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大博士 | 周加境

第二期,让我们走近2015年国家优秀自费奖学金获得者——南大博士周加境。

首先感谢新加坡中国学者学生联合会给予我们博士群体这个机会,“从实验室走到台前”和在新学子们分享交流留学生活。同时,也很荣幸可以作为其中一员,和大家聊一聊人生的最后一段学生旅程。

诚然,作为一名接触科研才四五载的博士新人,即便在科研上或有小成,我的经历也绝不是高大全的典型。相反,我恰恰也是一名“跌跌撞撞”实现自己目标的普通学子。这里,仅仅希望反思总结自己作为一名普通科研工作者的心历路程,给广大博士或是即将读博的朋友多一点借鉴。

2011年本科毕业之际,和许多同学一样,我也面临着升学或者求职的选择。暂且可以保研的学业成绩,丰富的学生会工作经历,顶尖的化工公司的实习经历,这些履历让我有更多选择的同时,也带来了新的问题:我究竟想要什么?在分叉路口,我请教了我的老师还有师兄师姐,考虑了自己的性格和兴趣,最后我放弃了保研和工作的机会,全力以赴地投入留学申请。或许准备仓促,加之距学霸甚远,我只得到了一个offer。幸运的是,她来自我心仪的南洋理工大学。

收拾好行囊,我匆匆踏上了南国的求学之路。入学之初,作为一个平凡的嫩头小本科,我满怀科研热情却手足无措。望着热闹的科研大海,我问自己,我要去哪里?这一哲学高度的问题困扰了我数月,也差点浇灭我仅有的科研热情。的确,一个有意义的科研课题往往是隐蔽而又充满挑战的。有意义的研究不应当只在乎当下新不新,热不热;长远来看,其应该是对事物本质深度理解的探索。作为学术新人,对这个方向的把握,我们的能力是远远不够的。因此,我们只能通过大量的文献调研(关于如何总结文献,我们的前辈们已经提供了很多高效的方法,这里我就不做赘述),请教相关领域的老师、前辈、同学来加速熟悉这个领域。博士四年看似虽长,但是一旦误入“歧途”,付出的可不仅仅是时间的代价。

确定好课题,接着就是放手大干的时候了。这里,我想着重提一下我个人推崇的multi-task。一般而言,在前期摸索阶段,我倾向于同时进行多个的课题,东方不亮西方亮,黑了北方有南方。化学作为一门需要实践和经验的学科,往往不是脑门一拍就可以获得最佳实验结果的。一个课题由不同的人来实施,所得到的效果也可能是截然不同。在痛苦的摸索过程中,得到的失败肯定比成功多,但是这无疑会让你经验猛涨,为未来新的课题做好铺垫。譬如,我的第二个工作就是建立在第一工作和许多炮灰课题基础上的。我相信所有的努力将来都会以别的方式回报于你的。同理,一个再好的课题,如果遇到一个糙汉子,即便成果可以勉强发表,但其实是对好课题的一种浪费。所以当你排除万难地明确一个课题之后,请好好对待她。

当然,在这个科研探索的过程中,心态的调整也是极其重要。眼看“别人家”博士一年轻松愉快地几篇文章,再眼看自己QE将近,而实验还苦苦没有结果。这时候,再坚定的人都难免会失落失望。其实,蛰伏时间的长短,并不能说明一个人的好差。不少优秀前辈们也是在入学两年后才发表了第一篇工作。要自信只要脚踏实地,一步步按照自己的计划,多想多做,文章都是会有的。然而,对绝大多数的科研新人来说,发表高质量的文章是可遇不可求的。所以,当你没有发表出高质量文章的时候,也请不要失望。在博士阶段,接受良好的科研训练,获得独立思考,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才是我们最大的收获,也将会让我们受益终身。很高兴,我是其中的幸运儿,能在博士期间发表几项被认可的工作。但是,我也清楚地认识到很多没有获得这次奖学金的博士们在自己的领域同样做得出色。他们的故事也同样精彩,值得我们学习借鉴。

每个人的精力和能力都是有限的,既然选择了博士这条路,不管是鸡汤还是黄连汤,我想大家都应该咬咬牙好好干上一碗。成功和失败都不是必然,所以我们都应该敢于追求自己平凡的英雄梦。同时,为了更好的科研产出,除了提高自身效率,另一个捷径就是和其他科研工作者合作交流。博士学习虽然注重专研,但是也别只埋头于自己的一亩地三分田。勇攀科学高峰的时候,相互搭把手,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同时会培养造就更宽广的眼界和格局。

最后,再次感谢新加坡中国学者学生联合会的邀请。借此机会,我想要感谢我的导师段宏伟副教授,还有帮助过我的老师同学们,以及一直默默支持我的家人朋友。我的每一小步都离不开大家的关心和指导。祝愿大家学习愉快,生活健康幸福。