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大博士 | 黎长建

第三期,让我们走近2015年国家优秀自费奖学金获得者——国大博士黎长建。

简单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叫黎长建,刚刚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综合研究生院,材料物理专业。首先我要感谢中国留学基金委以及新加坡大使馆教育处对我们在外求学的学生的关怀。能获得这一殊荣,既是对我当前工作的肯定,也激励我们继续努力。

我的研究集中在功能性氧化物方面,特别是氧化物界面性质方面,对材料导电性,铁磁性,铁电性以及多铁性质以及功能器件的探索。我利用激光脉冲沉积方法生长精确到原子层厚度的薄膜,制造出原子级精度的异质结界面,然后测量结构,电性和磁学性质。

由于原子级别的生长控制能力,界面性质相比体材料更加丰富多彩并且更具可调制性。一个例子是04 年, H. Hwang 发现了在极性绝缘体和非极性绝缘体的界面处有很高迁移率的二维电子气,在氧化物研究领域的引起很大的轰动,而形成机理却是很简单的静电场效应。同样利用这个静电场效应,结合锰氧化物的磁性性质,我首次从宏观和微观尺度发现了在镧锰氧和钛酸锶界面处单个原子层敏感的反铁磁到铁磁的相变。结合第一性原理计算和建模,我的文章发表在科学杂志上,这个成果在氧化物磁性来源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在应用方面,我首个报道了两个原子层的钛酸钡组成的铁电遂川结在室温下有400% 的遂川电阻效应,同时器件具有良好的重复性,这个结果对于铁电遂川结在非易失性存储的应用有极大的参考意义。现在我将拓展我得研究领域到原位电子显微镜,从微观电子显微镜来进一步了解铁电和铁磁界面的关联,并利用这些结果研制出更具功能性,更具实用性的器件。经过读博这几年的积累,我有信心自己能做出更好的成绩!

回顾一下博士期间,最困难的是开端,确定一个比较好的课题,对我来说是比较难的。最开始导师给我一个题目, p型氧化物半导体,我怎么尝试也无法做出来理想的结果。这让我有时不禁问自己,读博士的选择是不是正确的,经常坐在椅子上发呆。

幸好我遇见耐心的师长,Venkatesan 教授,吕伟明博士以及我的各个学长和同学。我的学长耐心的教导我实验仪器和科学方法,用他们的个人经历安慰我,让我从情绪低谷中慢慢走了出来。我们午饭时间的闲谈,既包括实验设计,社会现象也包括人生规划,让我一下子融入了一个大家庭里。实验室也不是一个简单工作的地方,它是大家一起努力,共同进步的平台。我也不再是漫无目的尝试,而是边做实验边思考,逐渐掌握了实验的节奏。幸运女神也比较眷顾,到第二和第三年,我已经连续发表了好几篇论文,并且在好几个国际会议上都以口头报告形式介绍过我的科研成果。

四年的博士生活,让我对科学研究有更深层次的理解, 那就是必须得沉下心来,仔细思索。它不再是儿时认为的一个崇高的职业,它是繁杂的实验数据,是浩瀚烟海的文献,是剥丝抽茧分析方法,也是字斟句酌的论文写作。它就是实验设计时的期许,是实验实施的等待,是分析数据的不解,也是论文写作时的纠结,更是论文接收和被人引用时的喜悦。它是丰富多彩的,也是平淡无奇的。最重要的,是保持着探究事物原理的求知欲和激情。

用一句当下流行的话来说:不忘初心。

五四青年节刚刚过去,作为年轻的科研一代,我们深知青年是科研事业的主力军。我们经过博士科研生涯的沉淀和积累,我们的工作重心从学习技术转移到开创和应用技术。我们应该继续努力,做出开创性的,超国际一流的科学与技术。

我在外虽然漂泊多时,却也一直心系祖国。科学研究和科研成果转化已经受到各国的的重视,新概念,新材料,新技术是主宰国家经济发展的关键。新一代非易失性存储器件技术是国际上各个大公司技术的争夺据点,以铁电结为基础的随机存储器是一个很有希望的方向,我将继续在这个方向努力,研究铁电结器件大规模应用的技术细节。同时我会关注祖国的发展与规划,选择最佳时机回到祖国去,贡献自己的力量。

如今,祖国已经有各种人才引进计划,中组部青年千人计划,深圳的孔雀计划,上海的千人计划等等表明了祖国求贤若渴的心,同时为海外求学人才回国提供优厚的待遇和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