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中新建交25周年纪念日,一起来细数那些难忘的瞬间

25年前的今天,1990年10月3日纽约时间上午10时30分(北京时间晚上22时30分),新加坡外交部长黄根成和中国外交部长钱其琛,在联合国总部宣布1990年10月4日起,中新两国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至今25年。


早在1971年10月,新加坡常驻联合国常任代表已经在投票支持中国加入联合国时声明“新加坡只承认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台统一为中国内政,必须由中台双方自行解决。”



李光耀与毛泽东:获毛泽东接见在当时是殊荣

今天是中新建交25周年纪念日,一起来细数那些难忘的瞬间

  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于1976年5月10日至23日对中国进行历史性的访问。这是李光耀第一次访华,在新中关系史上是个浓墨重彩的新篇章。访华的重头戏是李光耀会见了毛泽东,由于当时盛传毛泽东病重,这次会见备受全世界关注。

  李光耀总理中国之行有个少为人知的背景:在访华前的一年6月,泰国首相库立巴莫到北京访问回来后,向李光耀传达了中国总理周恩来的口信,邀请李总理到中国访问,新加坡政府没有反应。9月,李光耀在伊朗访问时,首相胡韦达也传达了周恩来对李总理的邀请,胡韦达还说:时间不多了,事不宜迟。实际情况是;周恩来已病重在医院。第二年的1月8日周恩来逝世,5月李光耀访华无缘见到周恩来。

  李光耀率领的新加坡代表团成员有:外交部长拉惹勒南、财政部长韩瑞生、文化部政务次长李炯才、教育部政务次长麦马德等李,李光耀夫人柯玉芝、女儿李玮玲也随行。全团在1976年5月10日下午到达北京,并预定与时任国务院总理的华国锋举行三轮会谈。

  5月12日第二轮会谈原定下午举行,在会谈前,中方官员突然通知:毛泽东主席要接见新加坡贵宾。按照当年中国的惯例,让毛泽东接见是一种殊荣。李光耀夫人柯玉芝、女儿李玮玲那时正在颐和园游览,中国接待人员也同时请她们中断游览,中方特别指定的人拉惹勒南、韩瑞生、李炯才、柯玉芝、李玮玲与李光耀一起在中方人员护送之下乘车到中南海毛泽东的住所。那时,毛泽东已坐在客厅,他穿着浅灰色的“毛装”,当李光耀一行步入客厅时,两名女助手将毛泽东搀扶起来,跟新加坡的来宾一一握手,表示欢迎。

  在毛泽东面前,所有人都非常拘谨,坐得端端正正。毛泽东当时口齿不清,含含糊糊地讲了大约15分钟,由一名中年妇女将他的话用普通话高声重复,相信是中方考虑到新加坡客人不容易听懂毛泽东湖南口音的华语。有好几次,那名女官员在纸上写了几个大字让毛泽东看,确定是毛的意思之后,再由坐在毛身边的翻译员译为英语。

  那天的会见,毛泽东的讲话没有太多的实质内容,无非是表达对新加坡代表团的善意。毛泽东不只说话困难,脑筋也不如以前那么灵活,他看来无论是精神或体力都很虚弱。以上毛泽东会见李光耀的经过,根据《李光耀回忆录-——1965-2000》第36章647页转述。

  李光耀与邓小平:两位伟人惺惺相惜

今天是中新建交25周年纪念日,一起来细数那些难忘的瞬间

  1976年李光耀访问北京时,邓小平还受着“四人帮”的排挤,得“靠边站”。粉碎四人帮后,邓小平于1978年访问新加坡。

  李光耀在《李光耀回忆录1965——2000》中谈到了1978年他与邓小平会面的一段难忘的经历。“1978年11月,这位74岁高龄、矮小精干、敏捷硬朗,不到5英尺高的长者,身穿米色毛装,从巴耶利巴机场的一架波音707客机上走下来。他脚步轻快,检阅了仪仗队之后,同我一起乘车到总统府的宾馆去。那是我们总统府里的迎宾别墅。当天下午,我们在内阁会议室进行正式会谈。”

  会面中,两个半小时内邓小平一直谈苏联对世界构成的威胁,他认为,所有反对战争的国家和人民必须组织联合阵线,同声反抗战争贩子。他引述毛泽东的话说,必须团结起来,对付那个“王八蛋”。

  晚宴上,邓小平盛情邀请李光耀来中国访问。李光耀表示感谢,他说,等中国从文化大革命中恢复过来他就来。邓小平说那需要很长时间。李光耀则说:“你们真要追上来,甚至会比新加坡做得更好,根本不会有问题;怎么说我们都不过只是福建、广东等地目不识丁、没有田地的农民的后裔,你们有的却尽是留守中原的达官显宦、文人学士的后代。”邓小平听后沉默不语。

