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大商学博士 | 单雯

第一期,让我们走近2015年国家优秀自费奖学金获得者——南大商学博士单雯。
我的科研历程总结起来,就是一个字,玩儿。用比较fancy的商学术语说呢,就是play at work,在工作中玩儿。有一次课上,教授让我们在每一个科研步骤上评价自己的情绪状态,从看文献开始,到提出问题、提出理论假设、设计研究、收集数据、分析数据、撰写报告,到回去修改最开始的理论和写paper。我发现,我在每一个步骤上的情绪状态,好像都是兴奋和开心。虽然论文被拒时也沮丧过,导师否定我的理论假设时,也争辩过,但是总的来说,我和“科研”之间的友谊是美好而幸福的。于是,我闺蜜总会问,我为什么可以这么enjoy做科研。那么下面我就跟大家讲讲,这个背后的原因。

我觉得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作为中国人,我有一种很强烈的文化使命感。这个使命感,让我在查验经典文献时,一直保持一种“文化醒觉”。举个例子,我一直对性别和谈判感兴趣,读文献时,我发现所有的paper都在实证或论述男性的谈判绩效比女性好,因为男性的 “任务导向”性别角色符合成功谈判所要求的行为模式,比如男性一般比较强势,女性的“关系导向”性别角色不符合这个要求,比如女性一般都比较弱。

可是我读文献的时候呢,一般都不会说:“对哈,确实是这么回事儿”“我好膜拜这个研究哦,好崇拜这个大牛哦!”我反而心里经常这样问:“是咩?你来中国做这个实验试试呗?” 也就是说,我会想象把该文献放在中国文化情景中,会产生怎样的结果。就这样,我读着读着就发现,已有性别与谈判研究还真忽视了文化这个因素。为什么呢?因为以美国为主的西方行为研究的传统假定是,在美国得出来的学术结论就是“全球共识”。于是我追溯儒家思想和现代中国的男女性别角色,发现很多方面与西方相反:中国男性讲究儒雅、面子、慷慨,“爷们”或 “男子气概”等于潇洒、有大格局、不计较得失,且良好的人脉关系是男人在中国社会获取成功的法宝,所以真正成功的男人是懂得让步与谦和的。而中国文化定义的“女子气”或“娘们”则是斤斤计较、拒绝让步、不重视人脉关系的。如果一个中国女人很会搞人脉关系,还会招致不好的名声。

所以与西方相反,中国男性并不善于在某次谈判中立即获取经济利益,却重视维护良好的人际关系,以此获得长期的合作利益。而中国女性虽然看起来在经济上善于赢得谈判利益,却输了长期的人脉。于是,我开创了世界第一个研究文化与性别在谈判中的交互作用的课题。我在国际学术会议上报告这一系列的研究之后,一下子就引起了西方研究者的很大重视。

我觉得做好以美国为主导的商学、管理、行为和心理学研究,我们中国学者真的可以通过引入中国文化的独特性来进行创新。这不仅仅帮助我们突破传统科研领域,也帮助我们实现了作为中国学者的使命感。习大大现在讲,人人都要有个中国梦。我的中国梦就是通过站在国际领域前沿 ,让世界更多了解中国文化之美。这种方式,是让商界的外国人重视、学习和认同中国文化的有利路径 。我研究中大量引用了中国学术期刊、硕博士论文,以及中国古典名著,来论述中国文化对性别角色和谈判与组织行为的影响。在很大程度上,全球的中国时代已经开始,我们从各个领域努力,将中国文化与只在美国产生的科研结论结合,无疑会创造独特的研究价值。

这种文化使命感,作为我做科研的动力和燃料,一直让我在科研的前沿,不断地创新和取得成就。所以,当你知道,你做的东西,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甚至不仅仅为了实现自己的价值,而是有一个超越小我的更大目标的时候,你就能享受在其中,而且可以过的很充实。

不知正在读博士的你,是因为什么在做科研?我相信,你们做科研的动力,或为了追求真理,或为了自己的信仰,一定是有一个使命感在推动的。你一定有一个梦想,并且每天在达成这个梦想的路上。现在,你可以拍着胸脯说:“所以我奔跑,不是没有目标的;我斗拳,不是打空气的。”在这条路上,或许你跌倒过,或许你流泪过。但是你今天依然坚挺。那就让我们一起,忘记背后,努力向前,向着标杆直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