意境。

后来秦音洛他们归来时,脸上带着被上午的太阳晒伤的痕迹,衣服却是被雨水淋湿的,魏茹乔在一旁评价道:“这样阴晴不定的天气,也怪任性的。”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3)


一个多月的假期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就要开始筹备入学了。这天,老师通知大家要准备参加一个生物水平考试,达标的才能选修生物课,进入Triple-science班级。学校的确是提前发了几份资料让大家自己看的,然而忙这忙那、得空就出门去玩的徐晰染他们几个也没怎么好好看。

“听说生物课挺难的,选了如果考得不好会拉低自己总成绩。”几个同学这样说着,徐晰染便也有些动摇。她想,不如一开始让自己轻松些,尽快适应这里的教学模式,也可以利用空余时间来提高英语水平。

她思考了两天,又问了问父母,最后告诉小伙伴:“嗯……我也不打算选修生物课了。”同样的还有秦音洛、顾子霏、万青骅他们几个,想着既然都打定了主意不选,便连考试也没去参加。


这样一个选择并没有对错,只是如果现在再让徐晰染选择一回,她便会很犹豫了。因为她发现,很多东西,哪怕有兴趣,如果没有一个外界的环境来督促着学,便很容易缺少开始的动力。所以生物这门课程,她从初中毕业以后就再没有正规而系统地涉足过,也不免是个遗憾了。而那些以为无论如何不会涉足的领域,谁也说不准会不会有需要再去接触的那一天。


徐晰染把她的想法告诉了自己初中时候认识的好朋友木缘欣,两人对对方的生活都很感兴趣,在网上聊了很久。如今木缘欣、陶允乐、李钰等她国内的众多同龄好友都就读于当地最有声望的高中——吴门书院,因为学制学期不同,他们的高一上学期都已经快要接近尾声了。而徐晰染他们这些已经中考过的同学,因为教育部对这个奖学金项目的规定,还得重新上一年初三(在新加坡被称为中三)作为语言和学习模式的过度。(新加坡的教育制度,中学分为两个阶段,中一到中四为初中阶段,中五、中六是高中阶段。大部分学生到了中四需要经过O-Level考试才能进入高中,相当于国内的中考。所幸徐晰染他们去的翰文中学算一所“IP中学”,六年一贯制,可以从初中直升高中。而她的初中同学陆燮虽然通过不同的渠道去了新加坡不同的学校,但也选择了重读中三,于是徐晰染和陆燮又成了同级生。)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3)


由于开学之后整个翰文校园及宿舍都将正式投入使用,现下住在Hall 2三楼的男生们得搬去男生宿舍楼Hall 1,原本只住了五十多位学生的翰文宿舍也进行了一次房间重新分配,徐晰染即将告别她的三位好室友,与顾子霏搬去七楼,分别住在703、705。

“诶,晰染,你的新房间在几楼?”才收到房间分配通知单的魏茹乔从隔壁走过来。

“七楼,我和霏霏被分到七楼去了,你呢?”

“五楼,”魏茹乔闻言有些黯然,看来,不能再和亲切的小伙伴同住一个单元了,“我现在的室友是一位叫Natcha的泰国女生。”

“我也是诶!”徐晰染连忙接话:“我的新室友Shelly好像就是Natcha的朋友吧!”

“那顾子霏呢?”

“她现在还没有分到室友呢,要等新同学入住了才知道吧。”徐晰染这样说着。

两人问了一圈,最后有些惊讶地发现,目前整个翰文宿舍只有她俩是被分到与异国友人同住的。

“哎,好想继续和你们一起住啊,才这么一会儿……”魏茹乔轻声说着。

“是啊,感觉这挺不合理的,而且听说我们的新室友每天要早起半小时到宿舍门口搭班车去上学,作息时间都不一样。也不知道能不能申请换一下房间,让Shelly与Natcha住,这样我们两个就能住一个房间,互相照应起来也方便。”

“可是,听说顾子霏找老师理论了半天,都没有征得同意。”

“唉,好吧……”她们两个最后也只能接受了这个现实。


搬宿舍前,徐晰染突发奇想,因为暂时女生住在六楼、男生住在三楼,她们的房间楼下正对应着的据说就是左青风他们。如果从窗口放一根长线,就可以互相传递消息。秦音洛听了这个想法之后大呼有趣,跃跃欲试,于是她们立刻联系好了左青风,徐晰染找出爸爸放在她行李箱中的一段风筝线,一头系了一只塑料袋,又放上一些文具作为重物,然后几个女生写了打招呼的纸条放进去,徐晰染就站在她的桌子上,将塑料袋从百叶窗的缝隙里塞出去,放线让袋子下落。

