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立博士 | 于涛

于涛,一位谦虚、幽默、随和的生物学研究者。此时此地,他为我们带来了一些科研路上的感悟:

写这篇经验的时候,正值自己在临近毕业的选择中,也算是好好总结一下这个章节。如果能给新来的小鲜肉们带来一些积极的影响,或者是启发了一些思考,便是锦上添花了。

 

我所期待的学术圈

读博之前,我一直觉得做学术就安心做学术,有正常的学术交流是必须的,但顺其自然就可以,没有必要刻意去建立一些关系和人脉。

回想起来,之所以有这样的认识,源头在于过分唯物主义的认知体系。对应到学术上,就是以为学术成果本身的绝对价值是不可撼动的,并且不随着推广方式和人脉关系而改变。但很显然,这并不是世界本来的面貌。即使是放在特别长的时间维度上,也只有少数有特别高的绝对价值的东西是符合这样的唯物主义的,比如屠呦呦的青蒿素。

更多更多的情况,你所研究的东西,需要你努力去推广,而建立必要的人脉关系,尤其是能够让圈子里面比较有代表性的人物知道你在做什么,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虽然这与我所期待的学术圈有点不太一样,但总的来说推广自己的研究成果本身并不让人厌烦,或者从某种角度来说,应该渐渐喜欢这个过程,如果真的觉得自己做的东西好的话。

 

付出与收获

貌似经过这几年媒体中社会论调的改变,很多人也都开始接受了付出不一定有收获的现实。作为一个生物狗,对此体会尤其深刻。

有小伙伴就会说了,你已经收获不少了吧,还出来说这个,装不装。那其实是你没看到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的地方。如果我前两年每个星期工作超过80个小时,其实这样的收获也不是很多对不对。毕竟一篇cell也就是个co-first,毕竟自费留学生奖也不能承诺一个好的博后的位置。

那与此相对应的一个论点就是,如果你不付出的话,就一定没有收获,即付出给你带来的是收获的希望。又有一个进一步的论点就是拉长时间维度的话,你付出的东西,可能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给你带来回报。

与此并行的一个论点是即使没有获得期待的收获,但你的付出对你产生的潜移默化的影响,让你更加成熟自信。

总得来说,这碗鸡汤就是你得保持一个好的态度,不能因噎废食。

昨天某著名教授跟我说,他感觉在学术圈成为PI的人,不是靠多么才华横溢,多么埋头苦干,而是总是失败,却还愿意努力去迎来那一次成功的喜悦,是这样一种态度。

专业

这段并不是要写要选什么专业,想说的是professional的意思。这也许是我整个读博期间最重要的收获。

不太清楚其他人是什么样子,我来新加坡之前的感触是,见过的实验室里面的人,或多或少都会在工作时间偷偷做一些明目张胆的闲事,比如打个游戏,看个视频,诸如此类。并且可能还有理由,比如自己每天晚上十一点才离开实验室,只是把自己休闲的时间稍微提前了一点,没什么大不了。来了新加坡之后的体会是,新加坡人特别在意工作时间的工作态度,即你是不是professional。比较简单的理解就是,当你玩的时候,会影响周围同事的工作热情,因此老板特别在意。对于个人而言,其实能够特别自制的人还是比较少的,如果不利用这种外部给予的规则去保证工作时间的效率的话,等到了没人管的下班时间,不是很多人能保证那种时间的工作效率。

这也可以算是一种态度,或者把它当成约束自己的工具,在工作时间,只做与工作相关的事。

 

遗憾

总结自己的时候,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往往是自己还有什么本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倘若是某一个具体的选择的话,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总结得没有上升到本质。倘若真的抽出其中的本质,有时候又会发现自己一些丑恶并难以改变的点。虽然工作时间很长,但可能精神上是懒惰的。虽然坦然接受了自己没有收获的,但可能内心还是贪婪的。

读博之后,我就开始对这样的总结产生怀疑。我们学习历史的话,可以去找共性,所以有助于归纳有利与有害。我们审视自己,永远只是个例,这件事情好像只有在产生一个目标之后才有意义,因为为了达成目标,我们可以学习需要些什么,在这样的前提下去挖掘自己以前的一些优势和劣势,并试图调整。

我现在的目标是找博后,这样总结起来的话,可能没有建立比较广的人脉算是一个遗憾吧。这个问题的另一半要坐落在感情上,便又是一个完全不同的讨论,也与本文主题无关了。

历史就是一个循环,该走的弯路,你们还是得走,我不希望也不认为本文可以帮谁少走弯路。但如果你有了一些进一步的思考,也许你会更能理解和享受这个过程,即使有时是弯路。

 

据说还要写个人生格言,这种东西一直在变,而且总觉得找不到一句合适的来概括自己想表达的全部。

写到这,突然就放一个:

一直在变。

当作随意的格言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