  在这次会面中,李光耀告诉邓小平,中国的电台广播直接向这些亚细安国家的华人发出革命号召,在亚细安各国政府看来,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颠覆行为。李光耀接着说,也许邓小平从来没有这么看:中国怎么仗着世界强国的姿态,逾越区域内的各国政府,颠覆它们的公民。但是,要这些国家听从他的建议,组成联合阵线合力对付苏联和越南,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

  “邓小平的表情和身势语言都显出他的错愕。他知道我所说句句属实。”李光耀本来以为“邓小平态度多半跟1976年华国锋在北京同我会谈时没两样,不会理会我的看法”,然而突然地,邓小平问李光耀:“你要我怎么做?”李光耀吃了一惊,“我从未遇见过任何一位共产党领袖,在现实面前会愿意放弃一己之见,甚至还问我要他怎么做。”李光耀犹豫了一下,然后直率地说:“中国必须停止马来西亚共产党和印尼共产党在华南所进行的电台广播。”

  这第一次会面,李光耀对邓小平印象深刻,他在书中写道:“邓小平是我所见过的领导人当中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位。尽管他只有5英尺高,却是人中之杰。虽已年届74岁,在面对不愉快的现实时,他随时准备改变自己的想法。两年后,中国同马来西亚和泰国两地的共产党分别做了其他安排,果然从此终止了电台广播。”

  李光耀曾经看到过人民大会堂里摆放着痰盂,所以也特地安排把一个蓝白色的瓷痰盂摆在邓小平的座位旁。李光耀也了解到邓小平有使用痰盂的习惯,因此虽然新加坡总统府里有规定,冷气房里不准抽烟,但还是特地在显眼的地方为邓小平摆了个烟灰缸。“这都是为中国历史上一个伟大的人物而准备的。”晚餐时,李光耀请邓小平尽管抽烟,邓指着夫人说,医生要她让他把烟戒掉,他正在想办法少抽。整个晚上邓小平没有抽烟,也不用痰盂。因为邓小平也看过报道,知道李光耀对香烟敏感。

  邓小平离开新加坡之前,和李光耀再次在总统府别墅见面了,谈了整20分钟。邓小平很高兴能在相隔58年之后旧地重游。他觉得新加坡的改变实在太大了。他说,他一直希望能在去“会见马克思”以前,到新加坡和美国走一趟。新加坡,因为邓小平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前往法国马赛念书和工作途中经过这里,有一面之缘,那时新加坡还是个殖民地;而美国,则因为中国和美国必须对话。

  “几个星期后,有人把北京《人民日报》刊登的有关新加坡的文章拿给我看。报道的路线改变了,纷纷把新加坡形容为一个花园城市。说这里的绿化、公共住房和旅游业都值得考察研究。我们不再是‘美帝国主义的走狗’。”李光耀在回忆录中写道。

  李光耀与江泽民:双语交谈不需要翻译

今天是中新建交25周年纪念日,一起来细数那些难忘的瞬间

  在江泽民担任中国最高领导人期间,李光耀曾与其数次会面,双方曾就新中关系、台海局势、苏州工业园等问题进行过深入交流。2010年时,已卸下领导职务的江泽民还在家乡扬州宴请李光耀,同这位老友叙旧。

  在李光耀的另一本著作《我一生的挑战——新加坡双语之路》中,他曾写道:新加坡领导人如果能以华语跟大中华圈的领导人沟通,那将是新加坡的优势。他本身就是凭着一口华语,同中国前领导人江泽民、前台湾地区领导人蒋经国等建立了融洽的关系。

  李光耀在书中回忆,在中国领导人对美国及西方世界的认知还不足时,江泽民会邀请他出席晚宴,与他讨论外界的情况。“他会抓住我的手问我:‘跟我说西方对我们的真实看法!’”