新加坡的许多房子窗户都是统一的,没有纱窗,样式有些特别,徐晰染描述出来便是“横向宽百叶玻璃窗”。将窗户开到最大时,玻璃页片间有一掌宽、一臂长的空隙。每层楼的窗户上都有半米宽的檐,徐晰染只能将手臂伸出窗外,费了一番功夫才把塑料袋成功地垂了下去,约好让三楼的男生们看到袋子了便打电话来。此时大家都很兴奋,也没意识到这一番行为会带来哪些潜在影响。还好天色已黑,他们的举动才没有引人注目,得以顺利实施。


一次尝试后,接下来的交流越发顺利,他们讨论决定开学之前要再一起出游一趟,最后定了地点在东海岸。一群人聚集在两个房间里,通过一条挂着塑料袋的绳子来来回回玩了三个小时,才意犹未尽地结束了这次活动。


第二天一早,大家就陆陆续续开始搬迁,徐晰染速度比较慢,当她整理好自己的东西来到新房间时,被横在门口的好几个大箱子吓了一跳,原来Shelly正在房间里抹桌子和床板,说要清洁好了再把东西搬进去。徐晰染便也拿了抹布来把桌子柜子都擦干净了,正准备去拿扫把。“Snowy,”她一回头,看到Shelly已经拿了一把扫把过来问她,“I’m not sure, how do you do this? ”

徐晰染心中微讶,她接过扫把,一边扫一边告诉Shelly:“It’s very simple, just sweep like this. ”


当两个人终于把自己的东西都收拾得差不多了,徐晰染才惊讶地发现Shelly居然有九个大大小小的行李箱。这小小的宿舍怎么能放得下呢?徐晰染没有问她,因为答案已经摆在了眼前:Shelly将一个箱子清空了放到橱顶上,其余的箱子里放满东西,然后就一一列在了桌底下以及床边。


“Wow, you really have so many bags.”收拾好房间以后,两个人就聊了聊。徐晰染忍不住感叹,Shelly真的有好多行李啊。

“Yar,I don’t really use the drawers.I just put stuff in the luggages.”Shelly表示。接着,她又声明了自己不会拖地、讨厌刷马桶、睡得比较晚(凌晨至三点),希望徐晰染多多包涵。

“Oh, by the way, I’m really scared of insects.”Shelly 才说出这句话,徐晰染便接上了:“Me too!”原来,她和自己一样怕虫啊。这下好了,以后房间里出现虫子可怎么办啊……

不过,一番交谈下来,除了一些生活作息习惯上的不同,徐晰染感觉她整体还是不错的。以后慢慢磨合吧,徐晰染对自己说。


正发着呆,被分到九楼的刘薇冰下来找她了:“今天是冬至,Mr. Wee组织了大家在宿舍楼下的餐厅包汤圆和饺子吃。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好啊好啊!”徐晰染连忙换了鞋。

两个人兴冲冲地赶到时,其他学校的几位北方同学已经手脚麻利地将大部分皮馅儿都用完了。一位叫沈丝儿的女生笑着招呼她们尝尝自己的手艺,于是三个人一起坐了下来,刘薇冰和徐晰染厚着脸皮坐享其成,吃起了已经被煮熟的汤圆和饺子。

新加坡虽然是美食天堂,他们大部分时间在宿舍餐厅的伙食还是比较有局限性的,一般的中餐都是煮鸡、炸鱼、烧肉加几根蒜泥或芥末味的白灼蔬菜,或者酱茄子、红烧土豆等等,加上汤、饮料和水果,有时候也有意面、炒饭之类,全凭当日Food Catering做主。用徐晰染的一句话总结,就是“荤菜鱼鸡为主、蔬菜少而味怪。”同学们有时候实在忍不住,还会引经据典调侃上一两句“‘鱼鸡鱼鸡’奈若何!”或者“‘鸡鸡’复‘鸡鸡’。”不过,因为新加坡是个多元种族国家,考虑到宿舍也住了不少拥有宗教信仰的同学,大家也明白这是为了尊重他们的饮食习惯,只是偶尔嘴上这样说说,心里倒是也表示理解。


所以,眼下的冬至汤圆水饺,还是徐晰染到新加坡后第一次吃到家乡的味道。虽然北方与南方口味还有些不同,但此时他们都在国外,自然只要是国内的便就是一家了。

几天后,徐晰染随刘薇冰拜访了她在新加坡的亲戚,蹭了一顿饭。又吃上了牛羊肉和正常的清炒蔬菜,两人直呼:“感动得快哭了”。

这种还没彻底适应当地生活时候的小夸张,现在想来也是极为有趣的。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3)


很快就到了约定好的东海岸之行。最终同行的是徐晰染、顾子霏、刘薇冰、左青风、刘砾以及他们这一届里面年纪最小、据说是个电脑天才的陈斯。因为翰文新校舍处在整个新加坡的最西端,他们几乎将地铁绿线从首站坐到了末站,横跨了整个国家。徐晰染和刘砾因为上午有事晚了一阵子才出发,只有两人一起走又被大家调侃了许久。在目的地集合之后,大家发现有许多自行车、轮滑租赁点,基本上都是六新币两小时,便纷纷租了设备。结果向来只是慢悠悠骑车四处晃的徐晰染发现其余几个人都是飞速骑行的能手,就连租了轮滑的左青风都健步如飞。她只得硬着头皮拼命地踩起踏板来,才得以跟在队伍的末端,堪堪追上几位。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3)

因为奋力骑车追赶,徐晰染也来不及四下欣赏,目光锁定着大部队,发现被大家和她昵称为“陈小斯”的同学骑车好像左摇右晃的,有点危险。才这样想着,队伍最前方的刘砾就喊了一声:“大家注意咯不要骑在陈小斯的后面!”

与此同时,正骑在徐晰染前方不远处的陈斯猛地一个急刹车,徐晰染反应过来再刹车时已经晚了一些,就这样横冲直撞到了陈斯侧后方才停住。而刚才因为掉了东西回头所以落在队伍最后的刘薇冰则追尾撞上了徐晰染,三个人一片混乱。


“哎刘砾你等一等!”顾子霏发现情况不妙,连忙将刘砾叫住了,几个人调转方向骑回来,陈斯他们已经各自拉开了距离。检查发现,徐晰染的前轮擦到了陈斯的小腿,刘薇冰的车把顶到了徐晰染的手臂。还好,都只是红肿和淤青,没有什么大碍。


然而,事件接二连三。回程的途中,顾子霏为了避让一个S形霸占了整条道路的轮滑者,与她后面一位速度很快的骑行者撞在了一起,顾子霏刹车过猛,从车上翻了下来。哪知后面那位居然不发一言地扬长而去。徐晰染和刘薇冰吓了一跳,连忙过去将她搀扶起来,发现她手肘破了皮,脚也有些扭了。

“怎么这样?!”顾子霏嘴上抱怨着,看到徐晰染和刘薇冰的表情,又连连安慰她们:“我没事没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徐晰染瘪了瘪嘴,从随身包里找出备好的消毒湿巾和棉签来,给她小心翼翼地简单处理了伤口。几个人就近还了车,互相扶持着一路走回地铁站,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

在坐地铁返程的途中,刘砾接到了何森的电话,问他们为什么还没有回来。

“急什么?宿舍Curfew不是七点吗?”刘砾有些困惑。

“今天是六点啊,晚上有事,你忘了吗。”

几个人暗叹一声糟糕,原本打算在宿舍附近的大商场里解决晚饭的,这下也只能作罢。急着往回赶,此时宿舍餐厅也停止供应晚饭了。晚回去还负着伤,免不了饿着肚子被老师责骂了。


“以后出去自己要当心点啊。”Mr. Chin语重心长:“你们才来这里就受了伤,在家里的父母肯定更担心了,我们也不好交代呀。”六点四十五分,六个人站在办公室里低着头连连称是,徐晰染看着陈斯小腿上一片红肿也十分惭愧。令大家感动的是,Mr. Chin说完之后,居然从旁边桌子上拿来几份盒饭,说是朋友嘱咐了要打包给他们吃的。大家谢过老师拿了盒饭,便相约在宿舍二楼自习室外面的露台上聚餐。

徐晰染、顾子霏和刘薇冰早早地到了,左青风走来的路上摔了一只杯子,大家又手忙脚乱地清理现场,这下似乎触碰到了陈斯紧绷了一天的神经,他喃喃自语着:“我受到了惊吓。”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说要去吃泡面。

五个人哭笑不得地将盒饭盖打开,男生们自己还带了快熟面,徐晰染用父母给的银色小刀削着水果,陈斯的同乡男生潘亦弘也过来和大家聊起了自己今天独自出门探索的见闻。这个事故多发的一天总算是以融洽平和的气氛结尾了。徐晰染回了房间,照例将这些波折和温馨的情绪在电脑上记录下来,等有网的时候准备发在自己的网络主页里面留念,同时也是与国内的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目前的生活。


结果第二天,徐晰染又做了一件吃力不讨好的蠢事。




学生同时学习物理、化学、生物课程,相当于年级里的重点班

[译:我不太清楚,你是怎么用扫把的?]

[译:很简单的,像这样扫就行。]

[译:是的,我不怎么用抽屉,就把东西都放在行李箱里了。]

一种承包供应的餐饮形式

当时新币与人民币汇率大约1:5

门禁时间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3)


本文首发新加坡中國学者学生聯合会<北纬1°>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盗版必究。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3)

作者简介

依执,90后的江南小女子。

热爱写写画画、吃吃喝喝、

以及一切美好的事物。


(微博@依执0-0   欢迎交流提出意见/建议~)


星光点染的岁月——21万字,与你聊聊北纬1°(3)

(喜欢的话,欢迎分享!谢谢支持!)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新加坡中國学者学生聯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