  

  李光耀与胡锦涛:胡锦涛称李光耀是中国的老朋友

今天是中新建交25周年纪念日,一起来细数那些难忘的瞬间

  2002年,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的胡锦涛访问新加坡,会见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胡锦涛称李光耀是“中国的老朋友”,为中新关系的发展倾注了大量心血。

  李光耀也对胡锦涛有不错的评价,2003年他接受《日本经济新闻》访问时表示,中共新一代领导人胡锦涛是个“思考周密、沉默寡言、脚踏实地和记忆力超强”的人。

  李光耀与习近平:李光耀称习是“曼德拉级别”人物

今天是中新建交25周年纪念日,一起来细数那些难忘的瞬间

  中国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新加坡渊源很深,早在其任职福建省时期,习近平就曾四次访问新加坡。2007年习近平升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后,接见的第一个外宾也恰是李光耀。

  这次会面后,李光耀对习近平表示赞赏,他对习的评价也被收录在2013年出版的新书《李光耀观天下》中。李光耀表示,“他(习近平)让我感觉他很大气,是一位思想有宽度的人。他对问题深思熟虑,不是要炫耀知识的那种人……这是他给我的第一印象。他经历过不少艰难,例如年少时被下放,1969年派到陕西,但他还是能慢慢向上爬,从不埋怨或发牢骚。在我眼中,他跟纳尔逊·曼德拉(南非前总统)是同一等级的人。”

  2010年,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访问新加坡,和李光耀一起主持了邓小平纪念铜像的揭幕仪式。因之前的会谈较原定时间为长,仪式延迟近20分钟。李光耀以主人身分先到场迎接习近平,习近平则礼貌地请李光耀先就坐。主持仪式时,习近平也细心地用手搀扶李光耀起身。结束后,习近平又再次与李光耀握手,并说“很高兴跟您会面。”言行之间流露出对这位长辈的尊敬。


今年,中国已经是新加坡的最大贸易伙伴国,新加坡已连续两年成为新加坡的外资来源国。今年是中新建交25周年,也是新加坡建国50周年,今年7月新加坡总统陈庆炎对中国进行为期6天的国事访问。

今天是中新建交25周年纪念日,一起来细数那些难忘的瞬间

2015年10月3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同新加坡总统陈庆炎互致贺电,热烈庆祝两国建交25周年。


  习近平在贺电中说,中国和新加坡是亲密友好邻邦,建交25年来,两国关系持续深入发展,各领域合作成果丰硕,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保持良好沟通和配合。我高度重视中新关系发展,愿同你携手努力,推动两国政治互信不断加深,务实合作取得更多新成果,把中新友好合作关系提升至更高水平。


  陈庆炎在贺电中表示,新中建交25年来,双边关系不断发展,两国人民友谊日益紧密。我期待着同阁下携手努力,以牢固的双边关系为基础,进一步深化拓展双边合作,更好地造福两国人民。



今天是中新建交25周年纪念日,一起来细数那些难忘的瞬间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同新加坡总理李显龙10月3日互致贺电,热烈庆祝两国建交25周年。


  李克强在贺电中说,中新建交25年来,两国政治互信不断深化,经贸投资水平稳步提升,金融合作亮点频出,科技、教育、环保、人力资源、社会治理、人文等领域交流合作不断取得新成果。中方愿以中新建交25周年为契机,同新方新一届政府密切合作,推动中新关系取得新的更大发展。


  李显龙在贺电中表示,自1990年新中正式建交以来,双方已建立了与时俱进、宽领域的紧密互利伙伴关系。我期待着同阁下以及中国政府共同努力,推动双边关系迈向下一个精彩的25年。




附:中新关系概况

 一、双边政治关系回顾

  两国于1990年10月3日建立外交关系。建交以来,两国高层交往频繁。杨尚昆主席(1993年)、江泽民主席(1994年)、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1995年)、李鹏总理(1997年)、朱镕基总理(1999年)、胡锦涛(副)主席(2002、2009年)、李岚清副总理(2002年)、吴邦国委员长(2005年)、温家宝总理(2007年)、习近平副主席(2010年)等先后访新。黄金辉总统(1991年)、李光耀总理(1990年)、吴作栋总理(1993、1994、1995、1997、2000、2003年)、王鼎昌总统(1995年)、纳丹总统(2001、2008年)、李显龙(副)总理(1995、2000、2005、2006、2008年)先后访华。


  2013年4月,新国务资政吴作栋出席博鳌亚洲论坛年会并访问广东。5月,外交部长王毅访问新加坡。同月,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尚达曼访华。8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正式访华。9月,新加坡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及内政部长张志贤访华出席第十届中国—东盟博览会并访问广东。同月,新加坡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访华,出席天津生态城5周年庆祝活动。10月,张高丽副总理访问新加坡并主持双边合作机制会议。1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天津市委书记孙春兰访问新加坡。同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组部部长赵乐际赴新出席“中新领导力论坛”。


  2014年4月,新加坡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来华出席博鳌亚洲论坛年会并访问山东。同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访新。6月,新外交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访华。7月,新加坡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及内政部长张志贤来华举行第二届中新治理高层论坛。8月,新加坡总统陈庆炎来华出席南京青奥会开幕式,习近平主席会见。同月,杨洁篪国务委员访新。9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来华出席中国—东盟博览会并访问广东、广西和香港。10月,新加坡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及内政部长张志贤访华并与张高丽副总理共同主持中新双边合作机制年度会议。11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来华出席亚太经合组织第二十二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2015年2月,习近平主席特使、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访问新加坡。


  两国外交部自1995年起建立磋商机制,迄今已举行8轮磋商。两国除互设使馆外,新加坡在上海、厦门、广州、成都和香港设有总领事馆。


  二、双边经贸关系和经济技术合作


  中新经贸合作发展迅速。2013年,中国成为新加坡最大贸易伙伴。两国间主要合作项目有苏州工业园区、天津生态城、广州知识城、吉林食品区、川新创新科技园等。新加坡与山东、四川、浙江、辽宁、天津、江苏、广东等7省市分别建有经贸合作机制。


  据中国海关统计,2014年双边贸易额为797.4亿美元,增长5%。其中,中方出口489.1亿美元,增长6.7;进口308.3亿美元,增长2.4%。1999年10月,中新签署《经济合作和促进贸易与投资的谅解备忘录》,建立了两国经贸磋商机制。双方还签署了《促进和保护投资协定》、《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漏税协定》、《海运协定》、《邮电和电信合作协议》、《成立中新双方投资促进委员会协议》等多项经济合作协议。2008年10月两国签署中新自由贸易协定,2009年1月1日正式生效。


  三、在金融、人文、科技、教育等方面的交往与合作


  近年来,中新金融合作发展迅速,成为两国互利合作新亮点。2012年6月,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新加坡金管局在华设立代表处。2013年5月,新加坡金管局北京代表处正式揭牌。2012年7月,两国签署中新自贸协定框架下有关银行业事项的换文。10月,新方授予中国银行和中国工商银行新加坡分行特许全面拍照。2013年2月,中国人民银行授权中国工商银行新加坡分行担任新加坡人民币业务清算行。4月,中国工商银行新加坡分行在新人民币清算业务正式启动。


  2013年3月,中国人民银行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续签中新双边本币互换协议,互换规模扩大至3000亿元人民币/600亿新加坡元,有效期3年。10月,中国人民银行确定新加坡市场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投资额度为500亿元人民币。2014年10月,两国外汇市场正式推出人民币和新加坡元直接交易。


  两国在人才培训领域的合作十分活跃,主要项目有中国赴新加坡经济管理高级研究班、中央党校中青年干部培训班赴新考察、两国外交部互惠培训项目等。2001年,双方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关于中新两国中、高级官员交流培训项目的框架协议》,并分别于2005年、2009年和2014年三次续签。2004年5月,双方决定成立“中国-新加坡基金”,支持两国年轻官员的培训与交流。2007年7月,双方签署《关于借鉴运用新加坡园区管理经验开展中西部开发区人才培训合作的谅解备忘录》。2009年以来,双方已联合举办四届“中新领导力论坛”。


  2012年9月,首届中新社会管理高层论坛在新加坡举行,双方签署关于加强社会管理合作的换文。2014年7月,第二届中新社会治理高层论坛在华举行。


  1992年,两国科技部门签署《科技合作协定》,次年建立中新科技合作联委会。1995年成立“中国-新加坡技术公司”,1998年设立“中新联合研究计划”,合作项目共计28个。2003年10月,中国科技部火炬中心驻新代表处正式挂牌成立。


  1999年,两国教育部签署《教育交流与合作备忘录》及中国学生赴新学习、两国优秀大学生交流和建立中新基金等协议,中国15所高等院校在新开办了20个教育合作项目。


  1996年,两国文化部签署《文化合作谅解备忘录》。2006年,两国政府签署《文化合作协定》。项目每年逾200起。双方在文化艺术、图书馆、文物等领域的交流与合作不断深入。


  两国在旅游、质检和环保等领域也进行了密切的交流与合作。2013年,双边人员往来238.4万人次。2007年,两国有关部门分别签署《出入境卫生检疫合作谅解备忘录》和《关于在城镇环境治理和水资源综合利用领域开展交流与合作的谅解备忘录》。2013年10月,双方签署《关于农产品质量安全和粮食安全合作的谅解备忘录》。


  四、重要双边文件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新加坡共和国政府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1990年10月3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新加坡共和国政府关于双边合作的联合声明》(2000年4月)


信息整理自外交部和联合早报

今天是中新建交25周年纪念日,一起来细数那些难忘的瞬间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新加坡中國学者学生聯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